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Pick Me Up

《Pick Me Up》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01.红粉佳人(Pink Lady)

金有谦和林在范到会场的时候,派对已经开始了好些时间。

在来宾簿上潇洒地签上自己的大名,两人就过来和朴珍荣打招呼。朴珍荣看着他们身后穿着各色小礼服的姑娘们投过来的眼神,不由得感叹一句颜值高就是好,这才刚进场没几秒就已然成为了焦点。

在侍者的托盘上一人拿了杯香槟,三人礼节性地向主办人寒暄几句,走完客套的流程就百无聊赖地斜靠在吧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期间有胆大的姑娘过来搭话,金有谦保持着微笑礼貌性委婉拒绝,林在范还是一张万年冰山脸,浑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相比起他的不懂怜香惜玉,朴珍荣可就温柔多了,慵懒的站姿,迷人的声线,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和那姑娘聊了好一会儿,两人相谈甚欢。

等她恋恋不舍地走了之后,朴珍荣偏头问没说话的金有谦,她谁啊?换来金有谦一阵鄙视,说你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还和她聊那么久啊?

“我这不是看她在在范哥那里受挫了嘛,安慰安慰人家小姑娘。”朴珍荣将手里的香槟饮尽,把空杯放在路过侍者的托盘上,又重新拿了一杯,朝金有谦摆摆手便投入到人群中去了,“哥就是人太好,心太软。”

朴珍荣今天画了眼线,本来挺清纯的一张脸,这会儿倒是带了点魅惑。金有谦看着围在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懒懒地开口,说在范哥你看那群大家闺秀,都像丢了魂儿似的。林在范嗯了一声,算是给了反应。

明显的敷衍。

金有谦知道林在范一直对这种场合提不起兴趣,也没什么聊下去的耐心,索性拿杯酒加入朴珍荣,两人站在人群中心享受着四周的胭脂气,说说笑笑。林在范一个人倒也乐得清静,只是无意识地敲打着杯子的手指出卖了他无聊的内心。

“Pink Lady。”

他的面前被放了一杯鸡尾酒。

抬头去看吧台后的人,那人一身西装价格不菲,刘海全数梳上去,双眼皮大眼睛,会场的灯光映在他黑色的瞳孔里,仿佛那里有一颗星星。

“我没点。”

“我知道啊。”那人笑起来,眼睛笑得像个月牙,“今晚佳人这么多,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实在是太浪费了。”

林在范没有接话。

那人也不恼,自顾自地说下去:“本来嘛,红粉佳人是应该送给美丽的女士的,但看你今晚一个人坐在这儿——”他突然停住,努努下巴示意林在范朝后看,“看来你的朋友们已经找到合适的伴儿了。”

林在范回头,果不其然看到朴珍荣和金有谦一前一后揽着两位美女。

“虽然酒女气了点,但还是挺好喝的。我知道你没点,这杯是我请你的。”那人看林在范没有伸手去拿的意思,眨眨眼睛,半玩笑半认真地问,“你不会是怕我在酒里下毒吧?别这么敏感好吧,我又不是那些女人。”

见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盛情难却,林在范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微甜微辣,入口润滑:“谢谢款待。”

那人见他喝了,脸上露出狡黠:“我没在酒里下毒,但我在酒里下春药了。”

林在范抬眼看他,情绪没有一丝变化。

“啧,没劲。”那人从吧台后面绕出来,轻拍林在范的肩,“我开玩笑的。我只是希望这杯酒能够在今晚为你带来一段浪漫的爱情。”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离开。

林在范看着他的背影又喝了一小口,露出今晚第一个笑容。

带来一段爱情?

看来这杯酒已经起作用了。

 

02.花花公子(Boulevardier)

林在范要查一个人并不难,何况那人本就不是无名之辈,而是王氏集团的小少爷王嘉尔。

他拿着照片一张张翻,照片里的主人公无一例外均是王嘉尔,刚睡醒时戴着帽子睡眼朦胧去楼下便利店买早饭的王嘉尔,和友人道别笑得开怀脸上挂着两个小括号的王嘉尔,与母亲在一起时手挽着手撒娇的王嘉尔。生活照里的小少爷不似那天梳着狼奔头那样硬气,头发柔软又服帖地垂下来,反而更像是邻家弟弟,乖巧的不得了。

可惜,王小少爷花名在外,并非如他那张脸一样无辜,而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并且只喜欢男人,身边的人总是一个接着一个换。另一个档案袋里的照片也印证了这一点,那里大多是双人照,与小少爷接触过的人都很出类拔萃,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其中有一组照片更是引人注意。

背景看上去是在机场,王嘉尔黑色卫衣配牛仔裤和白球鞋,穿得很休闲,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也很放松,候在出口,像是接人。

林在范又往后翻了两张,到第四张的时候画面里出现另一个男生,拖着红色行李箱,长相俊朗但眉眼间带了锐利。他认得他,那是LA华人圈里有名的段公子,林在范之前和段家有过合作,虽然只是一次,但对段宜恩高冷到几乎冷漠的性子却印象深刻,记忆中那人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但照片里的他判若两人,看向王嘉尔的眼神可谓温柔。

后面那几张都是关于他们,王嘉尔扑过去给段宜恩拥抱,段宜恩把他搂在怀里笑得露出两颗虎牙,两人靠得很近说话,近到有一些角度看上去像在接吻。

“我要王嘉尔的所有情史,包括419。”林在范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朴珍荣,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要他所有的资料,记住是所有,越快越好。”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林在范忍不住满脑子回放上次酒会初遇的那些画面,他甚至开始期待王嘉尔再次见到他时会是怎样的表情,用怎样的语气和他说话,是不是还会记得他。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好笑,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哪会那么轻易就记住。

