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朋友

《朋友》

#宜嘉#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王嘉尔刚搂上今晚的艳遇对象准备从酒吧扬长而去进行“深度交流”的时候,手机就不合时宜地震动了起来。

他本想掐掉,但瞥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他心里刚刚烧起来的一把火瞬间熄灭了大半。他对身边的美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美人不甘心,还想再纠缠一会儿,王嘉尔的态度突然就强硬了起来甩开了对方的手,美人瞪了他一眼也只能无奈地走了。

酒吧门口吵吵闹闹显然不适合接电话,王嘉尔也没挂,就等着无人接听超时后自动挂断。他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坐进车里,把窗户打开任由夜晚的凉风吹散他身上的酒气。等差不多到了相对安静的地方,他划开手机屏幕给对方回了个电话过去。

「喂。」段宜恩的声音从手机那端清晰地传了过来。

“怎么了?”

「你在干嘛,怎么不接电话?」

“逛街啊,没听到。”

「蒙谁呢?我还不知道你,肯定又去泡吧了吧。」

王嘉尔翻了个白眼,想起来两人不是在FaceTime,段宜恩看不到他的表情,于是只能狠狠地补了句:“你知道还问我!”

段宜恩一阵轻笑,接着说:「我要结婚了。」他的语气轻柔,但内容无疑是个重磅炸弹。

王嘉尔愣了几秒,直到电话里段宜恩又重新喂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恭喜你啊!”

「下个月7号婚礼。」

“行!我到时候肯定准时出现!”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段宜恩看时间不早了,对王嘉尔说他要去睡觉了,王嘉尔拿开手机看了眼屏幕,果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于是应了声也准备挂电话。

「你别玩太晚。」

“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好吧。”

「你呀,也老大不小了,收收心吧。」

“知道了。就你啰嗦,快去睡觉吧。挂了。”王嘉尔胡乱应着,也没等段宜恩回答就把电话挂断了。

车里回归安静,王嘉尔把手肘撑在窗台上,下巴搁在手上,夜晚的风吹得他头疼,他皱了皱眉,把一直开着的窗关上了。

嘶,真冷。

他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一个接着一个,照亮黑夜发出暖色的光,突然就想起了大二那年凌晨两点陪段宜恩在路边喝酒的场景。

那是段宜恩第一次失恋,王嘉尔陪他坐在路边的大理石的石阶上,他本来想好了一肚子开导的话,可这男人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只顾自己一口一口猛灌。失恋的人大过天,王嘉尔平时再吊儿郎当,这时候也不敢乱说话,只能无聊地喝酒,他那时酒量很差,还没有锻炼出现在的“千杯不倒”技能,没一会儿就感觉脸上有点热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王嘉尔向来是受不了这种气氛的,他终究还是选择打破沉默,虽然这句话老套了点,但也是说在道理上。

段宜恩晃了晃手上的罐子,啤酒已经见底,他将它放在一边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罐新的:“天涯这么大,但是她只有一个。”

“段宜恩你不要这么悲观好吧,人生这么长,你肯定还会遇见别的喜欢的人的!”王嘉尔酒劲有点上来了,舌头都差点打结,“学校这么大,遇到个喜欢的人并不难。”

“比如?”

“比如……”王嘉尔想了一圈,倒真没什么合适的人选,只能又开始满嘴跑火车,“比如在你面前聪明帅气的我,居家旅行必备,全球限量,仅此一个,先到先得。”

段宜恩笑了起来:“好啊。那你今晚和我回宿舍吧。”

王嘉尔在他的笑里一阵眩晕,他仰起头又喝了一大口啤酒,喝得很急,气泡堵得他喉咙口难受:“带我回你宿舍干嘛?你要和我一夜情啊。”

“谁要和你一夜情了!”段宜恩无语,看样子王嘉尔真是有点喝多了,连忙把他架起来朝路边走去,叫了辆出租车,“我怕你一个人回去出事好么。”

王嘉尔想到这里忍不住在车里笑了起来,他现在回过头去想当时的场景,那句酒醉下的“一夜情”玩笑话,多多少少还是掺了点真心的成分吧。

只是,同样是喝完酒叫车回家,现在,不,恐怕从今以后,都只有他一个人了。

 

日子一天天过,段宜恩的婚礼很快就到了。

王嘉尔应下了段宜恩要他当伴郎的请求,还特地去定制了一套西装,不得不说,他身上有种与身俱来的花花公子气质,穿上正正经经的西装来,竟说不出的迷人。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这个新郎还抢风头啊。”段宜恩用手捶了他一下,笑得开怀。

王嘉尔知道他今天高兴,也乐意配合他:“没办法,谁让小爷长得太帅,天生丽质难自弃。”末了还很夸张地甩了甩头发。

段宜恩看他一副Playboy的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吞吞吐吐了老半天,最终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我前段时间去了趟香港,碰到叔叔阿姨了。”

“干嘛,我妈又让你来催婚了?”

段宜恩点点头:“你也快点定下来吧。”

王嘉尔没有正面回答他,拍了拍他的肩就从准备室里走了出去,一边伸懒腰一边说道。

“婚礼快开始了,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婚礼都是千篇一律的唯美,王嘉尔看到段宜恩一席西装笔挺,从新娘的父亲手里牵过她的手,站在主婚人面前。

那么和谐,那么登对。

王嘉尔一直以来都觉得喜欢上段宜恩是件很神奇的事情,这或许是他从来也没有对段宜恩说过他喜欢他的原因。

段宜恩无数次和他说让他定下来的时候,他有时也会想不如就直接破罐子破摔说出来算了。心给了你,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只是你并不知情。

但王嘉尔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明白段宜恩和他不一样,段宜恩从小到大都按部就班地生活着,他肯定会娶个贤惠的妻子,然后有个可爱的女儿或儿子。

王嘉尔从来都知道他对段宜恩的这份单恋注定是场无期徒刑,他甘愿被囚禁,陷在这份痛处里,就像现在他终于能说服自己以“好朋友”这个身份永远陪在他身边。

好朋友,这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距离。

他看着段宜恩从他手上拿过戒指套在了新娘的无名指上,他看着段宜恩温柔地亲吻新娘的额头,然后那双唇停留在新娘的唇上。

好了,这场无期徒刑彻彻底底成了死刑。

王嘉尔心底觉得有些好笑,但也多了份释然,他在婚礼现场亲眼见证了段宜恩的幸福,这就已经足够了。他想,段宜恩,这辈子看样子是和你做不成情人,若有来生,愿和你不做朋友。

不。

若有来生,愿和你不再遇见。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