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She's A Monster

She’s A Monster

#主范二&微猪尔#

#JS单向性转#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9.

朴珍荣觉得自己这两天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并不是说他把事情都搞砸,生活节奏都打乱,他依旧把所有事都完成得很出色,但做什么好像都带着一些烦躁,面上不显,心里却隐隐有股闷气。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事烦心,摊在桌上的书半个小时以来都停留在同一页上,他叹口气拿起一旁的手机,想了想最终还是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20.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林在范收到信息还挺意外,在他的印象里,朴珍荣并不像是喜欢运动的那种类型,而这个看上去运动神经不发达的人,现在正发信息过来约自己下午去打球。

他倒也没多想,顺手就回两字,好啊。到体育馆的时候朴珍荣已经到了,林在范看他安安静静拿着球拍坐在边上,看着占据篮球场地的那些学生上课,说不清楚是什么表情,但给人的感觉心事重重。

林在范走过去拍拍他,问他在看什么,朴珍荣笑笑说没什么发呆而已。林在范看他手上的球拍,问他要打羽毛球啊,我还以为是篮球。朴珍荣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上课,篮球看样子是打不成了,所以借了球拍,羽毛球你会吗?林在范说会,朴珍荣就把球拍递给他,两人走到旁边空的羽毛球场地。

林在范看朴珍荣心情不大好,头几个球就一直让他,朴珍荣看林在范一球打到网上,说你不要让我啊,就算你让我,我也不会让你的。林在范蹲下去捡球,说那我要认真了,你输了到时候别哭。朴珍荣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林在范动真格,对面的人也动真格,谁知道朴珍荣羽毛球打得出乎意料的好,弄得他措手不及。

后来只要打高球,朴珍荣几乎都是招招带狠,不管出不出界,完全不在意分数,像是发泄情绪,他就是要扣球,林在范听着网面击打球头发出的响声和他挥拍的姿势,就能知道他的力度挺大。

第一局结束的时候,朴珍荣状似不经意地问:“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能不能问问你?”

“你问。”

朴珍荣走到发球区,摆好姿势,捏着羽毛球的两根手指一松,右手迅速挥拍,白色的球越过球网朝对方飞过去:“你对王嘉尔是怎么想的?”

“什么意思?”林在范的球拍角度一偏,这球没接好。他到底也是聪明人,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对方今天约自己打球的真正用意和刚刚那句提问的潜台词,“你喜欢王嘉尔?”

朴珍荣又一个扣球,这球显然是往地上打,根本没想过要过网,力度用得很大,有细小的羽毛从球上掉了下来。朴珍荣走过去,也不蹲下捡球,只用球拍轻轻一挑,地上的羽毛球顺势跃起来,他就用手接住了。

“是啊,我喜欢王嘉尔。你呢?”

 

21.

迷之沉默,气氛诡异。

王嘉尔夹在中间,看看左边这个,酷,酷得一塌糊涂,向来话不多,今天话更少,她又看看右边那个,表情像是温和但眼里却没什么笑意,她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本能地又缩了回去。对于朴珍荣,她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好像莫名总有些怕他。

她不敢轻举妄动换位置,只好稍微退后一些,隔着林在范伸手捅捅金有谦,挤眉弄眼用气音问他什么情况。金有谦耸肩撇嘴表示我也不知道,大概这两人大姨夫来了,撞到同一天。

大姨夫……王嘉尔嘴角一抽。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男人的心思你也别猜,有时候比女人还复杂。王嘉尔凭借第六感隐约觉得他俩这副样子和自己有些关系,但又不好开口问。

憋屈,太憋屈,大周末的出来玩还要被甩脸色看,王嘉尔心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谁心里还没住个小公主啊。

“喂,你们俩再这样我就回去了。”小公主停下脚步不肯再走,“出来玩还心情不好干嘛啊,这不是浪费时间浪费钱嘛,游乐园门票也要两百多块钱一张的好不好。”

财迷到这份上也没谁了,剩下三人都挺无语,朴珍荣无奈地说没心情不好,就是在想些事情,随后指着地图上的某个区域,说等会儿去坐过山车吗。金有谦跃跃欲试,林在范说随大流,王嘉尔瞬间变脸,说朴珍荣你是不是整我,我才不去。

朴珍荣说那好吧,我也不去了。林在范也说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特别想玩,玩不玩都可以。金有谦不干了,反应最大,觉得自己空欢喜一场,被欺骗了感情。王嘉尔一听,知道朴珍荣迁就自己,立马摆摆手说你们三个去玩,没事的,我买杯喝的长椅上坐一会儿等你们就行。

过山车走一圈用不了多少时间,关键是排队时间长,朴珍荣怕她无聊,还想说什么,嘴还没开就被林在范抢了先,说你们俩去玩吧,我陪她好了。金有谦和王嘉尔都说这样挺好,王嘉尔推推朴珍荣说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我们俩去吃点东西,边说边拉林在范转身就要去买饮料。

朴珍荣看金有谦挺期待的样子,也不好意思驳他兴致,只好去排队。

 

22.

朴珍荣站在队伍里,看前面的人数轮到他们最起码还要半个小时,金有谦在旁边和他说话,说了什么他一句都没听进去,自顾自出神就想到那天林在范给他的那句回应上去了。

“她很可爱。”那是他头一次看到林在范有那种表情,明明平时眉眼间都带着凌厉,那会儿笑起来倒是温柔的不行,“谁会不喜欢她?我想,没有人会不喜欢她吧。”

朴珍荣想到这里心口又一阵烦躁,但他也无法做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王嘉尔喜欢谁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

其实这么算来,他已经算是被王嘉尔拒绝过一次了,当初他头脑一热说要追她,王嘉尔让他加油就是句玩笑话,被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说,人家根本没当真。他本来也是一时冲动,可偏偏对王嘉尔在操场上跑步的样子念念不忘,后来认认真真追她,王嘉尔就有点躲他的意味。直到读书会,有了金有谦这个神助攻,他们之间才算有些进展。朴珍荣是聪明的,从那之后就没有再说过要追你这种话,在她身边当朋友,她没有理由拒绝朋友关系。

而这个时候,林在范出现了。

林在范的出现是强势的,他好像总能找到加深他和王嘉尔之间亲密度的契机,搬寝室买口红,两人相处时那种轻松又随意的气氛好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造了一堵透明的墙,他被隔在外面,融不进去。王嘉尔会缠林在范给她带口红,叫他在范欧巴,是啊,她那么可爱,谁会不喜欢她?谁都喜欢她,他是,林在范也是。

关键全看王嘉尔自己选择。

但,她会选择他吗?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