他又想起那杯王嘉尔送给他的酒,红粉佳人,他看起来那么缺爱吗?喔,好吧,他现在这样确实挺像在期盼爱情的,不同的是,他选择主动出击。林在范一阵懊恼,早知道当初就回赠给他酒了。如果要送他酒,会是什么呢?他的视线停留在那堆照片上……

花花公子吧。

热情又醒目的红色,让人迫不及待地想吞入腹中。

 

03.热吻(Kiss of Fire)

林在范觉得自己傻,大晚上开车穿越半个城市,只为了在王嘉尔家楼下堵人,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家,如果不在家,也不确定他今晚会不会回家,就这么盲目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傻,真傻,傻得可以。

他开车要走,手放在键盘上却没动作,不甘愿就这么回去,一个小时都等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个小时。

好在王嘉尔真的在家,在林在范又等了一会儿后就下来了,连帽衫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慢悠悠往便利店去,林在范眼疾手快开门下车,身体先于意识,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开场白,手已经先一步拉上对方的胳膊。

王嘉尔被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看清来人后非但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地打招呼,嗨,你来找我?他不说好巧,聪明如他,在看到对方刚刚的举动和路边停着的车时就很明显地猜到他在等自己。

“你还记得我?”林在范眼带欣喜。

“我对好看的人都过目不忘的。”

“你不惊讶我为什么来找你?”

“你对我感兴趣就直说啊,别绕这么多弯,你也不嫌麻烦。”王嘉尔当然明白他的意图,应对自如,“择日不如撞日,我晚饭没吃,陪我吃顿饭?”

林在范从善如流,两人在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就回王嘉尔公寓去。王嘉尔的公寓比林在范想象中的要整洁,他以为会有一些散落在沙发上的衣服或者有人过夜的痕迹,但没有,什么都没有,只是角落里的红色行李箱太扎眼。

这箱子应该是段宜恩的,他在照片里见到过,他试探着开口问:“你家比我想象中干净,你男朋友帮你整理的?”

“我没有男朋友。”

“段宜恩不是你男朋友?”

“你调查我。”陈述句而非疑问句,但王嘉尔语气平和不显惊讶,“Mark只是我在LA上学时的好朋友。”王嘉尔话讲到一半问林在范要不要吃泡面,林在范点头,王嘉尔就去烧水,在等水开的期间继续说下去,“我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我的,可我不是谁都下手的好么,Mark真的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你觉得他是朋友。”林在范走过去帮他拆泡面的袋子,“但他未必这么觉得。”

王嘉尔笑了,说他可从来都没有说过他喜欢我,你既然能调查我,那你肯定知道我和他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又何必来问我。

林在范承认,他拿到手的资料里王嘉尔目前确实没有男朋友,他刚刚就是存心想套话,想听他自己说出来。林在范还想问些什么,王嘉尔的手机却响了,听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打电话的人应该在酒吧。

“今晚我就不去了。”王嘉尔意味深长地看眼林在范,“有朋友来找我,抽不开身。”

挂了电话王嘉尔装模作样说得惋惜,怎么办,为了你我今晚损失大了,据说今天酒吧来了个长得特别好看的人。一边说一边看林在范,眼里满是狡黠和笑意。

“那你想怎么办?”

“没想怎么办啊,吃完饭你再陪我喝杯酒呗。”

点这里

 

04.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

林在范再一次见到王嘉尔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朴珍荣打电话给他,说他在城南的酒吧遇见王嘉尔,喝得烂醉,要被人扛走了,问他管不管。林在范立马扯件外套就直奔车库,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让朴珍荣先拖住对方,说他马上就到。

林在范到的时候,王嘉尔手撑着头坐在吧台上,旁边一左一右两个陌生人对他上下其手,不见朴珍荣的影子。林在范也来不及管朴珍荣为什么不在,只知道王嘉尔傻乎乎冲着人家笑,眼神迷离,甚是勾人。

他冲上去就把人拉开,王嘉尔软绵绵倒在他怀里,头蹭在肩颈处对他脖子吐热气。林在范说抱歉我朋友喝多了,也不管对方两人什么反应,就要把王嘉尔往外面带。王嘉尔这时候发酒疯了,不依,非要继续喝,说还没喝完这酒好浪费的,你又不陪我喝酒,也不让人家陪我喝酒,你怎么这么坏啊。

林在范把酒杯拿过来就仰头一口闷,很急,差点呛到,说好了你这下肯跟我出去了么。也不等王嘉尔回答,就把人拖走。走到走廊里的时候,王嘉尔挣脱开他的怀抱,背靠在墙上,断断续续地说:“你总是这样,你上次也是这样,不听我讲完话就走了,你还发脾气,发什么脾气啊,我才要发脾气呢。”

他想起那天,林在范说完那句我不是你419的对象就走了,背影看上去挺生气,独留他一个人上火,天知道他那天洗冷水澡的时候有多难受。

“混蛋,真是混蛋!”王嘉尔盯着他,委委屈屈,眼泪都要下来了,“谁说你是419对象了?谁要和你419了?我才不是随随便便就和人上床的。”

“还不是因为喜欢你,所以让珍荣骗你,上次想跟你坦白的,结果你就走了。”

林在范刚刚就有疑虑,这下总算知道这是他给自己设的套:“骗我?”

“你以为呢,我可不是见谁就往家里带的。”

“你喝醉了?”

王嘉尔抬头,表情清明,瞳孔明亮:“我没喝醉。”

“那你再说一遍刚刚的话。”

“我没喝醉。”

“不是这句。”

“我让珍荣骗你。”

“也不是这句。”

“我喜欢你。”

“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

点这里










*一发完。我对Lof的尺度把握不准,保险点,全文有两处走外链接,晕车的可以跳过(虽然我觉得我写的尺度不大)

 

评论(1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