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风月

《风月》

#珍嘉#(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六、幽精

 

不论是对仙,人,还是妖来说,遇见地府的这两位爷总不是什么好事。尽管天上和地下的差事没什么交集,但王嘉尔还是按照辈分毕恭毕敬地叫了两声七爷和八爷。*

“小地仙。”白无常点点头,笑眯眯地和王嘉尔打招呼,如果不是惨白的面色和周身阴冷的气息,可以说是算得上亲切了。

朴珍荣是头一次见到鬼差,鞠躬作揖礼数周全,只是语气颇为生分。

身侧的黑无常没什么好脸色,神态阴郁,眼神凌厉,仅仅抬眼瞥了下二人护在身后的沈千金,脆弱的人类就忍不住打哆嗦,仿佛是被两把冷箭刺穿,钉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让开。”

这把嗓子像是干枯了百年滴水未进,又像是被人扼住了喉舌那般,每个字听起来都说得很吃力,如同将死之人在绝望哭喊后声嘶力竭发出的气音。

“沈姑娘她……”

肩膀被白无常冰冷的手按住,王嘉尔饶是仙籍也抵不住寒意,话说到一半自动禁了声。

朴珍荣见状反应极快,身子前倾就要隔开白无常和王嘉尔,只是刚有了个趋势,就被黑无常也按住了肩膀。

黑无常看似云淡风轻将手往他身上一搭,实则朴珍荣从脚底瞬间泛起没顶的冷气,脑中感觉一片黑暗,好似再也看不见光明一样,他失了全身力气,只能维持自己勉强站立住。

白无常用手轻拍毛躁的年轻人,一脸笑意:“别紧张,他的意思是你们先让开,待我把他的魂收了。”说话时眼神方向不是沈千金,而是躺在床上中毒而亡的夏老板。

差点忘了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原来鬼差不是为了沈千金而来,是真的来替逝者收魂的。

黑白无常的手从二人身上放了下来,正当王嘉尔松了一口气,白无常复又慢悠悠说到。

“你们闯的祸,待会儿再来算。”

 

要说恶人就是恶人,死了之后也是恶人。魂魄被牵引出了肉身,刚以悬浮状态能活动时,夏老板就龇牙咧嘴朝沈千金扑去,嘴里念念有词要向她索命。

脚镣手铐齐上阵,外加白无常大手一挥将其封嗓,这才得以片刻安生。

“天界和地府不相容,多少年来一直相安无事各自掌管一边,你倒好,仙籍还没维持几年,就管起凡人命数来了。”笑面鬼差白无常这会儿也不笑了,“小地仙,你知道自己闯祸了吗?”

王嘉尔低着头,老老实实没什么辩解。

“擅自替凡人改命,这事可大可小,剔你仙籍也不为过……”

朴珍荣曾几何时看过王嘉尔这么乖巧,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又有些心疼。

“无常大人,是我动的手,和嘉尔没有关系。”

像是早料到朴珍荣会按耐不住打断他,白无常连个眼皮都没有抬,自顾自对着王嘉尔把后面半句话又接着说完:“虽说此事你也参与了,但说到底也不是你直接介入动的手,罚是肯定会罚,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罚罢了。”

讲完这句,见着小鱼仙僵硬的肩膀落回原位,白无常方才抬头正眼瞧朴珍荣。

“他没事,但年轻人你的问题就大了。你这一个出手相助,让原本阳寿已尽的人活了下来,让命不该绝的人却失了气儿。凡人的命数从出生开始自有天定,你顷刻间就打乱了两个,要说应该拿你怎么办?”

王嘉尔一颗刚放下的心,又重新悬了上来,看起来分明比刚刚谈到自己要剔除仙籍时还紧张。

闻言,一旁的夏老板也激动地挣扎起来,若不是早前被封住了嗓子,这会儿估计已经破口大骂。黑无常瞪他一眼,那人才重新归于安静。

“我知道。”朴珍荣不以为意,“我本就是妖,没有嘉尔这么金贵。”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要抢先王嘉尔一步动手的原因。改命的影响谁也不知道,但想也明白肯定要承担常人不能承受之后果,朴珍荣自知是六界卑微的妖,用妖换仙,值得。

