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婚礼

《婚礼》

#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王嘉尔双手环在胸前,整个人倚在橱上,似笑非笑:“你就没什么要问我的?”

在熨衣服的朴珍荣没有任何表示,拿着熨斗的手依旧平稳,没有停顿,他甚至都没有抬眼看那张婚礼请柬,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有什么好问的。”

“能问的多了去了!”王嘉尔被他这态度搞得小少爷脾气上来了,“你不问问我怎么回事?”

朴珍荣:“猜都猜到了,我还问你干什么。”

明明王嘉尔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却偏偏理直气壮跑来兴师问罪。朴珍荣想到这里倒是忍不住笑了:“要结婚的是你又不是我,怎么搞得像是我出轨一样。”

王嘉尔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急忙撇清关系:“我才没有出轨好不好!”说完又觉得不甘心,朴珍荣太过淡定的态度让他起了些故意激他的心思,“虽说这场婚礼不是我的本意,但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

朴珍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倒还是专注在衣服上,把衣架塞进那件熨好的服帖的衣服里,说这是明天早上要穿的,让王嘉尔找个地方挂好,自己则把电熨斗的插头拔掉,把熨衣板收起来。

“嘉嘉,没有一段关系是一定不会改变的。”朴珍荣说,“因为人都会变。”

“什么意思?”王嘉尔没听懂,“所以你要让我去婚礼?不怕万一你真的失去我?”这句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不会失去你的。”

朴珍荣走过去想搂他,王嘉尔明显在生气表现得很不配合。朴珍荣只好在他屁股上轻轻掐一把,带点无奈又带点讨好。

换来一个白眼。

朴珍荣看着恋人耍小情绪,反而笑得开心,眼角褶子都出来了。几秒后慢慢收了一些,但嘴角还是向上翘着,笑得神神秘秘。王嘉尔知道这种表情,每次朴珍荣在酝酿一些坏心思的时候,几乎都是这个样子。

“嘉嘉。”他说,“这场婚礼你当然要去,我也要去,不仅如此,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

 

婚礼前的一个星期,王嘉尔被禁足了。

其实本来不至于到这种地步,怪就怪王嘉尔的反抗情绪太强烈了,从小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到底还是心思单纯,高兴不高兴都堆在脸上,生气不生气都反应在行为上,试图逃跑的次数太多,家里人不得不把他禁足。

王嘉尔是谁啊,当然不可能老老实实就在家待着,可长辈拿捏他一拿一个准,把他手机收了,把信用卡停了,连wifi都断了,小少爷身无分文也联系不上朋友,被迫服软,不敢造次,只能待在家里装尸体。

这显然是场商业婚姻。

王嘉尔还记得当初那场诡异的饭局,女孩冷漠的扑克脸和他自己僵硬的表情从各种意义上都表现出对这场婚姻的抗拒与不认同,但两大家族的掌权人都视而不见,他们相谈甚欢,仿佛他和那女孩只是用来换取更大商业利益的商品,而不是他们的子孙。

人一旦觉得无趣就会走神,王嘉尔这神走得有些远,对着一桌心思各异的人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古代的和亲。他就像是被养在深宫中的小公主……呸,不对,是小王爷,平时吃好穿好要什么有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为的全都是送出去给人和亲用的。

本质上就是个筹码。

憋屈,太憋屈。

可他又不敢和家里人摊牌,更不敢把朴珍荣的名字说出去,怕万一没换来自由,倒让朴珍荣成了自己显而易见的软肋。本来朴家和自家在商场上就是竞争关系,如果被家里人知道他和朴珍荣的事,难保不会试图用打垮朴家来逼自己就范,那他肯定一点还手和招架的余地都没有。

他这几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整天都在捉摸朴珍荣之前说的“大礼”是什么意思,他觉得那位腹黑的主儿肯定要搞事情,却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答案在一周后揭晓了。

王嘉尔在这期间总是祈祷发生一些不可抗力的自然灾害或人为事故,尽管祈祷这种事情听上去相当不靠谱,可这次却成功了。

没等来新娘,倒等来了朴珍荣。

“怎么回事?”王嘉尔在看到朴珍荣的时候心里就知道这场婚礼十之八九是办不成了,可他不知道朴珍荣是怎么办到的,“什么情况啊?”

“新娘跑了。”

“啊?”

朴珍荣看他那幅睁大眼睛傻傻呆呆的样子,上手捏捏他的鼻子:“这场婚礼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利益,如果我给了他们期望得到的东西,那这场婚礼就没有意义了。”

“我靠!”王嘉尔反应多快的一个人啊,几乎不用一秒就想到朴珍荣大概做了什么,震惊地抓着他的手,“你把自家给卖了?”

“没有。”朴珍荣把他的手从自己的手背上拿下来,送到唇边亲了一口,“我没那么傻。只是近几年少赚点钱而已。”

朴珍荣说得轻描淡写,但王嘉尔知道生意人说的少赚一点,可不止“一点”。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样,满意么?不用被绑进教堂了。”

“可惜啊。”王嘉尔心里已经在放烟花,可还是装模作样,“我本来还挺好奇他们会把婚礼办成什么样,是不是真的要把我绑进去,现在全都看不到了。”

“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你觉得可惜?”

“太可惜,内心太悲伤导致表情系统罢工了。”

朴珍荣:“如果你觉得可惜,那这场婚礼可以继续。”

“.…..”王嘉尔在他脸上狠掐一把,“朴珍荣你耍我呢吧!继续个头!”

“婚礼当然可以继续。”朴珍荣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自顾自地拉过王嘉尔的手给他戴上,“如果把结婚对象换成我的话。”

“这就是你说的大礼?”

“嘉嘉,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没有一段关系是一定不会改变的。”朴珍荣说,“所以,你愿不愿意从男朋友变成我的终身伴侣?”

“这算什么?这就算求婚了?这么简单?”尽管王嘉尔的视线就没从戒指上下来过,但嘴上依旧不买账,“你这是要娶我吗?娶我可没这么容易。”

朴珍荣笑笑,举起自己的手,无名指同样的位置戴着同样的戒指。

“那我嫁你也行。”


评论(1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