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See The Light(上)

《See the light》– 上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你确定要走?”

“嗯。”

“Mark…”

“签吧,我不会后悔的。”

段宜恩一直都是这样,果断得让人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

林在范动了动唇,他总觉得这个时候如果不说些什么,眼前的这个人很有可能从今以后就会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但他也明白,即使自己说得再多,他也一样会选择离开。段宜恩是一个不会轻易改变想法的人,他做了决定的事情,谁都劝不回来,除了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林在范心里就一阵惋惜,思绪不受控制地飘回那一天,即使事情过去了那么久,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草草地在离职申请书上签了名字,他放下笔对着面前的人欲言又止,挣扎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声音轻的都不像他自己:“Jackson他……”

只是说了个名字,林在范就看到段宜恩剧烈地颤抖起来,想说的话只能通通咽进肚子里,再难开口半个字。

是了,那件事每每想起,连林在范都觉得后怕,更何况是段宜恩,那么爱王嘉尔的段宜恩啊。

 

两个月前,A市出现了一个走私团体,对方有组织有预谋还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不仅涉嫌走私大量违禁物品,甚至还带了国际上禁止流通的某种病毒。这一发现让相关部门高层高度重视,压力一层一层下来,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正在严肃地介绍这次任务,刑警大队的队长和防暴组的组长分别坐在两侧,抿紧嘴唇一言不发。每个参与会议的人心里都明白,这无疑是一场战争,未来几周的日子应该会过得相当艰难。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王嘉尔倒是显得很不在意,甚至还用手指捅捅旁边段宜恩的腰,小声地问:“诶,你说,他们这是纯粹缺钱呢还是有别的目的啊?走私病毒这种东西,实在是让人想不透。会不会和政治问题有关系?”

段宜恩从和王嘉尔搭档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这人的跑偏能力相当强,只是没想到在这样紧张的气氛里,王嘉尔还能在会议中走了神。

“反正我们只是最底层的小喽啰,永远搞不清高层是怎么想的。”

“也对。”王嘉尔摸摸鼻子,大眼睛不安分地到处乱瞥,一看就是典型的开小差模样,“可我还是很好奇啊。”

“你有时间想这个,不如先想想今天晚饭吃什么?”

“怎么?段警官要下厨?那我可不可以点菜啊?”

本来嘛,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就没有那么多讲究,再加上警察的工作时间也不是那么固定,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叫了外卖对付着吃一点。只是偶尔段宜恩还是会想要做点什么,尽管无外乎就是煮点面或者炒几个简单的小菜,但毕竟热腾腾的新鲜食物还是会让人感觉好一些,尤其是,有家的感觉。

“面吧,简单点。Double Cheese不加辣。”段宜恩一想到王嘉尔吃饭时鼓起的脸和亮晶晶的大眼睛,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预计中的晚餐没有来,计划外的行动倒是来了。

即使是夏天,A市夜晚的温度也不高,更何况他们现在身处码头,带着咸味和潮气的海风直往身体里钻,即使是王嘉尔那样天生偏热的体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起,骨子里都觉得冷。

“真冷。”王嘉尔蹲在集装箱后面忍不住向搭档轻声抱怨。

段宜恩回过头去看他,抽空帮他拢了下衣服,压低声音说了句“靠近我点”便转了回去。这里明显安静过了头,整个码头除了风声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越是安静就代表越是危险,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平静下酝酿了怎样的风暴。

海风吹得人头疼,他的眼睛又酸又涩,总是忍不住想闭起来,可偏偏身后还有王嘉尔,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故。

“目标出现。”

耳机里的话音刚落,靠近段宜恩那边的集装箱附近就出现了一辆面包车,从车上下来几个人影,在黑夜里小心翼翼地移动着。段宜恩瞥了一眼那团黑影,大约五、六个人,他们对周围充满了警惕,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平民。

比起段宜恩的好视力,王嘉尔这几年有点散光,听到动静后眯起了眼睛,模模糊糊看到为首的那个人手里拿着什么,凭借多年的经验和看到的轮廓,他立马就意识到对方有枪。

很显然,段宜恩也看到了。两人在黑暗里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彼此的眼里得到了确认。

本来就很紧张的气氛变得更加糟糕,空气都好像凝固了一样,王嘉尔靠在集装箱上一动不敢动,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正经,连呼吸都变得轻柔又缓慢起来。

战事一触即发。

对方有枪,这可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任务的危险指数直线上升。王嘉尔皱眉,看来小队说的那句“争取人赃并获”是很难实现了,枪林弹雨肯定是免不了。

段宜恩自然也是和王嘉尔想到一块儿去了。他捏着枪的手全是汗,尽管知道周围有狙击手,遇到了很棘手的情况大不了就当场爆了对方的头,可是,子弹无眼,真的打起来受点伤在所难免,何况像他们这样的小警察,人生安全根本就没什么保障,一般都是当人墙和炮灰的料。

“行动。”

耳机里的命令刚下达,军人的身体就先于意识快一秒地动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开的第一枪,只是段宜恩前脚刚迈出去,周围就响起了一片枪声。

段宜恩抬起手朝着对方所在的方向开了几枪,避开了人体的重要器官,希望对方能懂自己的警告。

可他们显然没有明白。为首的那个左手腕中了一枪之后,开枪方式变得毫无章法,他急了眼,面露凶色乱打一气。其他人一面掩护着自己的同伴,一面发了狠地攻击起来,开枪频率变得越来越快。

场面失控了。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生活明显要比艺术作品重口得多。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小角色,从来都没有主角光环这一说。在这样的枪战里,要做到不受伤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们能做的,只是尽力做到让自己受的伤轻一点。

段宜恩在堪堪躲过子弹的瞬间,就听到了一阵巨大的响声,紧接着就是林在范划破天际的一声“Jackson”。

段宜恩循着声音望过去,只一眼,大脑就一片空白。

即使穿着防弹衣,也逃不掉子弹的冲击力。王嘉尔跌坐在地上无法动弹,中了枪后的胸腔剧烈疼痛,告诉主人他的肋骨断了。可这还不是全部,那位为首的嫌犯好像是疯了,一边乱开枪一边坐进了车里,他猛踩油门横冲直撞,朝着王嘉尔所在的方向就直直冲了过来,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无法躲开。

王嘉尔本就有伤在身,他就像被钉在了地上一样,眼睁睁看着那辆车朝他过来,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被撞了出去,身体撕裂般地疼痛,五脏六腑好像全都搅在了一起。他在意识丧失前的最后一秒看到了不远处的段宜恩,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我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再陪你吃晚饭了,Double Cheese不加辣,或许以后只能你一个人吃了。」他想。

 

段宜恩在看到王嘉尔落地的瞬间,只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什么东西碎了。

 

 

-TBC-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