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She's A Monster

She’s A Monster

#主范二&微猪尔#

#JS单向性转#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1.

按照金有谦的话说,暑假是发展奸情,哦不,发展友情的好机会。一群无所事事的年轻男女,除了吃吃喝喝玩玩也没什么事情。假期里金有谦组了好几次局,有时约上朴珍荣,有时叫上林在范,有时带上他姐,四个人难免碰面,玩在一起次数多了,慢慢也就混熟了。

这天阳光大好,王嘉尔九点不到就醒了,翻来覆去睡不着,爬起来看剧看不进去,看综艺也觉得没劲,心说这么好的天气不能浪费,换了衣服就出门打车去金有谦家里,把还在睡梦中的弟弟从床上挖起来。

金有谦正要发作,就被他姐一句“我给你带了巧克力奶昔”给堵回去了,只好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餐。王嘉尔全程喋喋不休,概括一下中心思想其实就俩字——无聊。

金有谦听得心不在焉,问她要不要下午去玩密室。王嘉尔其实蛮怕这种游戏,虽说密室和鬼屋还是不一样的,但她总觉得解密破案类的都挺阴森森,心虚地问他弟弟,说就我们两个人吗,好像人太少不能开的。金有谦哪里能不知道他姐害怕,存心逗她,说那我再叫上珍荣哥和在范哥,凑够四个人就能开一个密室了,三个男生陪你,总不怕了吧。

在弟弟面前可不能认怂,王嘉尔不情不愿说了声好吧,说反正有什么事你们往前冲。金有谦看他姐平时挺厉害,这会儿难得抓到软肋,打电话给朴珍荣和林在范的时候都故意加重语气说我姐要玩密室,她想玩又害怕,找人壮胆。

气得在一旁听着的王嘉尔牙齿痒痒,嘴硬说谁怕了,我才不是因为害怕,我只是为了凑人数。

 

12.

王嘉尔到底爱逞能,之前装得再没事,打开柜子看到里面是个骷髅的瞬间就一下跳到了旁边那人的怀里,也没管对方是谁,一个劲往怀里钻,一边钻一边叫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活像只受惊的兔子。

林在范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出“投还送抱”弄得不知所措,无奈怀里的人没有抬头的想法,他只好搂着她,大手拍她背安抚她情绪。

朴珍荣把那只骷髅扔到角落里,轻声细语哄她,像哄小孩儿似的,不过王嘉尔确实挺像小孩儿的,长不大一样。她眼睛眯成一条缝,看到骷髅在地上,仔细看发现是塑料的,这才舍得完全睁开眼睛。

金有谦没心没肺地大笑,王嘉尔委屈,还趴在林在范怀里,可怜兮兮,我见犹怜:“你姐都要被吓死了,你个没良心的熊孩子,都不知道关心关心我!”

“我哪里知道你胆子这么小,怪我咯?”

“对!”小姐姐表示我受到了惊吓,我留下心理阴影,我心灵受创,不管,我就要无理取闹,“怪你怪你就怪你!”

金有谦那叫一个无辜,心说就算我想来安慰你,那我也要排队啊,你面前那两人围着你,我都近不了你身好么。想归这么想,但也知道他姐刚刚那下是真吓到了,只能软下语气说那等会儿请你吃饭。

王嘉尔化悲愤为食欲,报了一连串什么芝士披萨烤肉奶茶等等,金有谦说她你是猪么,这么多东西吃得掉么。王嘉尔不服气,说你管我,反正你说要请我吃饭的。

朴珍荣看王嘉尔好像没刚刚那么怕了,咳嗽一声,提醒她该从人家怀里出来了。王嘉尔这才意识到自己和林在范此时有多亲密,她只觉耳根发烫,满脸通红。

林在范看她那副窘态笑了起来,笑得一点都不酷,跟第一次见面那会儿的高冷完全不沾边,咧着嘴露出一排牙齿,眼睛都快变成缝,说有谦不请你吃我请你吃,你想吃什么都买给你。

王嘉尔连忙摆手说别别别,在旁边的朴珍荣也插一脚,说那我请你吃也行啊。王嘉尔傻了,说这年头请人吃饭是流行么,怎么都要请我吃饭啊,不行,不格算不格算,你们一人就请我一顿,我请回去要三顿,亏了亏了。

