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前度

《前度》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分手后再见面的几率有多大?

如果过去的爱人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块区域内,你们见面的机会就会变得很大,如果碰巧你们还有一些共同的朋友,那么这几率必然就成了百分之百。

就像现在。

朴珍荣一见到林在范,还没等他从车里出来完全站定,就忙把王嘉尔朝他推过去。

“我不懂,王嘉尔明明有那么多朋友,你明明有那么多选择,为什么偏偏打电话给我?”林在范把王嘉尔的手臂架在自己肩上,用手支撑着他免得他摔下去,嫌弃地把他的头掰到另一边,他实在不想看到这张醉鬼脸。

朴珍荣看他那厌恶又烦躁的样子,抱着手臂明显一副看好戏的状态:“哪有什么选择,明明只有你一个。”

“那个段宜恩呢?”

“Mark啊,回美国了。”

“那不是还有一个整天绕着他转的学弟么?”

“你说有谦啊,这么晚了我怎么好意思叫个大学生出来,而且是来酒吧这种地方。”

“所以你就好意思叫我了?”

“哎哟,虽然你们分手了,但好歹这也是条人命,你总不能见死不救,让嘉尔露宿街头吧?”朴珍荣眨眨眼,一脸无辜,“分手而已,又不是仇人,你还真准备一辈子不见他了?”

“如果可以,真不想见。”

“我倒不知道原来自欺欺人是你的专长。”朴珍荣嗤了一声,嘲笑意味明显,“认清现实吧,你俩谁都躲不掉的,见面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

林在范在嘴仗上从来都没有赢过朴珍荣,这回也不例外,他索性闭了嘴不说话了。

“嘉尔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来我这儿喝酒,你就不想知道他今晚喝醉的原因?”

“没兴趣。”

朴珍荣耸耸肩,这一个两个的都像拉不回来的倔驴,真是让人操心。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外人,感情的事情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自己解决的好,他能做到的也就是那么提一句,当事人要怎么处理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

“总之,嘉尔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他。”身后有人叫朴珍荣,他拍拍林在范的肩示意他赶紧把人送回去,随即又一头扎进那片灯红酒绿里。

林在范看着身上那不省人事的人,心想我这辈子摊上王嘉尔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老老实实把人放进车里,替他扣上安全带,开了点车窗让他舒服些。

 

“难受,想吐……”

“你敢吐我车里试试?忍着。”

林在范说是这么说,但眼睛却在车上不自觉地搜寻有没有塑料袋之类的东西。

许是夜晚的风太凉了,王嘉尔终是恢复了一点意识,不再是那副醉死过去的样子,只是眼睛还是没有睁开,偶尔低声含含糊糊地嘀咕几句,断断续续不成话语。

林在范怕他冷就关了窗,车子颠簸,看他的头在玻璃窗上敲来敲去,在红灯间隙伸手给他垫了个小枕头。

可那个小枕头在路上颠着颠着就掉了,林在范专心开车没看见,一个转弯,王嘉尔嘭一声就狠狠地撞在了玻璃上。

“嘶!”

好了,这下王嘉尔彻底清醒了。

他头晕得厉害,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搞清楚自己是在车上,转过头去看开车的是谁,这一看,醉意立刻消了大半。

“怎么是你?”

王嘉尔的态度让林在范的脸又黑了几分,本来大晚上出来接喝醉的前男友已经够让他无语的了,而现在那个罪魁祸首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语气,林在范觉得自己也是烦躁到了极点。

早在分手那天林在范就知道,所有和王嘉尔沾上边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灾难,而现在,他又一次验证了这个结论的正确。

“醒了?”林在范语气不善。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下了,王嘉尔着急想拉开车门下去,可酒劲还没过去,他身体歪歪扭扭地靠在车门上,尝试了几下门终于开了,可是他怎么都没办法从座位上起来。

林在范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酒还没醒,他一边把自己的保险带拉开后又伸手去开王嘉尔的,一边想把车停在车库果然是正确的,如果他不帮他,估计王嘉尔今晚连家门都进不去。

“你干嘛!林在范你放开我!”

