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风月

《风月》

#珍嘉#(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零、小鱼仙


月老府上有一莲池,池中有几尾锦鲤,天上的仙物本就极具灵性,月老又日日精心照料,那几尾小鱼中最机灵的竟在五百年后化成人形。月老大为惊喜,叹他天资聪颖,甚是欢喜,便点了他的仙骨让其伴在左右做一小童,替他打理姻缘红线,为凡间有情男女牵线搭桥。

小童不仅聪慧过人,模样也生得俊俏,唇红齿白大眼睛水灵灵的,看一眼便叫人忘不了。偶有女官前来姻缘殿询事,小童为其上茶,冲她甜甜一笑,女官恍神,经月老轻咳一声提醒,方才想起正事。

谈完正事女官随口问小童从何处来,月老道那是莲花池锦鲤,女官支支吾吾又问了几句,也不好直接向月老讨人,半晌儿才道我看那小童甚好。月老哪能不知她动了心思,也不戳穿,呷一口茶,摸着胡子慢慢悠悠道:“上仙的姻缘可不在他这里,莫要为了无缘之人耗费心神。”

那女官自然明白月老话中意思,脸上挂不住,匆匆告了辞。女官才走,月老就去敲敲屏风,说别躲了出来吧。两秒过后,小童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从后头走出来,月老也不恼,只是摇摇头说他太顽皮,把天上女仙的秘事都听了去。

“师父,我又不是故意的,您老别生气,我也不是好事之人,不会乱说的。”小童眨巴眨巴大眼睛,“方才听您同那女官说姻缘,上仙们不都早已斩断情根了吗?”

月老叹了一口气道,神仙大多为修道之人,断了七情六欲方可成仙。可这天上哪比得了人间,千年如一日,无趣的很。每日看着这人间花花世界,感叹天上的永生还不如凡世间百年精彩,自然免不了动凡心。有些是做错事被罚下界经历轮回之苦,有些是命里要历劫不得不下界,而有些却是心甘情愿要体验一把爱恨情愁。

“那上仙可是要去凡界?”

“不错,天上有太多戒律,这儿女情长之事还是要去凡间经历。”

“师父,那……”小童眼里隐隐有些向往,一派天真模样,“凡间好玩吗?”

月老笑他这么快就动凡心了,是不是和老头儿我作伴太无趣了,等不及要去那花花世界走一遭。小童脸一红,忙道不敢。月老知他年纪尚轻,免不了孩童心性总是贪玩,刚化成人形也没什么法力,不懂人情世故,贸然下界怕是要吃亏,便同他说再在自己身边待段时间,时候到了,自然会放他下凡。

小童闻言知道师父自有打算,他急也急不出,也就不再问了。

约莫又过了五百年。

小童已长成翩翩公子,愈发俊朗,每日替凡人守着姻缘,看尽人世间的热闹繁华,心思早就飞到人间去了。月老见他无心修炼,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便将他唤来,问到:“你可是想下凡?”

少年点点头。

月老摇头叹息,说人世间的凡人都想修仙得道早日脱离肉体凡胎,不用受病痛折磨轮回之苦,你倒好,偏偏放着天上的神仙不做要下凡去,怕被那些修道之人知道了,要气得牙痒痒。少年笑说人各有志嘛。月老说罢了罢了,问他仙法学得如何。他老老实实一一回答,月老听他说的除了些防御之术和推算命理之法,就是些点石成金的小法术,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很强的法术。

月老思考片刻到底还是疼他,为他留了仙籍,将他置于人间一姻缘庙内做一地仙,用法力替人实现些愿望,一来不会受人欺负,二来也算应了让他下凡的承诺。

 

 

 

 

 

*就是想尝试写个古风的(任性

*有私设,不要深究

*没错,是锦鲤,就是许愿的那种锦鲤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