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风月

《风月》

#珍嘉#(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前情提要:零 ← 点这里

*所有文汇总点这里*

就是突然想填填一年前的脑洞,小故事,就不打tag了,能看到的都是缘

 

 

一、探察


和供奉地仙的庙堂比起来,顾宅可谓称得上富丽堂皇了。虽说王嘉尔对古玩字画不太了解,但多少也晓得顾家公子身后那些小玩意儿,随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仪表堂堂,家底丰厚。

怪不得来庙里求姻缘的姑娘多到都要踏破门槛了,可惜可惜,没有一条红线是通到顾公子身上的。

王嘉尔倚在顾宅庭院中的一棵树上,正对着书房窗口的视角让他轻易就将顾公子的言行瞧得一清二楚。他顺手捋下一片树叶捏在掌心颠来倒去,明明百无聊赖哈欠连连,却还是不愿离开。

要问小鱼仙为何如此固执守在顾宅,此事说来话长。

他本是月老府上锦鲤,化成人形后却动了凡心。月老疼他,允他下界做一地仙替人实现愿望,也能看看花花世界。

小鱼仙虽恪守本分,无奈架不住自己喜欢牵线搭桥的本性,久而久之这座庙竟成了姻缘庙,传说只要在这儿拜上一拜,就能如愿以偿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来这儿许愿的人竟有八成都是为了姻缘,比城南那棵老桃树还受欢迎。

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既然享了人家的香火,那就要替人办事。

王嘉尔一直完成得很出色,只是前几日沈家千金前来供奉,说顾家向沈家提亲了。沈千金一直深居阁中,婚姻大事做不了主,这很显然是家族为了利益牺牲子女的联姻。她只能祈求与素未谋面的顾公子的这段姻缘和睦顺利。

王嘉尔本道这都不是事儿,刚想大手一挥加固姻缘线,却见沈千金红线那头分明是个死结。

红线死结,不是孤独终老,就是因故未能挨到成亲就香消玉殒,顾沈两家联姻之事并非谣传,那想来必定是中途会出什么岔子。

王嘉尔对沈千金还是颇有好感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礼,想到她的孤苦结局,还是免不了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去顾宅找找答案。

据他观察,顾公子红线如常,显然是连接在了另一个人身上,只是对面究竟是谁,王嘉尔一时间也寻不出来,这才用了笨办法守在这儿。

 

“顾兄,都什么时辰了,你还能坐得住!”

“岳兄。”顾公子还没来得及作礼,就被来人抓着手腕匆匆朝门口走去,“岳兄何事如此着急?”

王嘉尔只觉来人眼熟,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是沈千金的远房表兄,听市井传闻说他家道没落,上月来此投靠沈家,已一月有余。

照理说寄人篱下总该收敛些心性,然而他背靠沈家这棵大树,却愈发骄奢起来,平日里不学无术,只喜欢混在胭脂堆里花天酒地,风评差得很。

果不其然,下一秒那人提着嗓子一句“今日百花阁琴音姑娘挂牌”就响了起来,“顾兄啊顾兄,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摆弄笔墨纸砚,全城多少男人都盼着能一睹芳容呢!”

琴音姑娘是百花阁里的乐师,弹得一手好琴。都说她容貌赛天仙,可她从不以真容示人,不论在哪儿总是戴着面纱,叫人看不真切。虽沦落于烟花之地,偏偏为人清冷,除了弹琴奏乐也不见她和哪位公子亲近。前几日突然传出挂牌消息,那可不惊诧了整城的男人,都想去凑凑热闹看谁能抱得美人归。

 

王嘉尔一路跟随两人来到百花阁,还没进门就被铺天盖地而来的胭脂香味熏得踉跄。尽管小鱼仙贪玩,但也甚少来风月场,自然不懂这里的规矩。

“哟,这是谁家的小公子,生得如此俊俏。”红色的帕子直往王嘉尔身上扑,“瞧瞧我阁里的姑娘们,怕不是都被公子勾去了魂。”

王嘉尔听不出调侃,皱起眉头认真说到:“我又不是那狐妖,怎会勾魂?”

门口一群莺莺燕燕闻言被他逗得笑作一团,其中一人借机缠上他的手臂,笑道:“公子真是有趣,不如今日就让奴家作陪可好?”

