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赌》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金有谦在收到微信的时候正在教室里上课,讲台上的教授有点年岁了,讲话慢悠悠的让人瞌睡,偏偏金有谦这堂课来晚了几分钟,后排的座位都被抢空,只能坐到老教授的眼皮底下,这不,想睡都睡不成。

大热天,谁都提不起精神,金有谦觉得这种天气就应该窝在空调房里睡觉,可现实是他今天还有一下午的课要上,他本来就对一切事物兴致缺缺,更何况他现在还得强撑睡意,实在是不想回微信,索性也不看手机让对方自己玩去。

结果没想到发消息的人太执着,手机在桌上好一阵震动搅得他愈加烦躁,只好拿起来看是哪个倒霉蛋撞枪口,刚解锁屏幕就看到大大的王嘉尔三个字,瞬间胸口的那团气就全散了。

王嘉尔:在干嘛?

王嘉尔:有空么?

王嘉尔:我刚翻钱包找到一张优惠券,出来玩么?哥请你游戏厅打游戏去。

王嘉尔:怎么不回话?在忙?

好嘛,这哥不光讲话语速快内容多,发微信的手速也是堪称神级,才几秒钟没回而已,就开始轰炸了。文字信息也就算了,偏偏还用表情包刷屏,难怪刚刚手机震动的那么厉害。

金有谦赶紧回了过去:在上课。

王嘉尔:没看出来你上课这么认真啊。

金有谦:点背,坐第一排。

王嘉尔: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肯定又睡过头迟到了吧,没抢到好位置。

金有谦一撇嘴不高兴了,心想王嘉尔你作为哥哥不安慰我几句还嘲笑我,关键是句句还都踩在点上让人无法反驳。

金有谦:……你不上班么?

王嘉尔:今天公司停电,哈哈老板放假。

金有谦:……这也行?命真好。

王嘉尔:你这节课上完还有课么?

其实金有谦等会儿还有一节课的,但少年本身玩性就大,更何况还是他嘉尔哥叫他出去,他几乎不用一秒就决定翘课,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发过去两字:没课。

王嘉尔:那行,三点在上次我们去的那家游戏厅见。

金有谦:好。

 

要说这金有谦和王嘉尔其实根本没什么关系,两人不是一届的,金有谦刚进大学的时候,王嘉尔正好毕业了。本来一个大四毕业生和一个大一新生根本就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如果硬要说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那大概只能是金有谦喜欢王嘉尔了。

金有谦一直觉得自己会喜欢王嘉尔是件挺神奇的事情。

那时候他正好去找学校的舞蹈社,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学校里有个跳舞很厉害的学长叫林在范,他被称为整个学校的B-Boy King,还拿过好多舞蹈赛的奖。金有谦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跳舞,心想着如果能见一面看他跳一段舞就好了,索性就去找舞蹈社看看有没有机会。

找到那里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人站在中间跳舞,金有谦隔着门从那扇小玻璃窗看进去,看不清脸,但那人的舞姿倒是尽收眼底,背景音乐是首节奏感很强的快歌,他跳得游刃有余,每个动作都踩在鼓点上,利落有力。

兴许是从镜子里看到了他,房里的人关了音乐走过来开门。金有谦毕竟偷看了人家好一会儿,有点心虚,尴尬地摸摸鼻尖也不知道说什么。

“同学,有事么?”

“我就是想来问问能不能加入舞蹈社。”

“对跳舞有兴趣?”

“是的。”

那人一双大眼睛看到金有谦不知所措的样子,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不是负责人,负责人今天有事不在学校,我就是过来借个场地运动一下。”

“你不叫林在范吗?”

“我叫王嘉尔。”王嘉尔刚刚跳完舞,他本就是容易出汗的体质,这会儿头发全都黏在额头上,还有汗滴进了眼睛里,“哎哟,眼睛疼。”

金有谦看王嘉尔那幅挤眉弄眼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但想想人家都这样了还对着他笑并不是很礼貌,于是伸手摸口袋找纸巾,可是摸遍了口袋也没找出半张纸,只能撕下小半张报名表递了过去。

“要不你擦擦。”

王嘉尔半眯着眼睛看他手里的那张纸,愣了一秒随即又笑了起来,这次高频笑声毫不客气,都快要把房顶掀了,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其实我想说,房里有纸巾。”

金有谦顺着王嘉尔的手指看过去,果然那里躺着一包抽纸。他有些窘迫,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没事。这纸我收下了。”王嘉尔把他的纸片拿了过去,也把他的报名表拿了过去,“金有谦,大一啊?”

“是的。”

“今年新生还蛮可爱的嘛。”

金有谦看着一边笑着一边过来勾他肩膀的人,看到他脸上因为笑而挂起的两个小括号,突然就觉得心里某个地方裂开了一个口子。

其实你看,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金有谦到游戏厅的时候王嘉尔已经玩了两盘赛车了,看到金有谦走进来忙拎着两袋沉甸甸的硬币过去。

“哥你买了这么多币?”

“有优惠券,送的。”

“先来一盘老规矩?”

“好啊,你准备今天带我去吃什么?”

他们总是喜欢比赛投篮,用比分打各种各样的赌,金有谦每次都让着王嘉尔,看分数要超过他的时候就故意投偏好让王嘉尔赢,王嘉尔倒也客气,没提出过什么要求,每次都提议让金有谦请顿饭而已。

“今天不吃饭。”金有谦想了想,思考的时间有些久,看样子好像是陷进了什么回忆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赌一个愿望吧。”

王嘉尔不知道金有谦今天的迷之自信是哪来的,不怪王嘉尔会这么觉得,毕竟每次比赛都是他赢:“你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喔?”

“我不后悔,倒是哥,敢赌么?”

“来吧。”

比赛很激烈,男孩子本身好胜心就强,更何况金有谦这次完全没有放水,王嘉尔觉得他简直开挂了,但王嘉尔也是实力很强的,两人的比分差距一直都在两个球之内,不相上下。

王嘉尔比金有谦结束快两秒,分数定格了之后他马上扭过头去看金有谦——分数相同——如果金有谦这一球没投进的话那就是平局。

可惜,倒计时最后一秒,篮球在框上转了一圈落进框里。

“我赢了。”金有谦的眼睛亮亮的。

“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我都给你。”王嘉尔无奈,“你如果要我送你礼物,别挑太贵的啊,好歹给你哥留点生活费,你知道的上班赚钱不容易。”

“我不要礼物。”

“我不要任何东西。”

“但这件事确实只有哥能办到。”

王嘉尔看着金有谦走近他,比他小三岁的弟弟要高他小半个头了,他好像还是初见面时在舞蹈社门口那样乖巧腼腆,但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太久没见面了吗?王嘉尔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有些快。

“我的愿望是……”

“哥,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我喜欢你。”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