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吸血鬼同居守则

《吸血鬼同居守则》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第五条:新生吸血鬼的力量处在金字塔顶端。

 

金有谦过二十岁生日了。

和世上其他的年轻人一样,迈进“二”字开头的年纪,意味着初步脱离象牙塔,跨入复杂纷乱的大人世界。

和世上其他的年轻人又不一样,金有谦的二十岁意味着真正的新生,在同一天死亡和重生,谁都不会有这样危险而特别的生日经历。

浴室的温度极低,几乎铺满整个浴缸的冰块散发着阵阵凉意。王嘉尔忧心忡忡,盯着那些冰块脸色晦暗不明。他在吸血鬼中活得时间并不算长,虽然曾经目睹过人类接受初拥的场景,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真真实实上演这一幕。

为了减少初拥的痛苦,吸血鬼通常会催眠人类,尽量让其在无意识的过程中完成转变。金有谦因为不能看见王嘉尔转变自己时的表情而深感遗憾,结果自然是得到王嘉尔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

什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在金有谦的身上体现得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小鬼是真的不知道初拥的过程有多难熬,王嘉尔也是真的担心他承受不住。

王嘉尔看着一旁裹着厚实的浴衣,即使冷得发抖仍然满脸期待的金有谦,心里开始打退堂鼓。理论知识不足以完美支撑实践,万一在初拥的过程中发生什么意外呢?那可是金有谦啊,他世上唯一的有谦米。

“有谦……”

“你别告诉我都到这一步了,你要说不行了。”金有谦何其了解王嘉尔,仅是一个眼神就看出他心中的迟疑,“你不是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了嘛。”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

“我相信你。”

王嘉尔懊恼地垂下头去:“可我不相信我自己。”

“啧,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说心里没有一点害怕是假的,但金有谦必须让王嘉尔和自己镇定下来,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的未来,还差这一步就要实现了,他可没有办法放弃自己长久以来的执念。

他将右手整个没入冷水中,冰冷的感觉从手上的皮肤一路沿着手臂直冲大脑,激得那些恐惧感四分五裂。

他转过身去面对王嘉尔,骨节分明的手指解着腰带。

“来吧。”他说,“我可不想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进入浴缸。”

王嘉尔闭上眼睛深呼吸,再睁眼时,瞳孔变成了红色,展开了獠牙。

 

那是王嘉尔第一次尝到金有谦血的味道,温热的液体顺着食管向下,裹挟着金有谦对他炙热的感情一同坠进胃里,像是炸开的岩浆,灼烧着王嘉尔的感官。

他控制着自己吸血的速度,浴缸里的人无知无觉,体温变得极低,心跳缓慢接近衰竭。王嘉尔将尖牙从他的身上退出去,在自己的手腕内侧毫不犹豫地咬上一口,吸食着属于吸血鬼的血液,再将它们渡到金有谦的口中。

安静的表面下是难以平息的热流,吸血鬼的力量在各个器官间横冲直撞。金有谦还没有醒来,但他脑中已经恢复了意识,有意识的第一秒就觉得自己仿佛身在火炉,明明记得躺在一缸冰水中,此刻却感觉自己像是被塞进烤箱的芝士披萨,骨头都要被拷化,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皮肤形成一个个的水泡宣泄出来。

“有谦,听得到我说话嘛?”

喉咙的刺痛感愈演愈烈,耳中听到的声音清晰又杂乱,他能听见王嘉尔唤他的名字,他也能听见远处天空中飞鸟挥动翅膀的声音。

金有谦的睫毛颤了颤,终是睁开了那双同王嘉尔一样的眼睛。

 

背部撞击墙壁发出一声巨响,家里的一些小装饰随着两人的动作晃动起来,眼看王嘉尔收藏的一个高价水晶杯要落地摔个粉碎,金有谦带着怀里的人一转身,轻而易举将还在掉落过程中的杯子握住,轻轻放回到桌面上。

转变成吸血鬼已经有段时间,金有谦超乎意料适应得很好。除去刚醒来时的虚弱,他大部分时间力量都在王嘉尔之上。由人类转变的新生吸血鬼,因为体内还残留一些人类的血液,所以力量会更强大一些。

王嘉尔是设想到了这样的情况,但没设想到的是小鬼不仅在短时间内学会了运用吸血鬼的能力,还用这些能力对他作威作福。

吸血鬼之间的接吻可没有那么缠绵,比起浓情蜜意更像是两头互相撕扯的野兽,尖牙触碰在一起,即使身体里有把火烧得旺盛,两人吐出的气还是那样冷冰冰的。

谁都不甘示弱,谁都想抢夺主动权。

王嘉尔凭着技巧往前推了金有谦一把,小鬼的背不偏不倚整个砸在墙上,好在墙壁够厚实,否则这一撞必定砸出个大窟窿。金有谦也不恼,王嘉尔用的那些力对他而言不痛不痒,虽然他在运用能力方面还不如王嘉尔那么纯熟,但新生吸血鬼有绝对的力量优势,只是稍微一用力,两人就完全调了位置,王嘉尔的手被他锁在背上,整个胸膛贴紧墙面,被压制得动弹不得。

“哼,金有谦你能耐了。”王嘉尔看不见背后的人是什么表情,但被人压着的感觉总不是那么舒服。

金有谦整个身子罩在他身上,用舌头舔着他的脖颈,此刻倒像个真正的狩猎者,享受着猎物的香甜:“我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

两人都很狂躁,尤其是王嘉尔,被他撩拨得渐渐有了感觉,可身后那人又没什么太大的实质性动作。王嘉尔想抽出自己的手,无奈力量悬殊,估摸着两人的体型差,只好用后脑勺去撞金有谦的鼻子。

“王嘉尔!你谋杀亲夫啊!”要不是有吸血鬼的治愈能力,金有谦的鼻梁怕是已经撞断了。

王嘉尔挣脱束缚的那一秒就跳开了金有谦的包围圈,此刻看他捂着鼻子一脸委委屈屈,哪有刚刚和他对峙时的霸气,倒和他记忆里年少的那个软萌的小包子差不多,还是个奶味包子。

“你个小笨蛋不会躲啊!”

“谁知道你来真的!”

王嘉尔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察看下是不是真伤着了。直到被压在床上他才暗骂自己天真,这混小子分明是只小狐狸,就知道利用自己的心软,不仅鼻梁没事,笑得那叫见牙不见眼。

“重死了,你起开。”王嘉尔眼神左右闪躲,才不会承认这个视角看金有谦真是好看。

“那不行。”在王嘉尔的半推半就里,金有谦厚着脸皮,“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以前怎么没发觉你那么不要脸呢。”

“那说明你了解得不彻底啊。”

金有谦俯下身去吻王嘉尔的嘴唇,想到自己之前看过的关于吸血鬼的资料,心里感叹果然那些书籍诚不欺我,夜晚真是吸血鬼的狂欢。

只是这狂欢,现在又多了一层含义。

 

二十年的时间够不够了解一个人?如果不够,那以后就再多了解了解我吧。

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End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