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暗恋》

《暗恋》 - 上篇

(以Mark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请勿较真#

 

 

我从看到嘉嘉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他有一双有魔力的眼睛。

他的眼里好像总是带着水汽,湿漉漉的,像极了一只puppy。鸟宝宝们常说我的眼里有星星,但我却觉得嘉嘉的眼里有片海,每当他用那双干净清明的眼睛看向我时,我就溺在那片海里,心甘情愿。

对我来说,他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只是,嘉嘉自己好像并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看,也不知道自己的那双眼睛有多吸引人。他总是和周围的人打打闹闹,窝在每个人的怀里撒娇。

我有好多次都想对他说不要这样,你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了,但每次对上他那双眼睛,我就败下阵来,只能无言地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希望他能够懂我那些没说出口的话。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嘉嘉的,只是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退回到“朋友”的安全线内了。说真的,其实我也没想过要退回去。

我几乎没有花几秒钟,就欣然接受了我喜欢他的事实,光是“王嘉尔”三个字就已经注定了我深陷的命运。开心大过忧虑,毕竟那是全世界我最喜欢最在乎的嘉嘉。

嘉嘉虽然外表看上去大大咧咧,但他骨子里一直都是个温柔又细心的人,只是在感情方面却迟钝得可以。

我曾经不止一次暗示过他。

发一样的ins,买座位是13,14的电影票约他去看深夜电影,甚至有时候我会故意逗他,佯装要亲他。

但他除了每次大叫着逃跑,大眼睛到处乱飘不肯和我对视之外,竟然还是对我的这份感情毫无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他对我的信任和放心,还是该难过他对我太过信任和太过放心?

哎,这个家伙呀,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有段时间,我痴迷于看我们的综艺和饭拍,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捕捉他内心情感的机会,只是每次看放送的时候都忍不住懊恼自己在镜头前毫不掩饰的样子,原来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原来他靠近我的时候,我是那样的表情。

好几次,我们的脸贴得那么近,但我都没能吻下去。我能清楚地听见视频里的鸟宝宝们的可惜声,好多人大叫着“亲下去”,我有时候也会自暴自弃地想,是不是只有真的亲上了那张唇,向全世界宣布主权,他才能够发现我的心情?

但我终究还是不舍得他的惊慌失措暴露在众人面前,罢了罢了,告白这件事还是要等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合适。

他总是调侃有谦是纯洁结晶体,其实他才是最纯情的那个人。

节目里他和我十指相扣,看似主动的举动下,只有我知道那个时候他紧张得冒汗的手心,他有时也会大喊“Markson Forever”,喊完之后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会低下头忍不住笑起来。我爱惨了他的那个样子,甚至私心地想,他是不是和我抱有同样的感情。

鸟宝宝们总说我的嗨点和软肋都是嘉嘉,我以前没怎么觉得,现在看来再没有比这更准确的形容了。

我知道自己在他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但那还远远不够。我抓住一切能和他一起疯一起闹的机会,只是希望能在他心里那块“超过友情”的区域里占有一席之地。

但,就算我拼尽全力去占据嘉嘉的视线,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谦和在范也看到了他眼里的那片海。

我当然知道他有多好,他值得被更多人爱,但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嫉妒心,看着他和别人耳鬓厮磨,我的心脏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周偶录制,有谦和嘉嘉鼻尖紧贴,嘉嘉在他脸上亲了两下。我坐在侧面,清晰地看到有谦迅速变红的耳朵和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保龄球馆内,嘉嘉靠着在范,把头搁在他的颈窝,一向讨厌肢体接触的在范没有推开他,反而把头轻轻靠在嘉嘉的额头上。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有谦和在范的心思,这样的场景在我心里预演过好多次,我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做到冷静旁观,但看到它们在我眼前真实发生的时候,我除了嫉妒,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情绪。

我太高估自己表情管理的能力了,也太低估嘉嘉的魅力了。是啊,没人能够逃脱那样的一双眼。我最清楚不过了。

让人心动却不自知的家伙,我该拿你怎么办?

 

嘉嘉最近又开始忙了起来,接了几个中国的综艺。这是好事,但我也心疼他中国和韩国两头跑,每次回到宿舍,他总是满脸疲惫,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

纵使我再怎么想他,再怎么想听听他的声音和他说说话,也不忍心让他熬着睡意强撑精神,只能催他快点洗澡睡觉好好补眠。

嘉嘉是公认的“拼”,不论上什么节目都那么努力活跃气氛,拼尽全力推广GOT7,想想都觉得这很不容易,但他却从出道开始坚持到现在。

那么外向好动的人,睡着的时候倒挺安静规矩的,只是眉宇间有个浅浅的结,不知道在做什么样的梦。

我已经好久没有那么仔细地看过他了,真的好久。从那次束草回来闹虫灾之后,我们就搬离原来的房间了,这段时间室友轮流换也没个固定,嘉嘉又经常不在宿舍里,聚少离多,守着他睡觉的机会自然也不多。

