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兔子和猫

《兔子和猫》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崔荣宰的妹妹从幼儿园组织的春游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只兔子。

尽管那只小兔子在笼子里很乖巧,但崔荣宰还是犯了难,家里已经有一只猫和一只狗了,再养只小动物恐怕没什么精力。

“要不还是把兔子送人了吧。”

“不要!”妹妹抱着兔笼不肯松手,肉嘟嘟的小脸满是委屈,嘴一撇眼睛里马上就泛起了水雾,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下崔荣宰也不太好强硬地拒绝,犹犹豫豫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一猫一狗就围了过来。Coco摇着尾巴很开心的样子,显然没花一秒钟就接受了“家里要来新成员了”这个信息,而一向高冷的在蹦米也绕到了妹妹的旁边,抬着头一脸好奇地往上看。

“哥哥你看,Coco和在蹦米都很喜欢兔兔!”小孩的脸变得比天还快,前一秒还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这会儿已经缠着崔荣宰开始撒娇了,“哥哥,我们就把兔兔留下好不好!”

你都这样一哭二闹三撒娇了,我还能说不吗?崔荣宰看到此情此景只能无奈扶额,到底还是很疼妹妹的,他沉默了没几秒最终妥协了。

“你想好叫兔子什么名字了吗?”

“Jackson!”

“杰森?”

“Jackson!”妹妹纠正道。

崔荣宰被妹妹纠正了英语发音后,立马露出了小孩子心性还击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取什么小白大白这样的名字。”

妹妹也不甘示弱:“你以为我像哥哥一样嘛,Coco的名字还算正常,在蹦米的名字真的有点奇怪诶!”

一旁的猫咪适时地叫了一声,仿佛听得懂人话一样,似是表示赞同。

崔荣宰眨眨眼无语望天,在蹦米的名字哪里奇怪了,明明这么可爱。

 

王嘉尔被放出笼子的时候还是有些懵,他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本来只是安安静静地在吃午餐,结果就被人给抓了,他想变成人形逃脱,但又怕吓到别人,只能慢慢等待时机,没想到时机没等到,稀里糊涂地就被卖到一个小女孩儿手上,然后被带回了家。

人到一个新的环境都还需要时间适应,更何况是一只刚刚成年的小兔妖。尽管王嘉尔被放出了笼子获得暂时的自由,但他身边围着一只狗和一只猫,他简直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哪个不小心,就被这两个大家伙攻击了。

“你不是一只兔子。”那只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开口说道,“你是一只兔妖。”

王嘉尔一惊,眼睛瞪得老大,本来兔子能听懂猫说的话已经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了,没想到对方还知道自己是只妖精。

“你别怕,我只是在你的身上闻到了和我一样的味道。”

“你是猫妖?”

“我当然是妖,要不然你以为你能听懂我说话吗?”那只猫点点头,用舌头舔了舔爪子,“我是林在范。”

“那它是狗妖?”王嘉尔转过头去看Coco。

“不,它只是一只马尔济斯犬。”

Coco很兴奋地绕着王嘉尔转,显然没听懂他们俩之间的对话。王嘉尔向后躲了一下,没想到Coco又重新黏上了他,他无奈只能请林在范帮忙。

猫咪亮了爪子,对着马尔济斯犬的方向过去,虽然没有想要真的伤害它,但只是那个动作,就已经让犬科动物吓得一抖,随后本能地远离了这块是非之地。

“你好厉害。”

“伪装久了你也会学会的。”林在范对王嘉尔的夸奖不以为意。

“你为什么要伪装?”

“我尾巴受伤了,没办法变成人形,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好?”兔子眨着大眼睛问道,那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大概一个月吧。”林在范被那双眼睛弄得心痒痒,他无意识地把爪子放在兔子的头上,兔子缩了缩脖子把自己变成一个小球,林在范忍不住又把尾巴绕上了他,在王嘉尔毛茸茸的兔子尾巴上滑了一下,引起小兔子的一阵战栗,“你的尾巴真短。”

所以我这是被人吃完豆腐又diss了吗?王嘉尔腹诽。

刚好目睹了林在范耍流氓这一幕全过程的崔家小妹妹跑到厨房大喊:“哥哥,在蹦米在调戏Jackson!”