“这臭小子闯祸,你倒是肯给他担着。”黑无常冷哼一声,“明明自己三魂七魄都不全,自身难保还管闲事。”

朴珍荣也只是笑笑,并未说话。

生死簿已改,黑白无常此次要牵引的逝者也已经找到,二人在人间逗留时间过长,地府之人待在上面实在不妥,白无常瞧着没什么别的事儿,便准备回去阎王殿交差。对沈千金交代了两句她阳寿还长,命是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不管外界如何盛传流言蜚语都莫要轻生。

到底还是沉不住气的心性,王嘉尔趁着二人还没走,憋了半天终是没忍住:“八爷,您说的朴珍荣他三魂七魄不全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你想的那意思。”

白无常冲黑无常摇摇头,看向王嘉尔:“小地仙,你关心他做什么?”

“他是,”王嘉尔侧头看了朴珍荣一眼,出乎意料坦率,“他是我朋友,我担心他。”

白无常眼神在二人间来回审视,眼波流转。

“年轻人,在改了他人命运的同时,你的命数也会有异,只是这个变数对你来说到底是好是坏,没有人能知道,你好自为之。”

“还有,你一直在找的东西,可能很快就会找到了。”

不能泄露太多天机,白无常只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便携了黑无常和夏老板扬长而去了。但他知道,朴珍荣一定可以听得懂。

“怎么这些老头都爱讲话讲一半就走啊!”王嘉尔嘟嘟囔囔,心里不痛快,“你们怎么说话和猜谜似的。”

朴珍荣没有回话,反问他事情解决了还准备赖在人家新房里吗?

明显是岔开话题,但王嘉尔不追问了。也是,眼下还得把沈千金的事善后好,有什么问题还是等两人单独相处时再问吧。

“消除记忆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朴珍荣又恢复了逗他的模样,“你别到时候给人把所有记忆都消除了。”

“我法术才没那么差。”呸,坏家伙。

之前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沈千金,撑着被吓软的身子冲他们行了个礼:“小女子请求二位仙家不要消除小女子的记忆,这段经历虽然可怕,但只有切身记住这般疼痛,才能在日后不会再这么软弱。”

身为女儿家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个时代的女人都是柔柔弱弱的,好像所有人都是这样,但其实也未必每个人都要这样。

罢了罢了,命都给改了,消不消除记忆又有什么差别呢。

“那我们就此别过……”

“二位仙家,我们还能再见吗?”

王嘉尔和朴珍荣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沈千金从未见过笑起来这么好看的人,一时间竟也忘做反应,直到二人消失眼前,才回过神来。

“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愿你能忘记过去有个新的开始。”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就不走了!”

放眼六界,耍赖起来还能这么可爱的,大概也就只有眼前这个抱住他胳膊的小鱼仙了吧。

就知道王嘉尔对黑白无常的话上了心,如果不是开口闭口要他说出自己的秘密,朴珍荣倒是很乐意小鱼仙整日缠着他。

真是黏人啊。

“老桃树,朴珍荣,珍荣哥哥。”

瞧见没,才几个时辰的功夫,原本连哄带骗才能叫的珍荣哥哥,现在都叫得这么顺口了。朴珍荣敢说,小鱼仙在磨他的这几个时辰里,可能都要赶上之前几年锻炼脸皮的速度了。

“说什么?”

“你别给我打哈哈,都问你这么多遍了!”

“喔,三魂七魄啊,让我想想。”朴珍荣故作思考,吊足了小鱼仙的胃口,“我忘了。”

“朴珍荣!你再这样就别来找我了,我不想见你了!”

朴珍荣喜欢看王嘉尔生气的样子,瞪圆眼睛气鼓鼓的,就像胀起来的河豚。但如果王嘉尔真的生气了怎么办,除了哄着,也没别的办法。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少一抹魂,三魂七魄中少了幽精。”*

“什么?”

朴珍荣定定地看着他。

“嘉尔,我是没有心的。”

 

 

 

 

*七爷、八爷:因黑白无常在城隍麾下地位仅次于文武判官,牛头马面,枷爷,锁爷,故又得名“七爷”,“八爷”。

*幽精:三魂中的一魂,它会决定一个人将爱上什么样的人。

(以上信息来源百度百科)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