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吸血鬼同居守则

《吸血鬼同居守则》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第一条:睡觉之前一定要好好刷牙。

 

从金有谦记事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和王嘉尔不一样。

那是他来这个家之后的第一次感冒,小孩子的免疫力总是差些,这空荡荡的房子不仅缺少人气,还处处透着阴冷。他无助的窝在被子里,因为发烧的缘故,整张脸通红,脑袋里像是有个火炉一般,一寸寸炙烤着他的神经。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凉凉的东西放在他的头上给他降温,不似冰块那样硌人,反而很柔软,带着无限温柔。

后来金有谦才知道,那是王嘉尔的手。

是了,王嘉尔的皮肤总是那样毫无生气的苍白,细看会发现那白色下还泛着淡淡的青色,好像能透过皮肤看到一股寒气。王嘉尔也确实是冰冷的,他的手一年四季都维持着冰块的温度。

就是那个时候开始,金有谦开始留意起这位收养他的哥哥,观察起他的一举一动。

王嘉尔的眼窝很深,眼睛周围的皮肤比起身上来,是显而易见的深青色。金有谦一度以为他睡眠不足,后来发现其实王嘉尔根本就没睡过觉。是的,他从来都没见过他睡觉,他就像是有用不完的活力,性格热情的如同太阳——即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夜间活动者——黑夜中吸血的魔鬼。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王嘉尔原本的样子,也意外地撞破了他身上最大的秘密。

那天他不知怎的突然从睡梦中醒来,抱着枕头想要偷偷溜进哥哥的房间。经过客厅的时候,他看见了人影,他从交叠在一起的身影中辨别出了两个人,他认得那个环抱住王嘉尔的人,那是他们家的家庭医生。王嘉尔将头埋在医生的颈部,这样亲密的姿势让金有谦产生了他们是恋人的错觉,可下一秒抬起头来露出的脸,却怎么都与恋人的甜蜜挂不上边。

小灯微弱的光不足以照亮整张脸,王嘉尔的半张脸隐在黑暗里,他的眼睛闪着红色的光,像是狼眼在盯着猎物,却又比狼看上去还危险得多。他眼睛周围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黑色,从眼睛下方生出些像树根一样的纹路,盘踞在整张苍白的脸上,他的嘴唇上是还没来得及干掉的血液,而隐藏在鲜红血液下的是一双骇人的尖牙。

冷酷又危险,却透着诡异的迷人。

“我们的小朋友半夜不睡觉在干嘛呢?”王嘉尔舔了舔嘴唇,用手帕仔细地擦干净嘴上的血迹,将医生放在沙发上,还贴心地盖上了毯子,动作优雅又云淡风轻,像是中世纪的贵族那般。

金有谦是该跑的,只是他害怕的已经走不动路了,只能僵在原地抬头看王嘉尔一步步向他走来。“梦游不是好事喔。”王嘉尔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脸上挂起了他的招牌笑容,在金有谦的眼里这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宣判死刑的撒旦,“尤其是乱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金有谦紧紧闭上了眼睛,意料之内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只是感觉自己的额头被轻轻弹了一下。他睁开眼,看到王嘉尔一张放大的脸:“行了,小朋友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给你找个捕梦网,别到时候做噩梦了。”

“你不吃我吗?”

“我又不是食人兽,我不吃人的好嘛。”

“那你刚刚……”金有谦朝沙发的方向看了一眼,“你刚刚在吃医生。”

王嘉尔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是志愿者,我只是问他要了一点点血而已,他不会有事的,睡一觉明天起来连伤口都不会有。”

“那你也会吸我的血吗?”

“不会,我不会对小孩子下手。你来家里这么久,什么时候看到我有要咬你的想法了?”

“没有。”金有谦摇摇头,“那是不是我长大了,你就会咬我了?”

“看我心情。”王嘉尔开始回忆自己将捕梦网放在了哪里。

金有谦小心翼翼地询问,眼里隐隐带着期待:“能让我看看你的牙齿吗?”

王嘉尔眨巴眨巴大眼睛,有求必应地张开自己的嘴巴,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怎么……”金有谦话还没说完,王嘉尔轻笑了一声,眼睛变成了红色,刚刚还与人类无异的牙齿,有两颗却突然变长,成了最尖锐的利器。

“酷。”小孩到底是小孩,对于未知的事物还是好奇心大于恐惧感。

“光看有什么意思,想不想上手碰一碰?”王嘉尔捏起金有谦的食指,轻轻触碰自己的牙齿,要知道吸血鬼可不会轻易亮出尖牙,更不会让人触碰自己的牙齿,“怕我吗?”

“怕,”金有谦点了点头,下一秒又轻轻摇了摇头,“但也没那么怕。”

王嘉尔将金有谦抱了起来,从抽屉里拿了捕梦网朝小朋友的卧室走去:“年轻的先生,这本应该是你的睡眠时间,你需要重新回去睡觉了。”

“你会不会趁我睡觉的时候咬人?”

“不会。”王嘉尔耐心地回答道,“但如果你还不睡觉的话,我可能会没收你全部的糖果。”

糖果是让小朋友乖乖服软的灵丹妙药,一听要没收糖果,金有谦便一骨碌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要多乖巧有多乖巧:“我能不能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问吧。”

“我会不会也长出像你一样的牙齿?”

王嘉尔替他将被子的边边角角全部盖好,轻轻拍打哄他入睡。

“会的,只要你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好好刷牙。”

 

评论(10)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