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She's A Monster

She’s A Monster

#主范二&微猪尔#

#JS单向性转#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5.

放假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四个人再见面已经是开学了,活动地点依旧是写作“读书会”实际读作“玩乐会”的活动室,朴珍荣来得最早就先坐在那儿看书,林在范有点事要稍微晚点到,王嘉尔和金有谦是一起来的,从进门开始就吵吵闹闹互怼。

读书人被吵得静不下心来,索性开启看戏模式,听了半天总结下来其实就五个字:王嘉尔胖了。

整个暑假胡吃海喝的能不胖嘛,其实长胖没什么,关键是这人长肉先胖脸,也就重个三四斤,但视觉感受像是胖了近十斤似的。

本来王嘉尔还可以自我催眠说开学收收骨头用功学习就能瘦回去,可金有谦这小子偏偏和她对着干,成天在旁边像是故意提醒她一样,说你怎么脸变得这么圆了,说你现在真是白胖白胖的,还说你本来就矮,这下彻底变成冬瓜了。

王嘉尔听这话当然不高兴,虽然知道自己胖了,但就是不想被弟弟diss,嘴巴嘟得老高,看旁边的朴珍荣也不帮着自己说话,不满意他看戏的态度,索性拉他入战局:“你评评理,我哪有那么胖?我现在这叫标准体重!”

朴珍荣表示我很公平公正公开,一切以实际检验为准,上手捏捏她的脸,手上的肉松松软软,最后下结论——确实胖了。

王嘉尔心累,你们都走,懂不懂微胖才是人类最理想的身材啊,正嚷嚷着我就算胖了也是可爱的,那边姗姗来迟的林在范刚好一脚踏进门,王嘉尔仿佛看见亲人那般飞扑过去,林在范还挺感动,心说小妮子半月不见还挺热情,结果王嘉尔开口就问我的口红呢,对他本人倒是完全不关心。

“没了,掉机场了。”

“别闹!”王大美女表示自己心情不好没空瞎扯,急需口红安慰自己的小情绪,“我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我的宝宝们,快点!他俩刚刚联合起来欺负我,我心情不好我需要安慰!”

林在范把袋子给她,转过头去问金有谦你姐咋了,你们怎么欺负她了。王嘉尔心想算你还有点人性还知道关心我,结果下一句林在范就说欺负她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带我。

王嘉尔气绝。

朴珍荣说你没看出来她有什么变化吗,林在范以为她剪头发了,对着她的头发研究老半天,然后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看出来,金有谦在旁边翻白眼,说你就没有感觉到她刚刚扑过来要口红的时候,那气势汹汹的样子简直就是二师兄再世啊。

“金有谦!你才二师兄!你全家都二师兄!”这头王嘉尔炸毛,顺口就怼,完全没有意识到把自己也绕进去了。

那头林在范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刚刚跑过来的时候我觉得地板都抖三抖,原来是胖了。”

这句话成为压垮王嘉尔的最后一根稻草。

 

16.

王嘉尔拿到新口红想试试,难得破天荒准备晚上化个妆去上课,坐在桌子前对着瓶瓶罐罐一阵摆弄,一边涂隔离一边想之前三个人说她胖的事,越想越气,偏偏这个时候还从镜子里看到平时引以为傲的欧式大宽双的双眼皮卡粉,眼皮上好明显的一条白线,气得靠回椅背把化妆海绵往桌上一扔。

宝宝心里苦啊。

我没胖很多,我只是稍微圆了点。王小姐的自我催眠显然没起什么作用,因为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真的有些“虎背熊腰”,现实面前,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都怪金有谦,暑假老是约约约吃吃吃,钱包瘦了自己胖了,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嘲笑我,简直没有天理。

都怪火锅烧烤披萨什么的太诱人,你说做得难吃点腻一点我也不会吃这么多了嘛,可偏偏每一个都是那么好吃,让人欲罢不能。

好吧,其实都怪我,管不住自己的嘴。

喔,我们的王小姐终于在最后关头还是良心发现,从根本上找到了自己长胖的原因。

 

17. 

王嘉尔小心翼翼地上了体重秤。

王嘉尔生无可恋地下了体重秤。

“啊啊啊啊啊啊!不吃饭了!我要减肥!谁再约我出去吃饭我跟谁急!”

1分钟前。

来自王嘉尔的微信朋友圈。

 

18.

林在范被王嘉尔盯得心里发毛,用筷子夹着块红烧肉,放下也不是,塞进嘴里也不是,只能尴尬地夹着肉让它悬在空中任由她盯着看,王嘉尔那眼神仿佛要把这块肉盯出个洞来。

“你干嘛啊?怪吓人的。”

林大帅哥表示你别这么看我,视线太热烈了我hold不住,我走的可是高冷路线啊,你这么个看法,大眼睛泪光闪闪的,冰山都要被看化了好么,很容易就让我崩人设的好不好。

代替王嘉尔回答的是一贯坑姐的金有谦,说她这是减肥呢,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吃肉了。不说还好,一说这话王嘉尔的眼神更怨念了。

“想吃就吃啊,你又不胖。”朴珍荣在旁边笑,眼角隐约有褶子,一开口果然就要搞事情,“等你胖到200斤再减也来得及啊。”

听听,这是读书人应该说的话嘛!真要胖到200斤我就成一个球了好吧!再说了,什么叫你又不胖,搞得好像上次说我胖的人不是你们三个一样!王嘉尔内心忿忿。

林在范往王嘉尔的盘子里看,真的是没什么油水,也不怪王嘉尔要把肉盯穿,她盘子里都是什么清炒上海青啊,手撕包菜啊,番茄炒蛋啊,稍微重口点的也就是个红烧茄子了,酱油多能吃出点味道来,照这么算番茄炒蛋都能算开荤了。

“你这不是要减肥,你这是要出家啊。”林在范挑了块红烧肉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王嘉尔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块肉,结果林在范把手一收,吃进自己嘴里,“生活过得也太清心寡欲了。”

朴珍荣也有意逗她,问金有谦和林在范等下要不要再去吃个甜品什么的,完全就是知道王嘉尔减肥期间不能摄取过多糖分,什么奶茶蛋糕冰激凌,样样都不能碰。

喂喂,这真的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种人!

王嘉尔咬牙切齿。

林在范又夹了块肉想逗她,结果筷子刚伸到王嘉尔面前,她一张嘴就直接吞了。林在范挑眉说你不是不吃肉嘛,王嘉尔自暴自弃内心默默流泪,心想你们不让我好好吃饭,我也不能让你们好好吃饭。

“我这几天便秘,吃块肉补点油水好润润肠行不行啊。”一句话说得理直气壮,仿佛不是要在餐桌上故意恶心人似的。

金有谦在旁边大叫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林在范倒是没什么反应,拿起被王嘉尔刚刚咬过的筷子继续吃饭。

朴珍荣不说话,在旁边盯着安静吃饭的林在范看,过几秒又盯着王嘉尔看,最后视线固定在王嘉尔和林在范间接接吻过的那双筷子,若有所思。

 

评论(1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