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危险关系

《危险关系》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王嘉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右手被手铐锁在床上,熟悉的天花板和周围的摆设让他放松了刚刚一瞬间紧绷起来的身体,他那双大眼睛转了一圈,唇边慢慢勾起一抹笑,紧接着那笑容越来越大。

他终是笑出声,翻转身子把脸埋进枕间。

嗯,都是金有谦的味道。

 

一小时前。

王嘉尔慵懒地靠在吧台,拿酒杯的那只手在灯光的照射下像瓷器一样精美,他的嘴唇靠在玻璃杯的杯沿轻轻抿了一口,看上去玩世不恭,眼神却紧紧盯着那帮窥探了他一整晚的黑衣人。

来酒吧这种地方就是为了放松和消遣,很显然穿西装和这里格格不入,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并不是来这里喝酒的——就像他也不是来这里喝酒的一样——只不过他的身份和任务让他更善于伪装。

黑衣人好像接到了什么命令,其中的一个朝王嘉尔走过来。

“先生,我们老板想请您去二楼喝杯酒。”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王嘉尔抬眼去看隐在二楼黑暗中的人,酒吧的光线本来就不够好,碰巧他还有些散光,眯起眼也没能看出些什么。

“我们老板真的只是想请您喝杯酒。”

王嘉尔挑衅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那样子魅惑至极,说出口的话却是冰冷:“想请我喝酒的人多了去了,在我这儿只有两条路,要么给我足够的钱,要么——”

他故意停顿。

“给我他的命。”

话音刚落,黑衣人就迅速用枪顶住了他的额头。王嘉尔也不恼,还是那个倚在吧台上的姿势,缓缓喝下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

二楼的人做了几个手势就回房间了,那把顶着王嘉尔脑袋的手枪被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从楼上扔下来一个箱子,那箱子被黑衣人打开推到王嘉尔面前。

王嘉尔扫了一眼里面的现金:“这年头还有人带这么多现金,真老土。”话是这么说,但他对这笔数额还是相当满意的,“走吧,喝酒去。”

 

王嘉尔是一个杀手。

他本来就是游戏人间的性格,这次的任务对象还偏偏是个爱寻欢作乐的主,这可是对上了他的胃口,这不,花了点时间做足功课后就来酒吧引对方上钩来了。

刚走上二楼就被人拦下,他一下就闻出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小幅度地露出一个笑,举起双手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哎,你别摸我啊。”

“例行公事。”

“假正经。”他故意凑近那人,呼出去的气全喷在对方眼下的那颗痣上,“我可没带什么武器,硬要说的话,那大概只能是我裤裆里的那把‘枪’了。”

“……”

“你如果要的话,那就拿去。”他说完还恶意地朝对方顶了下跨,满意地看到对面的人瞬间僵硬的身体,“帅哥,这身都搜完了,能让我进去了么?”

那人放行,王嘉尔进入房间。

这次的任务目标喜欢男色,越是妖和骚的就越对他胃口,为此王嘉尔没少花时间琢磨,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成果的。

“交个朋友?”可怜的被算计的全然不知道过几分钟就会一命呜呼的黑帮老大一见美人过来就忙递酒过去,“给个面子喝杯酒。”

“泡吧守则第一条,不喝别人经手的东西。”

黑帮老大笑了起来:“你怕我下毒?”

“我怕你下迷药。”王嘉尔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重新叫两瓶酒上来?你不放心的话,可以让你的手下全程看着。”

“好。”黑帮老大一挥手,下去两个黑衣人,没多久两瓶新酒就被送了上来。

王嘉尔开了酒喝了一口:“这酒真好喝,你尝尝?”

那人刚要伸手去接,王嘉尔拿酒杯的那只手就绕了回来,灌了自己一大口朝着对方的唇就吻了上去,唇舌相交间酒漏了一些,但大部分都被渡到对方嘴里,滑入喉咙。

酒精下肚,那人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王嘉尔身上乱摸,显得相当急切,王嘉尔倒是没什么反应,仍由他上下其手,表情冷漠。才几秒钟的功夫,那黑帮老大就觉得不对了,剧烈的疼痛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口中吐出的血更是模糊了他发出的音节,只得勉强听出几个“你”字。

“我什么我。”王嘉尔是没有带武器,那两瓶新酒也是没什么问题,可他没有说自己的牙齿里就没有藏毒药,刚刚那口用嘴喂的酒,可是真真实实的送命酒,“我都说了,不要喝别人经手的东西,你看你偏不听。”

美人还是那个美人,只是蛇蝎了点。

黑帮老大倒在地上,瞪圆了眼睛,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在笑什么?有那么好笑?”金有谦还没推门进去就听到了王嘉尔的笑声。

“在想今晚的成果。”王嘉尔一想起来那个场景就觉得滑稽,“对了,你今晚怎么在那里?”

“怕你有危险就去盯一盯。”

王嘉尔翻白眼:“又不是第一天杀人,我能有什么危险。”

金有谦爬上床,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角,他慢慢靠过去压在王嘉尔身上,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唇在肌肤上摩擦弄得王嘉尔痒痒的:“你说呢。”

床上被铐住的人不明所以:“啊?”

“是没什么生命危险,但你差点被人给上了。”

原来用手铐锁他的原因在这里。

“你知道的,目标好男色,这是接近他最快的一条方法。”

“所以你就准备献身去了?”金有谦黑脸。

王嘉尔继续不怕死地说:“哪有,顶多算献吻。”

“如果不是看到我在现场,你是不是真准备爬上他的床?”看得出来,金有谦这回是真的生气了,他本就长得高大,力气自然也惊人,平时没事的时候像个学生,可真的怒了之后一双眼睛便盈满杀气,他用手掐住王嘉尔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嗯?回答我?”

“金有谦你发什么疯!你弄疼我了!”

金有谦撤了手上的力道,看着王嘉尔下巴上红红的皮肤,有些心疼地用大拇指的指腹给他揉揉。

他和王嘉尔是搭档,更是恋人。作为杀手,他几乎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王嘉尔。他把自己冷漠的心最柔软的部分给了身下的这个人,可偏偏王嘉尔不自知,总是做一些喜欢挑战他忍耐度的事情。

好多次他都想把他锁起来,像现在这样,想在他敏感的皮肤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或红色或青色的印记,想让他哭着在自己身下求饶,想让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究竟是属于谁的,但一对上王嘉尔那双眼睛,他就狠不下心来。

“王嘉尔,某些时候我真想杀了你。”

躺在床上的人呼吸一滞。

王嘉尔自知理亏,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在看到上方恋人眼里的无奈时,讨好般地搂上了他的脖子,让彼此的身体贴在一起毫无缝隙。

金有谦在他耳后落下轻柔的一吻。

“但其余时候,我想永远爱你。”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