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吸血鬼同居守则

《吸血鬼同居守则》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第三条:青春期少年的隐秘心事你别猜。

 

不得不承认,当家里有了个孩子,并且看着他一点点长大,即使再迟钝的人,都能够很清晰地意识到时间的流逝。虽然对于吸血鬼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但王嘉尔有时还是会忍不住盯着金有谦头顶翘起的几撮头发感叹,谁能想到当初那样一丁点大的小豆子,在他的眼皮底下,渐渐已经长成了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

五官和骨架长开,随之而来的还有青春期特有的烦恼。恰逢对谈情说爱初感兴趣的年纪,无法克制荷尔蒙到处乱窜,血气方刚和争强好胜再适时地出来添把乱,青春期小男生之间有时比女孩子更容易闹起来。

在金有谦还没有进门的时候,王嘉尔就闻到了空气里淡淡的甜腥气,吸血鬼的鼻子何其灵敏,当下就猜到金有谦在学校受伤了。王嘉尔压下喉间的躁动,闭住呼吸,一边平复自己对血的渴望,一边等对方进门。

金有谦倒是大大方方,左手缠着纱布就这么直接推门进来了。

藏有什么用,小时候因为贪玩受伤,鬼鬼祟祟进家门,天真地以为用衣物遮掩掉伤处就能不被发现,谁知道王嘉尔每次都能精准无误地抓住他受伤的那只手,然后以强硬的态度让家庭医生上药治疗。次数多了,金有谦也认了,想要在吸血鬼面前盖掉血味,就跟搬着梯子上天一样——没门。

王嘉尔本来站姿随意的倚在墙上,在看到金有谦的左手臂缠了一大片纱布时皱起了眉头,本想问缘由的话在嘴里转了个圈,吐出来的句子全变成了急切的关心:“你自己处理的还是在医务室处理的?血的味道也不是很浓,怎么缠了那么大一块纱布?”

“校医给处理过了。”金有谦看对面人脸色不好,想了想又补充道,“看上去面积很大,其实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擦伤了,不是很严重。”

“摔能摔的那么重?”王嘉尔一生气眼睛就会瞪得圆圆的。

“前后桌打架,殃及池鱼。”金有谦含糊不清一句话带过,不愿多聊。

“你去劝架了吗?”对面的蘑菇头点点头,但王嘉尔不怎么相信,“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同学爱,还去劝架啊?”

“哎呦,我手疼,我先回房间休息会儿。”

避而不谈,溜之大吉。

王嘉尔盯着紧闭的房门,撇撇嘴。

是了,金有谦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总能有办法叫王嘉尔拿他没辙。以前,调皮捣蛋犯了错就用小奶音一遍遍叫哥哥,即使王嘉尔扬手假装要打他屁股,他也会笑嘻嘻地在他手心里亲一口。

后来不知怎么的,小淘气不爱撒娇了,不再总是跟在他身后,叫哥的次数也屈指可数。王嘉尔对长幼称谓向来不怎么在意,没有表现不满即是默许。于是,金有谦就再也没有叫过一声哥哥。从那个时候开始,王嘉尔才意识到,金有谦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和小秘密,不愿同他讲了,被追问也只是用耍赖转移话题。

吸血鬼先生撞上青春期叛逆,真是一筹莫展。

 

想要解决问题,有时候追问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因为可能再等一等,答案就会在不经意间自己出现。

面前的女孩明显非常拘谨,一双手握着杯子无意识地用指腹摩擦杯沿。

“你是说,我弟弟那天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王嘉尔笑得非常友善。

对面的女孩点点头:“是有几个高年级的学长先拦住我闹了一阵,金同学看不过就帮了一下我,没想到后来就打起来了。”

傻不拉几替小姑娘出头这事,确实挺像金有谦的风格,估计那时候讲话还欠扁了些,激怒了对方才打起来的。王嘉尔脑部了这样一个画面,竟然还觉得有些好笑,没有崩住轻轻笑出了声。

女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王嘉尔摆摆手,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金同学那天让学长吃瘪了,他们走的时候放狠话说之后让他小心点,我有些担心,问班长要了电话可是他一直都不接也不回,”女孩的声音很轻,越往后说脸越红,垂着眼睛分明是副情窦初开的模样,“怎么说,金同学都是因为我才和他们打架的,所以……”

王嘉尔看着女孩害羞的脸,不知怎么心里突然就有点堵。

“所以你就找到我们家里来了?”也是难为一个女孩能找到这么偏的地方。王嘉尔尾音上扬,笑得愈发友善,眼里却没什么笑意,“可是怎么办呢,有谦今天约了别人打篮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呢。你是要留在这里等他吗?那估计要很长时间喔。”

委婉的逐客令。

 

金有谦回来的时候王嘉尔正坐在客厅里等他,那低气压的样子分明是在生气,周围的空气像是降了好几度,冷得让人难以靠近。

桌上放了两杯茶,看样子有客人来过。金有谦还在疑惑管家阿姨怎么没来收拾,那边王嘉尔倒是先开了口:“你猜我今天见了谁?”

“谁啊?”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阴阳怪气的语气,“英雄救美的女主角都找到家里来了。”

金有谦皱起眉头,心里想怎么那个女生这么多事。

王嘉尔见他不说话,以为自己说中了他的心思,面上愈发阴沉。

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情的,可王嘉尔胸腔里那颗冷了一百多年不会跳动的心,此刻分明是又酸又胀,充斥着难以名状的失落。金有谦是不同的,他早在把他带回家的那天就知道,那样一个柔软弱小的小豆丁,到底还是攻破了他心里的防线,在他抬头用纯黑的瞳仁看自己时,冷血的黑夜怪物偏偏动了恻隐之心。

只是再喜欢,对吸血鬼来说,人的一生终究短暂,他总有一天还是会离开的。他能给予金有谦的最大祝福,就是让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享受阳光和温暖。他的小淘气不应该被黑暗禁锢,他也不愿意他变成像他一样的存在。

王嘉尔叹了一口气:“你如果喜欢……”

金有谦突然打断他:“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喜欢上别人?”

“……”揣着明白装糊涂。

回应他的是金有谦关上房门,枕头大力砸在门板上的声音。

 

 

 

 

物种不同怎么谈恋爱。

哼,我偏要谈。


评论(20)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