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拐角

《拐角》

#有尔#(以YuGyeom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

午后的街道很安静,这个时间点路上的人本来就不多,再加上这里又地处拐角,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慢悠悠从玻璃窗前走过。

比起他们的闲适,我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我拿着清洁工具正在进行每周一次的擦玻璃工作,店里的空调开得有些高,再加上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我身上,虽然是冬天,但没多久我就出汗了。

“珍荣哥,你真的一点都不打算帮我吗?”我敲敲有些发酸的手臂,转过头问身后正坐在单人沙发上看书的人。

朴珍荣,是这家拐角咖啡店的老板。人很温和,也喜欢看书,他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会有些腹黑和恶趣味。

他坐在那里,手里的书翻了一页,没有任何起身的意思:“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看看书喝喝茶啊,擦什么玻璃。”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试探着问他一句,你是说我不用擦了?他头都没抬就立刻反驳了我,“当然不是,这是你的工作。”

果然,我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好心。

“压榨员工的黑心老板。”我轻声嘟囔。

“金有谦。”他终于舍得从书上移开视线,盯着我眯起眼,“我可全都听见了。”

我没有理会他,继续着我的清洁大业,看见墙上的时钟快到三点,不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赶紧收尾。

“叮铃——”

门上的铃铛随着客人的推门而入而发出声音,朴珍荣看到来人之后,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

我的耳尖在他的关注下微微发烫。

“嗨,高个子小哥。”从门口走进来的人站定在点单台前面,脸上挂着笑,像我之前十几次看到他那样明朗地和我打招呼,小烟嗓极具特色,“今天怎么没有擦玻璃?”

“他今天特别勤快。”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另一个声音就插了进来,“赶在三点之前就弄完了。”朴珍荣语气带着调侃,还特意强调了时间点。

我的耳朵更烧了。

面前的人眨眨大眼睛不明所以,我赶紧岔开话题问他要喝什么,是不是还是热美式。他点点头,一边付钱一边问有没有优惠,朴珍荣在旁边一本正经说没有。

“哇老板你也太抠了!”他嘴角耷拉下来,“我都来你这里这么多次了,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了多少营业额,居然没有优惠!”

朴珍荣用食指敲敲桌子:“我没问你要损失费已经不错了?”

“什么意思?”

“意思是……”朴珍荣故意放慢语速,“你影响咖啡店员工的工作效率。”

我倒咖啡的手一抖,差点洒了一桌子。

 

2.

那位大眼睛的男生是我们店的常客,因为是客人,我不好问他的名字,只记得他每次看我的那双干净明亮的大眼睛,所以我私下里就叫他“大眼睛男生”。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个暴雨天。

天空黑压压的,店里没有客人,我担忧地望着打在玻璃窗上细细密密的雨滴,为今天下班时期的交通状况焦虑,心想反正今天老板也不在店里,要不干脆早退回家得了。门口的铃铛却在此刻响了,有人推门进来,带着一身水汽。

我的早退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泡汤了。

“您好,请问您有没有多余的伞?”他身上的衣服有半边已经湿了,他的声音有些哑,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嗓音本来就是这样的,我心想他不会是淋雨感冒了吧。还没等我细想,他又开口说道,“我的伞坏了,附近也没有便利店,如果您有多余的伞的话,我能否买一把。”他边说边把手上的伞撑开来给我看,我这才注意到这把单薄的伞,在暴雨的冲击下有些支架已经断了,它没有办法形成一个完整的伞面,根本挡不住雨。

“有的。”我想起被朴珍荣放在店里的那把从来没有用过的伞,我走到储物间把它拿出来递给他。

“多少钱?”他作势就要掏钱包。

“不用了。”

他好看的眉毛皱作一团:“那不行,我不能白拿你的伞,如果你不要钱,要不明天不下雨的话我给你送过来?”

我摆摆手:“拿着吧,就一把伞而已,反正我们老板从来不用的,今天正好派上用场了。”

“那这样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我买两杯饮料吧。有什么推荐吗?”

我走回到点单台前,为他介绍了美式和玛奇朵,他看了会儿菜单突然问我,你觉得哪个好喝?我愣了一秒,说其实我个人比较偏爱巧克力,对咖啡感觉一般。

他笑了起来:“那就一杯热美式,一杯热巧克力吧。”

“打包吗?”

“咖啡打包吧。”

我把美式咖啡打包好,以为他要端着巧克力边走边喝,就在热巧克力的杯子外面套上杯套递给他,他拎走了咖啡却不接我手上的巧克力。

“这杯是给你的。”他说,“谢谢你,善良的陌生人。”随后他便推门出去了。

外面还在下雨,店内的空气里咖啡和巧克力的香味缠绕在一起,我手心里的巧克力的热度从指尖蔓延开,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好像突然就破了一个小口子。

 

3.

“所以,你就这么把我的伞送出去了?”第二天早晨我和老板说这件事,彼时他正好在记账,闻言拿起黑色水笔就在本子上刷刷写字,“这把伞要记在你账上。”

“不是吧!”我怪叫起来,“朴珍荣你要不要这么抠啊?”

