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幸存者

《幸存者》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所有文汇总点这里*

异族入侵,末世组队打怪。

怪物灵感来源:蜥蜴、蜘蛛、螳螂、壁虎。

 

 

一、

废弃的建筑物里阴暗潮湿,从墙体的破损程度和到处都堆积着腐烂的尸体这两点来看,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活物了——至少很久没有出现过人类了。

地上躺着大大小小的尸块,有人类的半截身子,也有身首异处的入侵者留下的半颗脑袋。到处都是红色和绿色血液干涸留下的痕迹,昭示废墟残骸曾见证过多么激烈的战斗。

二楼的安全出口标识几乎被消磨干净,只能隐约看到小人奔跑的样式。那扇破旧的门后却突兀地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栋建筑久违地迎来了一位人类客人。

金有谦蹲在地上,一只手握着枪保持警惕,另一只手灵活地在已故战士身上翻翻找找,动作熟练,一看之前就没少干这事儿。

他不像战士那样套着战斗服,身上只是简单披了件防护衫,上面斑斑驳驳有不少血迹,看起来这件衣服已经穿了很久。从他手上武器的质感和大小来看,这显然是把一年前就被淘汰的二代枪。他全身上下唯一能算得上是高级装备的,只有脸上戴的面罩,如果不是这件小东西,人类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定寸步难行。

他打开弹药补给盒,里面空空如也,他又拆开战士身边二代枪的弹匣,里面孤零零躺着一颗子弹。

有一颗也好,也算多了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金有谦把那颗子弹装到了自己的枪上。他又摸索了一会儿,战士身上再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最后只找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发信器。他顺手按了四五下,发信器隔了好几秒之后才亮起红灯,只是发出两声短促的抗议后,就和它的主人一样陷入了永久的死寂。

把发信器随意扔在了角落里,他可没时间玩这些小玩意儿。

加上刚刚那颗,他的枪里也就只有五发子弹。金有谦知道自己手里这把靠子弹维持的枪已经不中用了,他需要找到新的三代枪才能解决生存问题,再不济也要找到二代枪更多的子弹补给,不然他今天可能就要和躺在地上的这位老哥一样去天国相伴了。

站起身刚要转到下一个人身边去,在实战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敏锐的感知,让金有谦迅速判断出这里还有一位不速之客。

他小心翼翼靠在门后紧贴墙面,透过缝隙看到对面那只怪物以领地所有者的姿态向他靠近,张大嘴巴,喉咙口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尖锐警告。

看来自己才是那位不速之客,金有谦自嘲地笑笑,他运气真好,无意间闯进了别人的地盘。

 

“什么意思?你是说K区有人向基地发了信号?”

两位基地总队长外加基地最强大脑的军师,都集中在一方电子屏后面,神情紧张再三确认。

“你确定K区有人吗?那块地方不是很早之前就废了,别说人类了,我估计就连虫子也不喜欢那里。”

“三位哥,相信一下弟弟吧好嘛,我都向你们三个报告了,这还有可能是误报吗?”

崔荣宰嘴里嚼着朴珍荣半个月前给他拿来的牛肉干,见王嘉尔眼馋伸手就要拿,一爪子把他哥那只手给摁住了,笑得人畜无害:“虽然信号只有一秒,但是我捕捉到了。我用那里仅存下来还能用的红外线装置和摄像头全都确认过了,真的是有人类在活动。”

别看崔荣宰笑起来善良纯真没什么攻击力,实则这小子聪明得很,不仅把基地上下所有的电子设备都玩了个透,就连曾经铺设过红外线和摄像头的地区,只要设备没有损坏,他都能给连上。

要不怎么说技术人才吃香啊,就连基地实权朴珍荣有时都要讨好一下这个小吃货,一有除补给外的小零食,就都给拿到这里来了。

“把画面调出来看看。”

崔荣宰动动手指,大屏上出现两个画面,左边是红外线描绘出的一个人类轮廓形状,右边是仅存的摄像头拍到的场景,那个摄像头地理位置并不太好,画面中的人一直在活动,只有在他移动到摄像头拍摄范围内才能看清楚,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但确实是个人类没错。

“其他生命体的探测结果呢?”林在范盯着屏幕上的人,神情漠然看不出情绪。

“活动中的‘虫子’有两只,但是队长你也知道,如果建筑物里还有其他没发育的卵,我们是检测不出来的。”

说话间,检测结果里「其他生命体」的数值跳了一下,从两只减少到了一只。

“可以啊这个人。”王嘉尔从不吝啬自己的夸奖,“速度也快,战斗力不错嘛。”基地虽然看不见对面这人的具体情况,但非战斗人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干掉一只‘虫子’,可以说是非常出色了。

“在范哥,救还是不救?”

