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风月

《风月》

#珍嘉#(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四、退婚

 

顾家唯一的儿子不知所踪,顾宅上上下下全都乱成一锅粥。两位老人几乎派了整个家族的仆从出门寻找,原本热闹的宅子,现在空荡荡的格外冷清。

顾公子失踪已有好几日了,只是顾家碍于颜面一直封锁消息,可惜顾宅那么多口人,哪能做到全都给嘴巴上个封条一字不漏,再加上顾家出城找人这么大的动作,今天顾公子逃婚的消息终是传得沸沸扬扬。

王嘉尔和朴珍荣这回倒是没有挤在房梁上,使了些法术让谁都瞧不见他们,两人大摇大摆从顾宅正门走进去,还在堂内挑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光明正大来探察信息。

顾家二老一筹莫展,哪有往日容光焕发的神采,即使身着上好的绸缎,也难掩狼狈。顾夫人手执帕子止不住啜泣,哭得浑身发颤,好似再哭一会儿就要厥过去:“都怪你,当初若不是你,儿子娶了那姑娘便也就没事了。”

话音刚落,顾老爷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震得顾夫人吓一跳,呜咽声憋在嗓子眼里,愣是生生停住了哭泣。

“妇人之见!小孩子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也跟着瞎胡闹,要真娶个青楼女子过门,我们顾家的脸面往哪儿放,简直不成体统,对沈家又该如何交代。”

“体统体统,守着体统守着面子,结果把儿子都丢了。”孱弱的妇人用食指对着顾宅的一家之主,语气不像她外表那般柔弱,反而带着鱼死网破的决绝,“你还我儿子!如果儿子找不到,我也不活了!”

“哭哭哭,成天就知道哭,你儿子只是出走了,又不是死了!”顾老爷被她哭得心烦,对着桌子又是一掌,“也不知道这个混小子着了什么道,那女子怕不是个妖女,施了妖术鬼迷心窍。”

本来在看戏的朴珍荣听到“妖术”二字,从鼻腔里嗤出一口气来,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

“还真是出了什么事儿全都赖在妖身上,真要是妖术,恐怕顾公子早就被生吞活剥尸骨无存了。”

王嘉尔侧目:“你好像颇有微词。”

“没什么。”朴珍荣摇摇头,“人分好人和坏人,妖也分好妖和坏妖,凡事不能因偏见就一概而论。”

看不出来这个桃树妖自尊心还挺强。王嘉尔见缝插针调侃起他来:“那你说说,在你成精以来,有没有用法术‘生吞活剥’过谁?”

面前这人使坏的意图太过明显,朴珍荣怎能如他所愿。“还没过,我吃素,但……”他故意凑近王嘉尔,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我现在倒是挺想‘生吞活剥’你的,肯定很好吃。”

斗不过这个油腔滑调的老妖怪。

王嘉尔虽然在人界这段时间还没能来得及经历七情六欲,但也知道什么是调戏。他突然意识到,朴珍荣在调戏他。

身在别人家里,即使没人看得见他们,好歹也是大庭广众之下,王嘉尔到底脸皮薄,可受不了像朴珍荣这样老不正经没羞没臊。他将头向后仰,稍稍拉开了点距离,看似不动声色,耳尖却泛红了。

王嘉尔轻咳一声,岔开话题:“我不懂,琴音姑娘确实是个普通人,顾公子也不像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他既和沈千金有婚约,怎么说私奔就私奔?”

“对付顾公子那样古板的书呆子,只需要女人的眼泪即可。”

“什么?”小鱼仙不明白。

“等你再在人界待一段时日就知道了。”

“你看上去很了解啊,经历过?”

“没有。”朴珍荣顿了顿,“虽没亲身经历,但旁观过的不少。”

王嘉尔向天发誓,刚刚那瞬间他分明看到朴珍荣脸上一闪而过的神情是落寞。他在难过什么?

 

“老爷!老爷!”小厮一边喊一边慌慌张张朝里跑。

“做什么慌里慌张的。”

小厮见顾老爷心气不顺,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被老爷子不怒自威的眼神一蹬,一咬牙就把知道的全往外蹦:“沈家要退婚。”顾老爷脸色霎时黑了几分,小厮哆哆嗦嗦又接了半句,“这会儿西街的夏老板上沈家去提亲了。”

西街赌场的夏老板,是个奸诈无赖之辈,传闻他早就觊觎沈千金,这次顾公子出走正好给了他一个趁人之危的机会。

沈千金的红线不是死结吗?这夏老板可真不是什么好人,要落到他手里那还得了!小鱼仙听到这话差点头顶冒烟,都怪这根乱七八糟的红线,真能折腾人。

来不及去看顾老爷的反应,王嘉尔扯着朴珍荣袖子,一个闪身穿墙而过,人就到了沈家府邸。

“爹爹,女儿求求你。”

一进门就是沈家千金跪在地上哭得泪流满面的场景,没有半分平日的温柔有礼,有的只是生而为女身不由己的无助与卑微。

“我最见不得美人儿哭了,瞧瞧这小脸都哭花了。”夏老板肥头大耳,看来没少搜刮油水,他向前伸手要去扶沈千金,被人轻巧躲开了。见惯腥风血雨,这点小尴尬夏老板也没放在心上,他又重新坐回位子上,端着茶抿一口,慢悠悠地说,“那姓顾的小子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指不定早就走到哪个荒山野岭里被豺狼给吃了。”

夏老板抬头看了眼沈千金的表哥岳氏,复又低头喝茶,这分明是在使眼色,夏老板和岳氏之间有鬼。

这一眼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人注意,除了王嘉尔和朴珍荣。

“我怎么觉得这事不大对。”

朴珍荣眯起眼睛,表情不明朗:“是个圈套,他们在密谋什么。”

果不其然,这头岳氏收到信号,眼珠子滴溜溜转,一副不安好心的模样,立马走出来帮腔。

“我的表妹呀,那顾公子是逃婚,找不到人你就一直等下去?指不定过几日人顾家就要来退婚了,一个被退婚的女子还能寻到什么好人家,难得夏老板对你一片痴心不计较这些,与其到时候落得个没人要的下场,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把顾家的婚约退了,你的名声也不至于太难听。”

一片痴心?不过贪慕美色罢了。沈千金的教养做不出骂人的事儿,只能用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睛死死盯着她的表哥。

沈老爷叹了一口气:“你表哥说得有理,我已经差人去给顾家传话了。”

“爹!”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容不得你。”

 

王嘉尔不忍心再看下去,拉一拉朴珍荣的袖子,抬头一双眼睛比平时更加水汪汪:“你能不能帮帮她啊。”

“没法帮,我可以像之前教训别人那样教训一下岳公子和夏老板,但这没有意义,把他们打一顿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件事你帮不了的,若要帮她,就是在替她改命。”

王嘉尔咬住下唇,不说话了,看上去委委屈屈的。

“改命不是说改就改的,而且更改凡人命数的后果也不是你我二人能承担得起的。”

朴珍荣将王嘉尔的手握在手里,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他的手背,希望能给小鱼仙一点安慰。

他有预感,红线的谜团还没完,这件事不可避免地也把他和王嘉尔连接在了一起,他们冥冥之中像被什么东西推着前行。不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什么变数,只能静观其变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