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人与猫

《人与猫》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林在范视角)

 

林在范做了个梦,梦里好像有猫柔软的毛茸茸的爪子一下一下轻轻拍打他的脸。

他睁开眼睛清醒过来,转头看向窗口,那里紧紧闭着,透过玻璃看到窗外飘着小雪。林在范看到原本盖在身上的毛毯不知何时被他拉起来团在了枕边,自己的脸正舒舒服服地枕在上面。

原来不是自己的猫回来了。他想。

他把毛毯重新盖回到身上,躺在床上却睡意全无。

半个月前,他丢了一只猫,那是他的第一只猫,也是唯一的一只猫。他贴了寻猫启事,也在网络上寻求帮助,有人说看到过他的猫,他从那些模糊的照片里一眼就认出了它,可每当他找过去的时候,却总是无功而返。

它应该就在这片区域里,可他用了许多方法都没有把它找回来。

后来,他慢慢认清猫找不回来的现实,也慢慢适应了没有猫的日子,决定不再养猫,只是有些时候还是会像现在这样,那些与猫相关的记忆总会毫无征兆地从他脑子里跳出来。

 

林在范的猫叫Jackson,是他去年冬天捡到的。

许是外面的天气太冷了,猫受不了寒冷跑进了人类的工作楼,蜷缩在底楼大厅的消防箱上睡觉。整个身体挤作一团,在锈迹斑斑的铁皮上瑟瑟发抖,林在范不忍心看它受冻,就把它抱回了家。

他没有养猫的经验,心想今天让小家伙在家里住一晚,明天找找看有没有养猫的朋友或者是猫咪救助站之类的,还是把猫交给专业人士去养比较好。

想是这么想的,但当猫醒过来,用那双湿漉漉的翠绿色的大眼睛打量他的时候,当猫咪轻盈一跃跳上桌子眯着眼睛用高傲的姿态看着他的时候,林在范觉得空气中仿佛有滋啦滋啦的电流,天雷勾地火,电光火石间就给了他会心一击——看对眼了。

猫就这么留下了。

林在范从此以后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猫奴。

科拉特猫喜欢安静,感情丰富又敏感,对其他的猫并不友好。林在范养了猫之后,在公司楼下或小区花坛里看到别的野猫,总是会联想到Jackson而爱屋及乌对它们也特别温柔,小野猫们知道他一直给它们带来猫粮,所以见到他的时候也总要走过来蹭蹭他的裤脚。或许是那时候沾上了别的猫的味道,林在范回到家要抱抱Jackson,它表现得很不配合也不亲近,四脚并用挣扎着表示抗拒。

林在范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Jackson生病了,差点要带他去看兽医。过了一段时间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把小猫对他的信任破坏了,让Jackson没有安全感,以为他要养别的猫而抛弃它。

其实他一直知道Jackson是黏人的,科拉特猫总是非常依恋主人。

有几次他的朋友朴珍荣来家里作客,Jackson懒洋洋躺在沙发上,朴珍荣看到Jackson那毛茸茸圆滚滚的模样就忍不住去逗弄,手刚刚伸出去,Jackson反应迅速就给了一爪子,意思明确,简单直白,你别碰我。

朴珍荣那会儿还和他控诉:“你家的猫也太凶悍了。”

他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走过去帮Jackson挠下巴,结果Jackson就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甚至还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和刚刚龇牙咧嘴的样子判若两猫。

“这差别对待简直不要太明显!”朴珍荣啧啧两声,看着面前一人一猫那岁月静好的样子,心理因为没有得到Jackson的青睐而不平衡,“不都说猫这种生物特别高冷嘛,它为什么这么黏你?”

“Jackson和别的猫不一样。”林在范说,“Jackson不是普通的猫。”

“怎么不一样?那它是什么猫?”

林在范:“它是我的猫。”

 

窗外还在落雪,室内外强烈的温差让玻璃窗覆盖上一层白雾。林在范手里捏着一角温暖柔软的毛毯,心想去年把Jackson捡回来的日子也是这样寒冷的冬天。

只是一年都不到,Jackson就不见了。

不知道他的Jackson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找到新的主人?还是窝在哪个角落像去年一样瑟瑟发抖忍受寒冷?

林在范闭上眼睛不愿再想。

 

他想念他的猫。

他想念Jackson。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过思念Jackson,竟然听到了一些猫咪用爪子扒拉门的声音,那声音像极了Jackson在门上磨爪……

 

 

(王嘉尔视角)

 

王嘉尔是一只孤傲又独立的野猫。

他对人类没有偏见,也不固执,坦然地接受人类的帮助,津津有味地吃着那些放在他面前的美味的罐头和猫粮。他对人类并不亲近,也并不讨厌,他只是习惯了孤身闯荡不去依赖。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一旦信任某个人就会把整颗心都交付出去,那时的他是脆弱的,敏感的,不安的,而人类都是迟钝又冷漠的,他可不想让自己受伤。

王嘉尔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只家猫,也没有想过要加入任何一个猫群,他一贯独来独往,尽管他漂亮的翠绿色的大眼睛和银色的被毛总能吸引人类的目光和其他野猫的追求,但他从来没有妥协过。

