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追》

#有尔#(以YuGyeom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王嘉尔比我大三岁,可我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没有把他当成是哥哥。

我把他当成是爱人,无法给我回应永远活在我的单恋里的我深深爱着的人。

 

从我爱上他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过着追赶的日子。

小时候我总是喜欢跟在他身后,哪怕他调皮捣蛋去爬树掏鸟窝,我都寸步不离地等在树下。

他比我长得高,所以总是用大哥哥的姿态走在我前面,喜欢用满是泥巴的手捏我的脸叫我的名字,他念“有谦米”的时候大眼睛里闪着光,即使他脸上还有没擦掉的尘土,但那一刻我觉得他大概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了。

那时的我问他怎么样才能够像他一样敏捷,他的大眼睛转了一圈歪着脑袋对我说:“等有谦米像我一样高了,应该就可以了吧。”

因为他的一句话,我不再开始排斥牛奶,尽管我还是无法习惯它的味道,但一想到喝牛奶能长高这样就可以更加接近他,便也每日坚持了下来。

小孩子的成长速度是惊人的,衣服一件件换,我终于是长到了他的高度,我满心欢喜地像往常那样去找他,可他那时已经入了小学,没有那么多时间陪着我玩了。

我知道他很忙,可我还是会锲而不舍地去他家门口等他,可他只是从家里拿了些糖果塞在我口袋里,抱歉地说要写作业,匆匆见了一面就又回到房子里去了。

我很沮丧,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只能把头靠在过来找我把我抱回家的妈妈的肩膀上哭泣。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他冷落我而哭,也是我第一次尝到爱而不得的滋味,只是那时候我还太小,并不明白。

那时的我问妈妈怎么样才可以让他继续和我玩,妈妈帮我擦掉脸上的眼泪轻轻对我说:“等你和嘉尔一样上学了,就可以了。”

我暗暗记下,数着日子希望自己快点长大,这样我就可以和他进一个学校,每天都能看见他了,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就已经翘起来了。

现在想来,小孩子真是单纯。

时间是很神奇的东西,你希望它过得快些的时候往往觉得它走得很慢,你希望它慢慢来的时候它又像是装上了翅膀一样过得很快。

转眼间我也到了上学的年龄,学业让我无暇顾及其他,我几乎都快忘了他,他难得几次出现在我的梦里也只是短暂的过了个场便就消失不见了。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偶遇了他一次,彼此他已经上了初中,在那时的我看来俨然一副大人的模样,不论是身高还是身上日渐成熟的气质,我都明白我已经追不上他了。

我们之间的联系从他上学了之后就日渐减少,看到他时的满心欢喜不用几秒也被思考过后的沉默代替,我想了想还是没有上前去打招呼。

他走在路上与身边的人说说笑笑,显然是没有看到我。我从那堆人里看到了那个离得他很近的女生,周边的人好像在开玩笑,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地把她往旁边推了下,然后我就看到她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伸出的做保护状的手,她脸上的害羞的红晕,这一切都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底。

回到家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生闷气,我当然明白自己是因为喜欢他才这样,只是恨自己的不争气,恨自己这份爱的不光明,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是个女孩子。

那时的我问网络上形形色色素未谋面的人,怎么样才能够让自己喜欢的人注意到自己,他们告诉我说:“成长为足够优秀的人吧,这样他就会看到你了。”

从那之后我开始拼命学习,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重点初中又保持了这种良好的状态考上了重点高中,只是当我觉得自己稍稍接近了他的时候,他又一次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他要回香港去了。

临走前我去机场送他,我们那段时间虽然还在断断续续见面,但或许是因为我的心境越来越不一样了,我很多次都觉得他发现了什么,又或者是很早就发现了,单纯不点破。

就像现在这样,我上前拥抱他不想放手,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没有诧异和不耐。

“你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了。”

“你不会想念韩国吗?”你不会想念我吗?

“毕竟香港才是我的家。”

他温柔地笑着,时间已经让他从小时候的捣蛋鬼成长为稳重成熟的男人,他站在那里,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一个看向我的眼神,我都已经沉醉不已。

他是迷人的,温暖的,也是自由的,我挽留不住的。

那一瞬间我有了想对他告白的冲动,想把这么多年积压的感情统统告诉他,想在失去机会之前把握住还能看见他的这些时间,想第一次也最后一次不顾一切一把。

少年的理智很容易被涌上头的情感冲昏头脑,在进关之前我拉着他一路跑到了机场厕所的隔间,推开门板把他抵上墙面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吻得急切,吻得发狂,吻得毫无章法。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从一开始的吃惊和挣扎,到后来的平静接受,再到最后的回吻。

他没有推开我,我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在彼此失去呼吸前的最后一秒,我放开了他。我把自己的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鼻尖靠着鼻尖,眼睛盯着他出声问道:“你喜欢我吗?”

我想要一个答案。

如果他给我肯定,我就追到天涯海角,亦如从小到大一直追着他那样。

如果他给我否定……

我在心里祈祷着,希望他不要拒绝我。可我也明白,这份感情哪是那么容易就放下的,如果他真的说出决绝的回答,恐怕我也不会那么轻易放弃。

他的眼神闪了一下,躲开了我探究的目光:“你还小,你不懂。”

“我不小了,我懂自己在说什么。”

“有谦……”他叹了一口气,“你不懂,你这只是一时的错觉。”

“不,是你不懂。”我摇了摇头。

我敢肯定那时的我是爱他的,不是年少时的一时兴起,也不是青涩懵懂的心血来潮,说迷恋也好,说爱慕也罢,就是如此的喜欢。

“你喜欢我吗?”我的语气近乎恳求,“哪怕只是一点点。”

他挣脱开我的怀抱走了出去,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他到了入口处突然站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回过头来看我,眼里像小时候那般闪着光:“如果你能考上香港的大学,到时候来找我,我给你答案。”

是了,你总是让我追着你跑。一年又一年,三年又三年。

这三岁的年龄差就像是无法跨越的鸿沟一样,我追赶得吃力又疲惫。

可一想到对面站着的人是你,即使再累我也甘愿,因为,放弃你和爱你一样不容易。

 

香港之行我终究是赴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就订好了机票。

他来机场接我。

“还好吗?”

久别重逢,双方默契的不说好久不见,可你不知道的是,你轻轻的一句“还好吗”我就已经热泪盈眶了。

“金有谦,我在等你。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最后还是来找我了。”他张开双臂迎接我,“我好想你。”

我紧紧抱着怀里的人。

我已经长得比你高了,我也已经成长为有担当的男人了,我知道你害怕这条路不好走,可是现在你可以放心依靠我,我可以走在你前面牵着你的手慢慢走。

这一次,我终于追上你了。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