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She's A Monster

She’s A Monster

#主范二&微猪尔#

#JS单向性转#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07.

林在范全程低头,不说话,就吃。偶尔有小姑娘指向明确问他两句,他答得惜字如金,言简意赅。

称职的话题终结者。

金有谦在旁边打着哈哈,说大神内向,大神认生,大神害羞,期间林在范抬头看他一眼,没说话,权当默认。

吃完饭林在范就要走,金有谦和他住一个区,说那我也走了,王嘉尔对他们说谢谢你们今天来帮忙,金有谦不习惯他姐客气,闹了几句说姐你别这样怪吓人的,王嘉尔只好无奈地玉手一挥说你好走了。

林在范倒是没说什么,只冲王嘉尔点点头。

随后两男生长腿一迈就往反方向去了。

 

08.

“舞蹈社那帅哥可真够高冷的。”四个小姑娘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忍不住就要开始说八卦,“但是长得真的好好看。”

“还好吧,应该是和我们不熟,所以没话讲。”王嘉尔说。

“我觉得你俩可以发展发展。”室友说,“刚刚我们来吃饭的路上,我好像听到你弟弟问他你长得好不好看,他说你是他喜欢的类型。”

王嘉尔瞪眼:“别瞎说。”

“没瞎说,我也听到了。”另一个室友走过来搂着王嘉尔胳膊,笑嘻嘻的,“长得好看有人追很正常,大学就是要谈恋爱啊。”

“这才是青春。”室友附和。

“我记得最近好像还有个人在追你吧,加上他,你们三个人正好可以演一出校园偶像剧了,颜值都不低,绝对精彩。”

“别闹。”王嘉尔无语。

“讲真,你要不去算算塔罗牌还是什么的吧,我觉得你大概是桃花运来了。”

王嘉尔听着室友们在一旁叽叽喳喳,虽然大部分都是瞎掰,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她心想,难不成我最近真的命犯桃花?

 

09.

离校那天,金有谦带着行李箱在宿舍楼下等他姐,约定的时间过了好几分钟后,王嘉尔下来了。

金有谦一瞧,她姐那箱子上面贴满花花绿绿的贴纸,拉杆那里还挂着好几个纸袋。认命推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校门口走,金有谦自觉走在前面,他姐是国宝,跟在后头,两手空空背着小包,没个几斤几两重。

刚站定就看到林在范迎面走过来,身上没什么东西,看上去不像要走的样子。金有谦打声招呼,林在范看他手上横七竖八的袋子和地上两个箱子,说你搬家么东西居然这么多,金有谦转头,一撇嘴,喏,还不都是她的。

林在范这才看到被金有谦完完全全挡在身后的王嘉尔。

他连忙改口:“原来是你姐的啊,女生东西多一点很正常。”

王嘉尔不服,说我东西还算少的,是箱子太小,换个大箱子就能把这些零零碎碎的都放进去了。金有谦在旁边翻白眼,林在范觉得她耍无赖的样子挺有趣,就顺着她逗着她,三个人又在校门口说了会儿话,王嘉尔问他怎么还不走,林在范说这两天还有点事,后天就走了。

王嘉尔眼睛大,说话间余光一瞥,老远就看到自家的车开过来,大红色,很张扬,她选的。车子开到校门口,看见妈妈从车上下来,她也没顾上金有谦和林在范,话说到一半就一溜烟蹬蹬蹬跑过去给了个大拥抱,甜甜地叫声妈咪,叫得人骨头都要酥了。

“噶度额宁了,诶噶嗲。(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粘人)。”王妈妈用上海话说她。

王嘉尔拉着妈妈的手,嗲嗲地也来一句:“因为欢喜侬呀。(因为喜欢你呀。)”

林在范盯着王嘉尔若有所思,他上一次倒是没看出来原来她这么会撒娇。不止漂亮,更加可爱,那一声声软软糯糯的上海话,挠得他心都有些痒了。

真像只粘人的小猫咪呀。他想。

想到这里,林在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金有谦转过头去,看他奇奇怪怪的,就问他怎么了。林在范摇头说没什么。金有谦又问他,那你笑什么。

“真没什么。”林在范视线黏在王嘉尔身上,勾起嘴角,“只是突然想养猫了。”

 

10.

直到金有谦拖着行李箱过来叫舅妈,王嘉尔才想起来刚刚被她冷落到一边的弟弟和林在范。转过身去看,只看到她的巨型弟弟一副乖巧模样,就他一人,哪里还有林在范的影子。

“他呢?”

“走了。”金有谦说,“你和舅妈讲话的时候老早就走了。”

“那他怎么都不和我说再见啊?”

“你不是忙着和舅妈讲话嘛,腾不开身啊,人家又不能冲上来打断你说话,和我说了一声当然就直接走了。”

王嘉尔嘟着嘴不高兴,说那他也应该和我讲一声,等我会儿,我讲完很快的。金有谦走到车后面开后备箱,一边放行李箱一边说你是小学生么,没和你打招呼没说再见你还生气啊,再说了,人家和你也不熟干嘛总要和你打招呼呀。

这话听得王嘉尔一愣一愣,傻乎乎问她弟弟:“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这就变朋友了?”金有谦无语,反问她,“你们才见了几次面?上次加这次,一共就两次吧。才见了两次面就成朋友了?老姐,你的朋友界定是什么?”

王嘉尔说得理直气壮:“帮过我忙的就是朋友。”

金有谦觉得她姐这交友观有点不对,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林在范是帮了她姐搬寝室,按照王嘉尔的性格,对她好的,帮她忙的,能聊得上几句的,都是朋友,这么说来,林在范样样够格,确实是朋友。

金有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在旁边的王妈妈说话了,问他们是在说谁,是不是刚刚和有谦站在校门口的男孩子。王嘉尔说不是,与此同时金有谦嗯了一声。王嘉尔看他一眼,金有谦被她姐瞪得连忙改口,说没有没有,我们随便说说,舅妈你不要听的太认真。

王妈妈自然是不信的,当下没接话,上了车还记得这茬,转移视线拿了袋从家里带过来的零食让他们姐弟俩分,趁王嘉尔吃东西的时候冷不丁地问,刚刚那个男生,是不是你男朋友?其实有男朋友很正常,大学嘛,妈妈也觉得你可以谈起来了,刚刚我看了一眼,那男生还挺帅的,和有谦站一起也差不多高,你要是觉得喜欢,就谈谈。

王嘉尔觉得这话说的,妈妈有点迫不及待要把她推销出去的感觉,嘴里吃着东西含糊不清地嚷嚷:“我还小!我还小!我还是个宝宝!”

“不小了,不小了。”金有谦实力拆台他姐。

王嘉尔一咳,差点噎住。

大概真的是要找个人算算,怎么最近大家都突然开始关心起她的感情问题了?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