“私自处理老板私人财产,我对你还算客气的。”

我趴在桌上生无可恋,这简直太打击员工的工作热情了。内心正小小反抗着,就看到一个人拎着一把熟悉的雨伞走在玻璃窗外,随后推开了咖啡店的大门。

“你的私人财产回来了。”我努努嘴示意朴珍荣往门口看。

比起昨天淋雨的那个稍显狼狈的样子,今天大眼睛男生换了身衣服,卫衣加牛仔裤,手里拎着电脑包,头发也听话地垂下来,一派温顺模样。

他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谢谢你昨天的伞。”他把已经干了并且卷得非常整齐的伞还给我,“我要一杯热美式和一份培根三明治,在这里吃。”

“不客气。”我说,“也谢谢你昨天的巧克力。”

朴珍荣显然对他很感兴趣,在我做三明治期间,他们聊了一会儿,不知道说了什么,大眼睛男生还时不时朝我这边看。我走过去把咖啡和三明治放在他桌上,他轻轻点头说了声谢谢,他似乎有话要和我说,但手机一直在震动,他无奈地接起电话,随后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看样子是有工作要做。

早晨店里客人不多,我基本忙完之后就没什么事了,把手肘搁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头,不自觉就往他的方向看去,他好像很苦恼的样子,手里拿着两张纸,眼睛注视着电脑屏幕,牙齿咬在下嘴唇上。

突然他像是感应到什么,转过头来对着我的方向,我的视线还来不及收回——

四目相对。

他很坦然地对着我笑,拿起盘子上被咬了几口的三明治,用口型告诉我很好吃。我看着他原本圆圆的眼睛,此刻笑起来却弯成半月,天花板上的灯印在他黑色的瞳孔里,衬得他的眼睛更亮了。

我没来由地一阵心跳加快,脸上迅速升温,我猜想自己应该脸红了。

“啧。金有谦你完了。”我的身边响起一声轻叹,是朴珍荣的声音,“不仅把我的伞送出去了,连你的心也送出去了。”

 

4.

后来我经常能够看到大眼睛男生来店里,有时候匆匆打包一杯美式带走,看上去很忙很赶时间,有时候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开着电脑打字,一坐就是两小时。他来的次数多了,我慢慢摸清了规律,他大多数时间都是下午三点左右来的,基本就是喝美式,偶尔会加份曲奇饼干或三明治。

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每天都在守着下午三点这个时刻了,心里隐隐有了期待。

朴珍荣怂恿我去问对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我觉得这太奇怪了,不好意思开口问这么私人的信息,只好聊聊别的一些大众化的话题,企图拉近我和他的距离,但这种沟通方式显然毫无进展,我对他还是处于基本一无所知的状态。

所以,我对他是否单身也并不了解。

他通常都是一个人来的,但那天却不一样了。

他点了两杯热美式,一份巧克力曲奇,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子,他们用英语交流着,语速很快,我听不太懂,只听到偶尔蹦出几个单词,似乎在讨论感情问题,我看到他难得露出害羞的表情,而他带来的那个女孩,坐在他对面笑得很灿烂。

我的心里就像黑咖啡一样又苦又涩。是啊,他看上去那么美好,怎么可能还单身。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无心工作,反应慢几拍不说,好几次都要把咖啡差点打翻了。朴珍荣看着我直摇头,特批我早点回家,我说我想请一天假,明天就不来店里了。他同意了,临走的时候拍拍我的肩膀,说哥哥我是过来人,我懂你,你好好在家调整。

我笑笑,没有说话。

 

5.

平时工作忙,总盼着放假,真到了放假的时候,又不知道能做什么,偏偏我这次的假日还是用来逃避用的,与其说是休息,不如说是精神煎熬。

生物钟早就习惯了工作日作息,闹钟还没响我就醒了,睁开眼对着天花板好几分钟之后,认命地翻身爬起来。家里没什么吃的,我的食材除了速溶咖啡和巧克力之外,也就只有几包泡面了,作为一个餐饮行业工作者,还真是惭愧。

我本来想煮泡面对付着吃一顿,想了想既然放假就不要吃泡面了吧,那也太凄惨了。洗漱完去楼下买了份早饭,又去买了些蔬菜和鸡蛋,打算中午做一顿简单的。

在家无所事事就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吃完午饭躺在沙发上看综艺,感觉自己已经看了好久,可偏偏才刚过两点。我在沙发上如坐针毡,看着时钟一点点走着,慢慢逼近三点,心烦意乱地想他今天会不会来店里,想他今天会不会注意到我没去上班,想他会不会……还带着那个女孩。

时针指向三点的时候,我终究还是坐不住。昨天和老板说好不去店里的,可是出门之后才发现我想去的心情原来是这么迫切。

站在店门外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那个人,我推门进去,他条件反射抬头,看见我的时候很诧异,愣了几秒后问我:“你约会这么快就结束了?”

“约会?”

“嗯,你们老板和我说的,说你去约会了。”

我转头恶狠狠地盯住站在收银台后面的朴珍荣,他坏笑着耸耸肩。

“没有,我没有去约会,我今天休假。”我转过头向大眼睛男生解释,看他好像松了一口气,故意又问,“那你呢?你怎么今天没有带女朋友来约会?”

“我没有女朋友。”他眨着大眼睛一脸真诚。

“那昨天那个……”

“她只是朋友。”他说完又强调了一遍,“普通朋友。”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很开心的样子,抬起头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我,就像小奶狗在期待主人的赞赏一样,“你很在意吗?”

我垂下眼睛,不敢看他,支支吾吾半天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是的,我很在意。”

“太好了!”他笑了起来,“我也很在意你!”

 

6.

“其实我很早之前就问了,可是老板不肯告诉我,他让我自己来问你。”

“现在,在喝了这么多杯咖啡之后……”他停下来挠挠鼻尖,“其实每一次来店里我都想问的,但好像总错过最佳时机。”

“我叫王嘉尔,我很喜欢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评论(5)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