我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用食指轻轻点了点他的眉心,好让那个结化开来。

他没什么反应,依旧呼吸绵长。

我又看了他好一会儿,他的睫毛下面有片青灰色,我想起他总是自嘲黑眼圈掉到下巴,现在看来这样的说法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鬼使神差就低头下去亲吻了他的眼睛,那双我已经觊觎了很久的眼睛。

亲下去的那一秒我就后悔了,因为那双眼睛动了动,睫毛轻颤,他翻了个身,身上的被子滑了下来,露出一小节手臂。

我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冒失又唐突,但感情这个事情本就无法控制,我难得有一回“情难自已”,却那么刚好被抓包了。

“Marky…?”他醒了,小烟嗓黏黏的。

我抓抓鼻尖,有些尴尬:“吵醒你了?”

他摇了摇头,头发乱糟糟的,刚睡醒整个人懵懵的状态像只小奶狗一样可爱。

“现在几点?”

“晚饭时间。”

“我想喝水。”

我应了声去厨房倒了杯水,把杯子塞在他手里看他静静地喝着,一时间相对无言。

“Marky,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他还是选择打破沉默开口问我。

这句话像扔进湖里的一颗石子一样,把我心里那片本就不平静的湖搅得更加乱七八糟。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的感情会被发现,几年来我的脑中设想过无数次我对他开口诉说爱恋的场景,我也想过如果被发现了,他会不会开口质问我,甚至气我竟然对他抱有这样的感情。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还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他坐在那儿喝水,没有什么大动作,也没有我预想中的愤怒情绪,只是问着我,语气平平淡淡,却杀得我措手不及。

我叹了一口气。在他疑惑的眼神里抓了两顶帽子,粉色的扣在他那团白毛上,黑色的戴在我自己的头上:“陪我出门散个步。你想问的,我全都会告诉你。”

罢了罢了,他早晚都会知道这份感情的。

我总在等那个所谓的“好时机”,但自己清楚那无非就是一个借口而已,我等不到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会主动开口去说,我怕捅破这层纸之后,我就会失去嘉嘉,所以宁愿把自己绑在一个“朋友”的身份下去爱他,只有这样我才能一直留在他身边。

仔细想想,其实再没有比现在更适合将这份感情说出口的时机了。

初夏的夜晚还是很凉的,我们穿着短袖走在韩国街头,有风吹过的时候,我的手臂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嘉嘉一路走过来基本没说话,这不太像他,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案,等着我主动说明。

我将手交叠在身后,故作轻松,天知道我相扣的手指是有多纠结和多用力。

“嘉嘉。”

他转过头来看我,那双眼睛还是带着水汽,湿漉漉的,像极了一只puppy。他的神情认真又专注,黑色的瞳孔里仿佛只有我一个人。

那是一双有魔力的眼睛。

“我喜欢你。”

 

想来也不过是,情如覆水,再难收回。

 

 

 

《暗恋》 - 下篇

(以Jackson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请勿较真#

 

 

在我有记忆以来的年岁里,击剑陪伴了我很大一部分时光。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是我最熟悉也是最擅长的事情。但,生活嘛,如果早早就确定了某条单一的道路,那未来几十年的人生得多无趣。

从小到大我都很乖,虽然有偶尔调皮捣蛋让妈咪头疼的时候,但总体来说还是按部就班地生活着。都说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可能是转折点,但仔细想想,到目前为止,我好像只做过两件超出预想轨道的事情。

第一件,放弃击剑只身来到韩国圆我的舞台梦。

第二件,喜欢上段宜恩。

我偶尔会在待机室里有些恍惚,不明白就这么几年的时间,自己的人生轨迹怎么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发生改变的,无从得知,但现在这样的生活并不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好极了。

看到周围打打闹闹的成员们和安静地坐在我旁边笑着围观的Marky,我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理所当然。就像从我出生开始,我的生命里就一定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一样。

就像,命中注定。

我知道,“命运”这个词太过于虚无缥缈,我也从来都不信一眼万年和一见钟情,可我现在却真的感谢命运,因为它让我遇见了全世界独一无二最好的Marky。

第一次看到Marky的时候觉得他很单薄,虽然我知道并不是每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都会有像我一样的运动员精壮的身材,但他那个时候的身板真的是太瘦弱了。有时候看着他的“筷子腿”,我偶尔会很恶劣地想,是不是外面的风再大一点,他就会被风吹跑了。

Marky本就不爱说话,再加上语言不通,虽然他比我早来公司,但也几乎没什么能够说得上话的朋友。我本来就是喜欢交朋友的性格,在知道Marky是美籍华裔后不免产生了想亲近他的想法。同样是中国人,同样为了走上舞台而只身赴韩,同样在语言不通的国家独自生活,这么多的共同点让我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以至于后来珍荣问我当初是怎么和有名的“段沉默”成为朋友的,我也只能对着他眨眨眼睛,搜刮完脑中所有会的韩语,最后憋出一句“相依为命”。

“相依为命?这么苦情。”珍荣笑着重复。

我点点头。至少对我来说,那就是相依为命。

“除了同为异乡人的悲情戏码,就再没有别的了?”