林在范从车里拖出王嘉尔,小醉鬼挣扎得厉害,无奈林在范只能贴近他压低声音威胁恐吓。

“闭嘴。再乱叫乱动,我不介意在车里做了你。”

王嘉尔知道林在范向来言出必行,这下总算老实了。

 

林在范把王嘉尔送回家,拿了干净的毛巾衣服后把人扔进了浴室。在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林在范还没走,他担心王嘉尔会不会晕倒在浴室,所以一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边等他。他看他从浴室里出来了,这下他的所有任务都完成了,于是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走。

可看到王嘉尔一头湿发,发梢滴着水,很快将肩膀那里的衣服颜色变得深了些,林在范的脚提起来之后忍不住拐了个弯朝王嘉尔走过去。

“头发不吹干,明天你准头疼。”

他熟门熟路地拿了电吹风,正准备帮王嘉尔吹头发,可看到那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自己,这才想起来他们已经分手了,现在做这样的事情并不合适。

他没有立场那么做了。

他们不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了。

林在范想到这里,尴尬地把电吹风塞到王嘉尔手里:“记得吹头发。”

“你帮我吹。我没力气。”王嘉尔把电吹风又重新扔给了林在范,那双眼睛依旧毫不避讳地直视着他,看得林在范很不自在,却偏偏无法拒绝。

林在范叹了一口气,认命地坐回沙发:“过来。”

意料之内,王嘉尔就这么盘腿坐在了沙发之前的那块地上,像曾经无数次林在范帮王嘉尔吹头发时那样,他那么乖巧地坐在那里,任由林在范的手在他发间穿梭。

时隔很久,再一次摸到王嘉尔的头发,林在范还是觉得神奇。王嘉尔那么倔强的一个人,头发竟然柔软得不像话。

吹完头发他习惯性地捏了捏王嘉尔的后脖颈,却看到挂在白皙的皮肤上的那根项链不是他们定做的那条,他的手顿了顿,装作不经意地问:“项链挺好看的。新男朋友送你的?”

“没有,我自己买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晃了晃。

“怎么把之前那条换掉了?”林在范刚问完就后悔了,这不明摆着的嘛,分手了不爱了项链自然也就想换了,爱情都没了,还留着这没有意义的项链干什么。

他想开口补救:“呃,当我没问……”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嘉尔打断了,王嘉尔转过身来抬头看着他,两人之间那么近的距离让林在范无处可逃。

“因为,那条项链总是让我忍不住想起你。”

“我就把项链收起来,我以为这样我就能忘掉你,可是啊,好像并没什么用。”

“我今天还在和珍荣说为什么当初我们会分手,珍荣和我说因为我让你没有安全感了,我身边总是绕着太多的人,珍荣说‘爱情不一定会消失,但人会疲惫’。”

林在范突然想起了他们之间最激烈的一次争吵,曾经朝夕相处的时光让他们轻易找出了彼此的软肋并狠狠刺过去,最后王嘉尔红着眼睛一言不发,自己说的那句“分手吧”成了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利器,让对方千疮百孔,也让自己遍体鳞伤。

朴珍荣有句话还是说对了,王嘉尔让他没有安全感。他受不了自己的爱人身边总是绕着那么多人,他不想总是去猜测他们是不是对他有不同寻常的企图,也不想把每个人都作为假想敌。

在王嘉尔身边快让他发疯了。

“在范哥?我让你累了么?所以你才和我分手是么?”

“你还喜不喜欢我?”

王嘉尔说了一大串的话,让林在范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以为王嘉尔还醉着,可他那双眼睛清明,眼里的眷恋也不假,那流露出来的感情让林在范仿佛被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王嘉尔没有得到回应,一撇嘴,感觉下一秒就要哭了。

“林在范,你还要我吗?”

“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怎么办,我还是好喜欢你啊。”

酒后吐真言。

他想去哄他,和他说你喝醉了明天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可林在范的手偏偏不受控制地捧住了王嘉尔的脸,他轻声问他,一字一句:“嘉尔,你现在清醒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很清醒,你是林在范。”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他的眼神坚定,“我还喜欢你,你要不要重新和我在一起?”

林在范哄不住了,只能吻他。

“好。”

“我也还是喜欢你。”

 

林在范曾经觉得在王嘉尔身边自己快发疯了。

可是不在他身边,他也要发疯了。

 

评论(10)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