他不认为做家猫是种摇尾乞怜,人类需要乖巧可爱的宠物,猫咪需要充足的食物和遮风避雨的地方,人和猫都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撒娇是种生活方式。他想。

而在垃圾桶里翻找也是一种生存方式。

只是,他偏爱选择后者。

他不认为居无定所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他没有牵绊,乐得自在,只是偶尔在寒冷的雨夜或严冬,稍微有点羡慕那些在人类温暖的臂弯里撒娇的家伙们。

对,仅仅是“稍微”而已。

去年冬天太冷了,尽管他已经在外经历过好几个冬季,但还是有些扛不住。他摇摇晃晃走着,不知道自己的最终目的地在哪里,只希望今天能够找到一处温暖的地方和足够的食物支撑过去。

水泥建筑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知道那是人类的商务楼,人类工作的地方,那是他并不会主动踏进去的领域之一,可他实在太冷了,他需要遮挡物来抵御这几乎不会停歇的寒风。

他走了进去,一跃而起跳到了消防箱上,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试图温暖自己,他的眼睛慢慢闭起来,他想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不冷了,他就在这里借住一晚,如果能够顺利熬过这个夜晚,他明天就走。

想着想着,王嘉尔就这么睡着了。

 

王嘉尔睁开眼睛,那是个陌生的环境,没有呼啸的风和冰冷的空气,他的周身都被圈在柔软的毛毯里,面前有一小盘猫粮和一小碗水,还有一个男人。

他警惕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恶意。看到周围有张桌子,本能地就往上面跳过去。

这回他看清了,那男人长得很酷,眼睛狭长但不显凶相。他盯着他的眼睛,黑色的瞳孔深棕色的瞳仁。

人类真是好看啊。他想。

王嘉尔在看他,他也在看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那个人突然就朝他慢慢走过来,王嘉尔很不安,想要逃走,却被他捉到怀里。

那是他第一次被人类抱,那个人的手臂托住他的整个身体,温热的属于人类的体温和气息全绕在他周围,他的手掌一下下帮他顺毛,温柔地落在他的身上抚摸着他,王嘉尔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已经开始放松下来。

真是温暖啊。

人类的怀抱真温暖啊。

 

听到咔嗒一声开门的声音,王嘉尔就知道林在范下班回家了。他本来难得想去迎接他,却在走了几步靠近他一点的时候,闻到了他身上属于别的猫咪的味道。

王嘉尔眼睛瞪得圆圆的,全身的毛都快要炸了,这种存在于本能和血液中的战斗状态几乎一触即发——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他的领地被别的家伙侵略了。

林在范是不自知的,还要走过来抱他。他挣扎着不给他抱,鼻尖充斥着全是其他猫咪的味道。“难闻!”他喵呜喵呜乱叫,“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他手脚并用推拒,身体上的每个细胞都在表达不满和生气。

可惜林在范不懂,他把他放下来,他看到林在范摸着头发疑惑地问他,“Jackson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爸爸带你去看兽医?”,一边说一边翻出手机上网查猫咪生病的相关症状。

生你个大头病!

王嘉尔难过得把头低下去,低低地又喵呜喵呜叫了两声,对于没有办法和林在范沟通表示伤心。

看,他早就说过,人类是迟钝又冷漠的生物。

他终究还是受伤了。

 

王嘉尔觉得他不应该再继续这样下去,这场美梦持续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他要回到那个独来独往无拘无束的生活里去。

趁着林在范不注意,他从他家里逃了出去。

只是离家的这半个月,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么惬意,他不再无拘无束,他有了牵绊,有了思念,他已经被圈养了,被驯服了,而独自在街头流浪的空虚感和孤独感让他几乎寸步难行。

又是一个寒冷的天气,天空还下着雪。他想起了林在范把他领回家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他想起了林在范给他准备的专属小毯子,想起了林在范总是留大半个床给他纵容他窝在他的床上,也想起了大清早在林在范身上踩来踩去的场景。

他想林在范,不管林在范有没有再养新的猫,他都很想他。

猫是很有灵性很聪明的动物,他其实并没有走得非常远,还在这片区域活动,只是擅长隐藏,不容易被人找到。他凭着记忆找到了林在范的小区,聪明地等待人们进进出出的时候打开大门,钻进大楼里。

他用手扒拉着门希望林在范可以注意到他,故意用爪子弄出很大动静。

 

门开了。

林在范欣喜地把他从地上抱起来,他听着他说话的声音,看着他失而复得的那种高兴的表情,舒舒服服躺在他的怀里,用头蹭他的手臂。

真是温暖啊,林在范的怀抱真是温暖啊。他想。

王嘉尔轻轻地满足地喵呜一声。

“铲屎官,我回来了,你可不能再养别的猫了喔。”

 

 

 

*灵感来源于这张图(cr.百度百科)



*科拉特猫生机勃勃,活跃,灵活而贪玩。它对其它猫不友好,对陌生人不信任。它感情非常丰富,非常敏感,对主人很依恋。需要爱和关注。它的智商很高,稍加训练就可以学会拣拾玩具或用双腿走路。它与主人的关系亲密,是完美的伴侣动物。(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