我又细细想了想,想到我和Marky刚认识那会儿三国语言穿插着对话的事情,看到珍荣满脸还没有止住的笑意,认认真真地再补了句。

“大概,是因为他能听懂我说的所有语言。”

 

Marky是个很温柔的人,像水一样。他不善于表达,总是默默地就把事情给做好了,性格不炽热,却很温暖。他很照顾我,每次生病的时候他总会寸步不离地陪在我身边,哪怕是在镜头前,他也会穿越人海走到我面前。我自然也很黏他,常常不自觉地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或是把自己的手臂挂在他的肩上。

我并不知道其实在外人看来我们之间有些举动已经亲密到了过分的程度,我只是无意识地想和他多待在一起,在人群中也习惯性地去寻找他的身影。

直到某天心思细腻的珍荣提醒,我才惊觉自己的感情出了问题。

和珍荣聊完的时候已经深夜,虽然我全程没有说多少话,但我相信凭珍荣的聪明他肯定也猜得七七八八。末了要回房间的时候珍荣拉住了我,像是思考了很久才神色复杂地开口:“或许,抱有这种感情的人不止你一个。”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其实Marky也是喜欢我的嘛?我突然想起那次深夜和Marky一起去看电影,电影票上的座位号是13,14,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认清自己的感情,却本能地欣喜,可Marky却是一脸平静地喝着可乐看着电影,对此毫无察觉。

嘴角还没来及上扬,就忍不住垮了下来,我对珍荣摇了摇头:“他不喜欢我。”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脸上挂着笑,说了句“你以后就会懂的”便回房了。我被搞得一头雾水,但也只能作罢。

推门进去意外地看到房间的角落里亮着一盏小灯,Marky躺在床上玩他的平板,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温馨。

“聊完了?”

“嗯。”

“早点睡吧。”

“好。你关灯。”

他穿着件背心,蝴蝶骨因为他的动作而若隐若现,他伸出手来关灯,吧嗒一下房间就陷入了黑暗里。

我躺在床上,却睡意全无。

脑中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段宜恩,我喜欢你。

 

我一直以为抱有那样心情的人只是我一个,以至于在听到Marky和我表白的时候,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我不确定自己是真的听到了那句“我喜欢你”,还是那只是我的精神离家出走的结果。

他站在我身侧,神情紧张,却又藏不住眼里的期待。街边商店的灯印在他的眼里,像有一颗星星。他就这么看着我不说话,眼里的光明明灭灭。

我有些忐忑地向他确认了一遍,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心脏不可抑制地疯狂跳动起来。那是我的Marky啊,我那么喜欢的段宜恩啊,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亲口和我说喜欢我。

我撇撇嘴,但还是没有止住眼泪涌上眼眶,我努力睁大眼睛希望它们不要落下来,毕竟在喜欢的人面前哭鼻子是件很丢脸的事情,尽管我在Marky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说他喜欢我,我是他喜欢的人。

“嘉嘉?”他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伸手拉着我快步走到旁边的商店,随手拿了件衣服就把我推进了试衣间。

“不要哭了。”他语气有些僵硬,抬起手想帮我擦泪,但发现我忍得很好,尽管眼睛红红的,但没有一滴眼泪掉下来,他抬起的手只能放在我的头上轻轻拍打,“现在还在街上,你如果生气……”

“我是挺生气的。”

“那你……”他咬着下嘴唇,一副不知道要怎么哄我的表情,“你是气我在你睡着的时候亲了你,还是气我喜欢你?”

“我气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以为我睡觉的时候是Marky用手指在戳我的眼睛,原来是个吻。

我想假装生气,但不断上扬的嘴角出卖了我的内心。

“Marky,我也喜欢你。”

年少时听过的许多歌词在这一刻全都涌进了我的脑海里。

多年来心里描绘的那个人终于有了具象,他有双骨节分明的手,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小虎牙,爱穿宽松的长衫,早晨睡醒起来搞不定翘起的头发就会戴上帽子顺手也给我戴上一顶,会在我很晚回宿舍的时候为我留一盏小灯,大多数时候安静温柔,偶尔捉弄别人的时候又会很孩子气。

是你啊,段宜恩,那个人只能是你了。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