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溺》

#宜嘉#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王嘉尔本来在睡觉,突然被一阵很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他起身随便披了件袍子,看到外面黑漆漆的天色和窗子上密集的雨点,不由得担忧起来。雨下得很大,但那人敲门的声音丝毫没有被盖过去,仿佛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那般,一下一下,在这黑夜里显得有些吓人。

王嘉尔连忙向教堂的方向走去,门开了,站在雨里的是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青年。青年被雨完全淋湿,头发都贴在了一起。许是遮在眼前碍事,他伸出手撩了下,把湿漉漉的头发全拢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他的皮肤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嘴唇却呈现出不自然的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雨和寒冷,他的身子瑟瑟发抖,但眼神却明亮清澈不显任何弱气。

王嘉尔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人,一瞬间竟有些看呆,忘记做出反应。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青年开口说话了,声音慵懒,和他此刻狼狈的形象不符,他说得那么优雅,就像中世纪的贵族那样不疾不徐,“神父,你能让我先进去吗?”

“当然!”

王嘉尔这才回过神来,忙把青年从雨里拉了进去。接触到的身体又湿又冷,青年的手就像是冰块一样,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关上门隔绝了水汽,让青年在教堂里坐一会儿,匆匆忙忙跑到教堂后方自己的房间拿了干净的毛巾和衣服,又顺手倒了杯热水。

“谢谢。”青年接过毛巾开始擦头发。

“这大晚上的,还下这么大雨,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夜晚气温本来就低,更何况身边这人还带着一身的寒气,王嘉尔靠近他时觉得冷忍不住拉紧了身上的袍子,“你这样很不安全。”

“你是说最近的失踪案件吗?”青年擦头发的手顿了顿,“听说最近这块区域总是有人离奇失踪。”

王嘉尔点点头:“你既然知道,还大晚上在外游荡啊?”

“我探险啊。”青年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露出两颗小虎牙,“如果不是今天突然下雨,指不定我就抓到犯人了。”

“……”

“神父,我叫段宜恩。”青年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一边又靠近了王嘉尔一些,“你不要总是你呀你呀地叫我,多疏远啊。你看,你都看过我的裸体了,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喔。”

“啊?”王嘉尔显然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他愣了几秒之后迅速转过身去,“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看你的!”

他懵懵的样子让段宜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想逗逗他:“当神父的都这么单纯天真吗?骗你的,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告诉你名字是因为你都不知道我是谁,还和我聊了这么久。”

“你是谁重要吗?”

“重要啊。”段宜恩加深了笑意,“神父,你怎么随随便便就给一个陌生人开门呢,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你是吗?”王嘉尔不答反问。

段宜恩没料到王嘉尔是这个反应,愣了一下,但仅仅是一秒,他又勾起了嘴角。

他这下几乎是紧贴着王嘉尔了,他们的鼻尖只差了几厘米,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说话间气息全喷在王嘉尔脸上,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他的声音低沉,像红酒一样醉人,带着点引诱,蛊惑人心。

“你希望我是吗?”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单薄的身子和他直视自己的眼神,他轻轻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不是。”

段宜恩听到这话,他把嘴唇贴在了王嘉尔的耳垂上,满意地看到他的神父抖了一下并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开始推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把头埋进了王嘉尔的脖颈,在他光滑白皙的皮肤上落下轻轻一吻。

“别相信任何人,尤其是我。”

 

热。

像火烧一般灼热。

灼热从脖颈处迅速蔓延开来,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排斥外来的侵犯,可偏偏段宜恩的毒液带着凌厉强势和不可抗拒的力量占领了王嘉尔的全身,让他整个人都动弹不得,他除了磨人的灼烧感和痛苦感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他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只能用那双因为痛苦而变得通红的眼睛使劲瞪着眼前的人,可他不知道的是,这幅模样只会让那人更有食欲。

果然,段宜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到他眼里泛出来的水汽后,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尖牙,满是挑逗和情色的意味。

“神父,不要那么虚伪。你需要我的帮助。”

人类一旦被吸血鬼袭击,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彻底沦为食物,直到身体里的血液被全部吸干而死,另一种就是变成同类,人类在转化成吸血鬼的过程中会极度渴望咬伤自己的那个吸血鬼的血液,因为只有这样那个人类才能够完成转化而不用经历那么多的痛苦。

王嘉尔在今天之前完全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吸血鬼存在,但他现在的状况让他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对段宜恩看呆,因为段宜恩是猎人啊,猎人总是善于用伪装去吸引猎物上钩,他的样貌,他的声音,他的气息,他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只因他是最危险的捕猎者。

王嘉尔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一般,每一根骨头都像是被敲断了又重新接上去,这折磨实在是让人难忍,他终是憋不住呜咽了一声。

“神父,求我。”

面前的人笑得玩世不恭,危险得过分,又极度迷人。

王嘉尔慢慢转换成吸血鬼的体制让他的瞳孔变成了红色,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段宜恩光裸的上身和皮肤下分布的血管,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向他扑过去,但最后残存的一些理智让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

“喂,神父,干嘛这么顽固。”段宜恩看到他那幅抵抗的样子,不悦地眯起了眼,“你明明就是很想要我的。”

段宜恩看王嘉尔那不为所动的样子忍不住给他下了点猛料,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为了防止伤口过于迅速地愈合,他这一口咬的很深。

血液的香甜在教堂里弥漫开来,王嘉尔的喉结滚动,他的视线根本移不开那一滴一滴掉下来的血,它们就像是玫瑰一样落在地上绽放开来,带着销魂的红色,诱人的味道。

墙上的耶稣像变得模糊,他再也忍受不住饥渴,冲过去舔舐段宜恩的手指,才尝到一点点味道,吸血鬼自身良好的愈合能力就让那个伤口消失不见了。

不够,还不够。

他学着段宜恩之前的样子把自己埋在段宜恩的脖颈处,伸出舌头在他的皮肤上打圈,落下细细密密温柔的吻,与此同时,也迫不及待地露出了自己的尖牙。

段宜恩笑了起来,用手轻轻拍着王嘉尔的头示意他继续。

“Good boy.”

他话音刚落,王嘉尔就狠狠地咬了下去。

 

主啊,请原谅我所有的罪恶与欲望。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