王嘉尔的疑问,让在场所有人都盯着林在范。在人类一方损伤严重的情况下,能救一个是一个,况且对方还是个看起来很有战斗潜力的人。

“那得看他有没有命活到那个时候。”

从基地到K区需要时间,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虽说推测出对面这人战斗力或许能达到A级,但未知的意外远比已知的信息要多得多,谁也不能保证他可不可以活下来。

“你让Mark......”

朴珍荣提醒林在范:“Mark哥刚结束任务回来,这会儿才睡下去。”

“那就让BamBam去吧,我看他这几天闲着也是闲着,都快把基地给拆了。”林在范把人员名单从脑子里过了一遍,“让他们到了K区原地待命,别靠近目标建筑。”

全员没有异议,有条不紊向下传达指令。

在不能全面了解现场的情况下,林在范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人进入危险区的,为了救一个而折损好几个,总队长如此明白取舍的人,做不出来以多换少这样的事情。

让BamBam去也无非是做善后工作,多少年没有生命体活动的地方现在突然出现了三个活物,怎么说都要把这栋建筑物从里到外炸成灰才行,杜绝或许还有几十颗怪物卵在此孵化的可能性。

至于人,活着就给带回来,死了那也没办法,都是命。

王嘉尔盯着屏幕上那个看不清脸的人,又看了看「其他生命体」后面的数字“1”,心里默默地想,希望你能活下去。

 

一轮战斗结束,金有谦靠在门板上调整自己的呼吸,他能清晰地听见门外另一侧的天花板上,有怪物特有的黏在墙壁上移动的声音。

今天还真是中头彩了。

原本以为只有一只,在解决完地上爬行的那只后,金有谦就要走,没想到刚直起身,从后方阴暗的角落里又窜出来一只。他下意识开枪,堪堪躲过了怪物刀刃一样的前肢攻击,但那发子弹彻底打偏,浪费了。

解决一个怪物需要两发子弹,枪里正正好好还剩两发,这意味着他不能再有任何失误,也意味着如果哪里又冒出来第三只,他今天就走不出这栋建筑了。

这一只明显比刚刚那只聪明许多,或许是看到同伴被击杀的场景让它变得小心起来,它没有朝金有谦直接扑过去,而是黏在天花板上缓慢移动。

双方对峙,谁都没先发起攻势,它和金有谦隔着半扇门互相窥探观察,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就等谁先按耐不住露出破绽。

尽管面罩让人的呼吸没有那么自如,但金有谦还是选择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沉下心来。

耗着吧,看谁耗得过谁。

到底怪物没能像人这么沉着,猎物就在眼前哪有不将其撕碎的道理,它压低身子一个发力,就撞开门朝金有谦冲过来。

几乎是同一瞬间,金有谦看准空隙在地上一个翻滚,从门的内侧滚到外侧,抬手举枪一气呵成,子弹以高速没入怪物全身最脆弱的脖颈处。

一声惨叫,打中要害。

粘稠的绿色血液飞溅四周,被打中的怪物痛苦不堪,条件反射用尾巴反击,金有谦躺在地上没来得及爬起,就被尾巴大力一甩撞向了墙壁。

金有谦疼得龇牙咧嘴间看见怪物调转方向朝他过来,他的背脊还处于强烈的疼痛中不受控制,这个距离逃是肯定逃不掉了,他只好铤而走险放手一搏,躺在地上以最快的速度调整手和枪的位置,视线紧紧锁定那只怪物。

近了。

“嘭——”

金有谦打出了他仅剩的最后一发子弹。


评论(1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