“你好好说话,拉我做什么。”王嘉尔挣开拉扯,“我是来看琴音姑娘的。”

被挣开的女子也不恼,只是拦在门前,向王嘉尔伸出一双纤细的手。

“想见琴音姑娘的公子那么多,可不是谁都能见着的。”

“什么意思?”

她执起帕子轻轻一笑,说话声音一转再转,这媚劲儿在王嘉尔看来和狐妖都快不相上下,要是一般男子铁定受不住。

“公子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公子刚刚可令奴家伤心了,奴家不得讨要些赏钱。”

王嘉尔这才明白过来,风月场可不比其他地方,别看一个个如花似玉,吸起血来比谁都无情。可他身边也没个银两,他一地仙哪里用得上这玩意儿。

眼见女子还伸手等他打赏,尚有不给就不放人进去的架势,他突然想起方才随手摘的树叶,地仙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但点石成金这点小事还是绰绰有余的。

“姑娘觉得这金叶子够不够格让我进去?”

“够!够!公子里边请!”女子转头对身边小厮吩咐到,“给这位公子安排二楼雅座,如果照顾不周,我要你好看。”

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态度,王嘉尔眨巴眨巴眼睛,真不明白世人为何会对这些身外之物如此执着。

 

相比挤在圆台下的人群,二楼每个雅座间都用帘子隔开,可比闹哄哄的一楼清静许多。王嘉尔本想去找顾岳二人,巧的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基本都在雅座,二人竟与他相邻,也就省去了他找人的麻烦。

在王嘉尔无趣到几乎要将一整盘花生都点成金豆子时,琴音姑娘终于登场。

旁人都在感叹琴音姑娘高超的琴技,王嘉尔却看到她手指上的红线直直指向隔壁的顾公子。顾公子原本那条看不清的红线也渐渐显露出来,二人手上红线相会,连成一条。

可惜,红线中间打了个结。

身为月老的小童,王嘉尔看过成千上万的红线,尽管二人确实是一条线,可红线之间有结,并不是什么两情相悦的戏码。

一曲终了,琴音姑娘便没了动作。

底下突然骚动起来,谁都知道今日是来看姑娘真容,可她始终戴着面纱,敢情那些银两都打了水漂,看客自然不满。

琴音姑娘和身边小厮耳语几句,小厮喊了起来:“姑娘说了,今日如有人能为刚刚的曲子赋诗一首,姑娘若喜欢,定会摘下面纱。”

来这里的人大多是些只会吃喝玩乐的主儿,即使懂得吟诗作曲也不过半吊子而已。

王嘉尔还在琢磨着琴音姑娘和顾公子之间的红线到底怎么回事儿,就听见邻座突然传出声音:“这里!这里!”

喊人的是岳公子,然而被推出去的却是顾公子。王嘉尔听见岳公子小声说,这些人里哪有会作诗的,还是得看顾兄你,难得来一趟连人的样貌都未见着,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王嘉尔嗤了一声,猜都不用猜就能知道结果。

最后姑娘摘下了面纱,不仅如此,顾公子还获得了共度良宵的机会。

能不成功嘛,王嘉尔腹诽。这姑娘从看到顾公子开始,那根红线就抖得和飓风过境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动情。

红线既已连成线,王嘉尔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只是顾公子这摆手后退的动作,怎么看都像是拒绝,王嘉尔不明白,顾公子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两根红线又会缠在一起呢?

“顾兄,你就别推脱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岳兄,我与令妹已有婚约,怎可……”

顾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半推半就间被未来的大舅哥推进了房内。

“女人家懂什么!自古男人向来多情,再说了,正因为有婚约,顾兄才更应该珍惜现在这段无拘无束的时间呐。”

得,王嘉尔看到这里恍然大悟。

三人的感情线全是被这位岳兄给搅和的,他自己红线乱成一团,还要去祸害别人的姻缘,要不是有规定仙不能伤人,爱好打抱不平的小地仙都想套个麻袋上去将人揍一顿了。


探听别人秘事非王嘉尔本愿,但红线上那个结让他甚是在意。他纠结片刻还是闪身进了屋内,隐藏起自己的气息,躲在房梁之上。

房中二人坐在桌前,姑娘执杯敬酒说着温情的话,公子却始终保持着该有的礼节,进退有度看不出情绪。

正当王嘉尔还为红线上的结苦恼时,身后却响起了一道温和的嗓音,带着笑意将气息尽数喷在他耳边。

“我怎么不知道,原来小地仙还有当梁上君子的癖好?”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