三人异口同声说不用你请。行了,这下满意了,王嘉尔屁颠屁颠跑到角落里去看骷髅,刚刚还被它吓到,这会儿倒拿手指戳着它说谢谢你啊,嘿嘿,帮我赚了三顿大餐。

那样子实在是可爱。

 

13.

密室结束准备去吃东西,林在范说我就不去了,明天去度假,早上的飞机,我行李理到一半,回去还要接着整理。王嘉尔随口一问,问他去哪里去几天。林在范说我在LA有个朋友,去他家玩一段时间,估计半个月吧。

“LA好啊!”王嘉尔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那你帮我带点东西呗。”

 

14.

林在范在YSL柜台前站了快10分钟,拿着手机翻之前王嘉尔发给他的照片,一支一支叫柜姐帮忙拿口红。他知道女生对化妆品总是热爱和执着,但从来不知道原来口红还有这么多名堂,什么黑管方管细管,一堆色号,在今天之前他真的觉得口红不就是红色嘛,看来还是太天真。

“你不懂,口红是女人的命啊命。”王嘉尔窝在沙发上和林在范语音,“虽然我很少化妆,但我的化妆包里需要口红。”

「那买一支不就好了?」

“哎呀你不懂,不同的妆容要配不同颜色的口红,而且每天的心情也不一样啊,一成不变,看同一个颜色会腻的好不好!”

林在范无奈回应着。东西拿的差不多,还剩最后一支口红就买齐了,问柜姐407还有么,对方笑着说先生你的运气真好,还有最后一支,下次进货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他点点头说那拿吧,可是拿到手的口红和王嘉尔发给他的照片有点色差,他和柜姐说等一下,随后把语音挂断换了视频,问王嘉尔这个口红还要不要。

“要啊,干嘛不要。”

「你发给我的图片那个颜色看上去像中毒,这个好像没那么深。」

“什么中毒,那明明是豆沙色好么!”王嘉尔简直要从沙发上跳起来。

路过客厅的金有谦被他姐吓到,随后津津有味地看着她姐变换表情,还念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宗旨,掏出手机给朴珍荣直播。

朴珍荣对着手机屏幕里金有谦拍的王嘉尔,问他你姐干嘛啊,表演话剧么。金有谦说不是,她在和在范哥视频呢,让在范哥给她带口红。

“我不管,它再有色差涂出来应该也是好看的。”王嘉尔语气委屈,表情跟天塌似的,“买下后悔的话也就几天,不买我就要后悔一辈子的!”

林在范听她满嘴跑火车,振振有词还挺有道理,感觉像看戏,故意逗她,说那你叫声好听的,我就把它给你带回去,要不然它只能留在LA等它的下个主人了。

服软,这种时候必须服软,王嘉尔态度端正,极其诚恳,嗓音带蜜,叫在范哥,在范哥哥,在范欧巴,最后那句尾音还在空气里转个弯儿,甜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最后一支,说明什么,说明它和我有缘,它就在等我把它带回家。”王嘉尔说得自己仿佛是被人拆散的苦命鸳鸯,“命运啊命运,你忍心让我和它分开么?”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朴珍荣问金有谦,她是怎么做到用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话但完全没办法让人讨厌的,甚至还觉得可爱?金有谦想了会儿说大概是因为漂亮吧。

嗯,漂亮,确实漂亮。

朴珍荣看着屏幕里撒娇的王嘉尔想,能做到这么缠人又漂亮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评论(1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