所以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调戏”这种词汇的?一边炒菜一边翻白眼的崔荣宰默默地想。

 

小半根胡萝卜对普通的小兔子来说已经足够饱了,但对小兔妖王嘉尔来说显然只够塞牙缝。

王嘉尔晚上饿得实在不行了,看崔家人都睡着了,心里想着去厨房找找看有没有吃的,等吃完了再计划怎么逃跑。

他刚打开冰箱准备对里面的蔬菜下手,背后就响起了声音,吓得他下意识又变回了兔子,迈着小短腿一溜烟往厨房的柜子里钻。

“喂,兔子,下次躲起来的时候记得把耳朵藏好。”

其实猫走起路来是没有声音的,但林在范想故意逗逗他,就用尾巴一路敲打了一些挂在墙上的金属勺子。看到王嘉尔受到惊吓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这只小兔子很有趣啊。

“你要吓死我了!”

“做贼心虚。”

“我没有偷东西,只是找点东西吃。”王嘉尔一听这话连忙解释。

林在范走过去用嘴叼住了王嘉尔的后脖颈,稍一用力就把小兔子拎了起来。

“林在范你不要咬我后脖子,毛会秃的!”王嘉尔使劲挣扎,被咬住后脖子的感觉可不好,他总觉得林在范稍微下点力道,就会咬下一嘴的兔毛,“你不知道脖子后面这块地方很脆弱的嘛,你咬秃了到时候就没有女孩子会喜欢我了!”

着急的兔子真有趣。林在范闻言,又故意加重了一点力道。

他一边叼着王嘉尔一边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前轻轻把小兔子放下:“早点走比较好,如果天亮了你就走不了了。”

“你就这么放我走了?”

“不然呢?”林在范看到睡在客厅的Coco有醒来的迹象,索性一个跳跃把门打开,“你迟早要走的。今天走和过几天走有什么区别,趁还没有和崔家人培养出感情,还是早点走比较好。”

“好吧。”王嘉尔觉得林在范说的话很有道理,何况他本来就是准备走的,自然也不会存在恋恋不舍的情绪,只是怕小妹妹醒来后看到兔子不见了伤心。

林在范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妹妹那里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看王嘉尔磨磨蹭蹭的样子,林在范又转过头去看了一眼Coco,果然它已经被这动静弄醒了,只是还没有醒得彻底,睁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窝在那里。

林在范觉得王嘉尔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于是又重新咬上了王嘉尔的脖子,把小兔子提起来放到门外去。

“都说了不要咬脖子,毛会秃的!”

“如果你的毛秃了,一个月后在这小区对面的超市门口等我。”林在范笑了,趁Coco还没冲过来之前把门关上了。

王嘉尔走了,林在范要找个合理的解释,于是他拉着Coco把家里弄得一团乱之后,又重新把门打开弄了条缝。

崔荣宰第二天起床看见家里一片狼藉,兔子也不知所踪,看了一圈发现门开着估计兔子不小心溜出去了,也只能作罢。崔家小妹妹发现兔子不见了哭得很厉害,崔荣宰只能安慰她答应再给她买一只。

林在范听着崔荣宰教训自己和Coco的声音,晃了下尾巴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补眠,心想这件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一个月后。

崔家小区对面的超市门口站了一个很酷的男人。他身上穿了件黑色夹克,眼睛狭长,带了点冷冽的味道,他懒懒散散地靠在门口,看上去像在等人。

不一会儿,一个捂着后脖颈的大眼睛男孩出现了,脸上的表情又生气又委屈,气势汹汹地朝他走过去。

“都怪你,我脖子后面现在有块红色的印记,完全就是猫咪的牙印,褪都褪不掉,丑死了!”

“喔?那大概是我上次咬得太重留下了标记。”轻描淡写的回应。

王嘉尔一听这话急了:“你害惨我了,因为这块印记,现在都没有人愿意和我谈恋爱了,兔兔们都嫌弃我!”

林在范把眼前的人搂进了怀里,在王嘉尔看不到的地方,笑得一脸得逞。

“我不嫌弃你,那你就和我在一起吧。”


评论(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