无情

懒人一个

钟情

《钟情》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林在范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毛巾松松垮垮搭在头顶,他用手随意地揉了两下,直到头发不再滴水,便直直穿过客厅走向厨房,想去冰箱里拿罐冰啤酒喝。

敲门声在这个时候响起,硬生生阻止了他迈向冰箱的脚。墙上的时钟显示零点缺几分,在平常人家这种时间有人找上门来,可以说是非常稀奇的,但对林在范来说这是家常便饭,他一边冲门的方向应了句“来了”,一边快步走到冰箱前抽出一听他刚刚没来得及拿的冰啤酒,刺啦一声开罐,仰头灌了一口,端着啤酒朝门口走去。

喔,忘了说,林在范是个私人侦探,你知道的,做这行的都得时刻待命,毕竟谁也不知道客户会在什么时间点上突然发疯——

比如现在。

出乎意料的是,敲门的并不是什么恼人的客户,而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青年。

林在范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依稀记得这是个最近还蛮有名气正在上升期间的小明星,也是他的邻居,由于他不规律的工作时间,两人没能见过几次面,有时候他失眠在家看电视的时候,偶尔会在电视上看到这位小明星,印象中他应该是个很爱笑的人,但现在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你好,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听说你是侦探,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青年看上去有些紧张。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林在范皱起眉头,本就看上去有些冷漠的神情变得更加让人不易接近。门口的青年大眼睛圆溜溜的,在看到林在范的表情变化后心里一咯噔,本就因为半夜敲别人家门让他心觉不妥,此刻更是不安极了,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嘴唇紧抿向下垂着,就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

“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叫王嘉尔?”

对方的眼睛瞬间亮了:“你记得我?”

“你是我的邻居。”林在范看着王嘉尔眼里的光迅速暗了下去,他心生疑惑,想了想又补充半句,“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你。”

“喔,原来是电视啊。”

“你有什么事?”彼时林在范身上穿着件白色背心,如果不是露在外面的匀称紧实的手臂线条和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光凭他手拿啤酒和这样随意的造型,谁都觉得是个大叔,还是个不靠谱的大叔。

“你现在方便吗?能不能让我进屋和你讲?”

林在范往后退了一步,让出门口的空间:“进来吧,你这么晚来敲我门肯定有急事,不方便也得方便啊。”

 

王嘉尔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开门见山抛出来意:“我被人跟踪了。”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林在范说,“明星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各样的狗仔。”

“不,不是,不一样。”王嘉尔连用三个否定,“我觉得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触碰我,那种感觉很陌生。”

“这种情况出现了好几次,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保姆车里补眠休息时发生,这不是我助理会做的事,我很清楚。我曾经以为是狗仔或者疯狂的粉丝,但节目录制场地的保密措施很到位,不可能有闲杂人员进得来,而且我也没有少过什么东西,所以也不可能是小偷。”

林在范皱起了眉头,但没有打断他。

王嘉尔看到林在范质疑的神情,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我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这些事情发生后我还特地去心理医生那里检查过,没有问题。”

那这就是一件确确实实的跟踪案件了,可是从林在范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他看不出来对方到底图什么,唯一的解释……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你有没有恋人?”

林在范突如其来的询问让王嘉尔整个人一惊,他看向林在范的眼神很复杂,还没等林在范深究他目光中的涵义,他就低下头去不再看他,情绪低落地慢吞吞地吐出三个字:“曾经有。”

“但是他已经不在了。”

没来由地心里一紧,林在范在听到王嘉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微疼痛从心尖蔓延开来,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他没能抓住。

“你能不能帮我,我最近因为这个事情生活都没有办法正常过下去了,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了。”王嘉尔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先前的低落,他眼神停在林在范的脸上,目光里带着期待和恳求。

林在范对上他的神情后迟疑了一下,下一瞬间那句“好”便脱口而出了。

 

“你的这位粉丝很奇怪。”林在范把照片推到王嘉尔手边,“她好像有钟情妄想症。”

王嘉尔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咖啡,在林在范眯起眼表现出不悦的时候才把照片拿了起来,照片上是他上次活动时的场景,不过主人公不是他,而是他身边那位离得很近的粉丝。

“有什么问题?我对她有印象,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呀。”

“你知道什么叫钟情妄想症嘛,‘即使被拒绝,也认为对方在考验自己’,它表现出一种非常强烈的‘求偶’心态,对于自己妄想出来的、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事情深信不疑,旁人的劝解和提醒对其毫无作用。”林在范对王嘉尔这种不以为意的态度不满,明明是他自己半夜来敲他的门,心急火燎要他帮忙,可偏偏现在又是这种状态,“你知道你那位粉丝怎么说吗?她说她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你对她笑,你让她回家路上小心,你还给她买了饮料,她这辈子非你不嫁,并且认定了你也喜欢她。”

“粉丝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人,因为有她们的支持才会有我啊,我对每个粉丝都很好的,她们大热天来看我,当然要买饮料呀!”

“问题就出在这里,她看不见你对其他人的一视同仁,只认为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

“不不不,不是她。”王嘉尔把照片又重新还给他,“我非常肯定不是她。”

“那就是你的经纪人,我之前问她一些问题,她都回答得模棱两可,像是要故意隐瞒什么。”

“我也肯定绝对不会是我的经纪人。”

林在范有些恼火:“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你总不见得说是我吧?”

王嘉尔身体前倾将手臂撑于台面上,他捧着自己的脸笑得人畜无害:“诶你别说,有可能。”

“够了,这两天完全就是陪你在玩,什么游乐场、电影院、森林公园,还有今天的咖啡店,你都说在这些场合觉得被人跟踪过,呵,作为演员你倒是毫不避讳自己出现在公众场合嘛。”

“这些地方都是我之前录节目来过的地方,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那你怎么解释这两天唯一找出的两个可疑人,就在刚刚一分钟的时间里被你斩钉截铁地否定了?”林在范看向王嘉尔的眼神逐渐变冷,“你能这么肯定,或许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根本就没有人跟踪你对不对,这就是个托词,无非是为了耍我,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你们明星都这么无聊吗?难道说最近新出的游戏玩法是要去耍自己不太熟的邻居?”

“不,不是,我没有在耍你,我是真心需要你的帮助,而这件事只有你能做成。”王嘉尔顿了顿,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你这两天跟着我到处跑,有没有觉得这些场景很熟悉?”

“……”

“你有没有想到些什么?”

“你想说明什么?”

林在范不得不承认,这些天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绕在他的脑子里,他甚至怀疑王嘉尔做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他,为了试探他,又或者是为了刺激他?但他想不通他和王嘉尔之间有什么瓜葛,或者说……曾经有什么瓜葛。

王嘉尔有些失望,但他迅速调整了自己的脸部表情,又露出了那副可爱的模样,说着让人不忍拒绝的话:“你再陪我去最后一个地方,你去了之后,我保证不缠着你了!”

“什么地方?”

“我家。”

 

不是两人居住的那一幢楼,王嘉尔带林在范来的地方是一个老旧的居民区,尽管房屋看上去有些年头,但王嘉尔熟门熟路打开了三楼的一户人家的房门后,呈现的屋子倒是简单又温馨,看上去不常住人,却打扫得很干净。

该死,又是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林在范皱起眉头捂住有些发胀的脑袋,他觉得太阳穴这里有根经一跳一跳的,像是要捅破皮肤似的,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你有没有什么感觉?想起什么了吗?”王嘉尔站在屋子中央,紧张地看着他。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想起来,你是不是要哭给我看?”

这不是林在范说话的语气,尽管声音一模一样,但言语间那份痞气可是林在范不曾有的。

“是你吗?”王嘉尔用手抚上对方的脸,又顺手掐了一把,“真的是你吗?”

“你这么大费周章不就是想把我叫醒?”对面的人把王嘉尔搂进怀里,标志性的单边邪笑挂上嘴角,“我再不出来,你可就真要哭了。”

“你怎么一出来就这么对我,亏我还对你日思夜想的!”王嘉尔生气地咬在他肩膀上,换来对方吃痛的一声“嘶”,随后他便撤了力道,在牙印上轻轻亲了一口,“我好想你啊,JaeBeom。”

JaeBeom无奈道:“你明明知道我这几年已经不太出来了,哪怕醒过来也就几分钟的时间,等我再一次睡过去,林在范醒过来也并不会记得你,你这样值得吗?”

“值得。”王嘉尔说,“为了你什么都值得。”

 

几个月后。

斑马线对面的指示灯变成了通行,林在范提着包往前走,耳机里的歌在喧闹的十字路口几乎听不见,他低下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调响一些,在快要走到对街人行道的瞬间被人迎面狠狠撞了一下,手机险些脱手。

他抬头看过去,对方是个大眼睛白皮肤的青年,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正急冲冲往他身后的斑马线走,边走边道歉直说不好意思。林在范转过身盯着他的背影看,在对方已经走出老远指示灯开始倒计时的时候,才回过神来,他瞥了一眼倒计时的数字,身体快于意识已经迈腿追了上去。

为什么会追上去?不知道。当他抓住那位青年的胳膊时,自己都很惊讶。

“你好?请问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喔,我不认识你。”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林在范放开了对方的手臂,只能想出个干巴巴的理由补救,“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朋友,我可能看错了。”

大眼睛青年用手指摸了摸帽檐:“没关系,我也时常会认错人的。”

 

王嘉尔转过身的瞬间脸上就浮现出了笑意。

我不认识你喔。

你也从来都不记得我。

但是没关系,即便如此,这个世界我仍最钟情你。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