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幸存者

《幸存者》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上一章:点这里

 

 

二、

短暂的一声枪响过后,建筑物又回归到长久的安静之中,好似这里的空气也跟着一起凝结了。

楼外传来脚步声,听上去三五成群,伴随着电子器械运作时特有的声音,他们一点点靠近建筑并将其包围在内。

“里面情况怎么样?”BamBam向基地询问。

“和刚刚一样,目前没有什么异常。”

BamBam朝身后的人做了两个手势,其他人便有条不紊地散开,各自在建筑物的角角落落去安装爆破装置。

“准备进入目标区域。”

“还是小心一点。”耳机里传出林在范的声音。

“收到。”

在小队到达目标区域之前,基地已经探测到建筑物内其他生命体的数量变成了零,这意味着另外一只“虫子”也被干掉了。

只是和它一起倒下的,似乎还有那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红外线能探测到那人还有生命体征,但他却躺在原地一动不动。

实战经验丰富的总队长推测对方肯定受了伤行动受限,如果不及时找到他,那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可能就又要丢了。

“爆破装置布置完毕。”

“二楼,clear。”

“一楼发现两颗‘虫卵’,小型炸弹安装完毕。”

耳机里不断传来小组成员汇报的声音,BamBam手里拿着枪保持攻击姿势向二楼战斗区域靠近,放轻脚步压低身子,精神高度警惕,就怕出一点差错。

确实有战斗过的痕迹,二楼安全出口附近的走廊里躺着一具新鲜的异族尸体,部分血迹还未干涸,踩在上面湿湿嗒嗒就像是鼻涕虫的粘液那般让人恶心。几步之遥靠近门板那里又停着第二具尸体,脖子上明晃晃两个洞眼,是子弹贯穿命门的痕迹。

下手快准狠,还真是想见见这位命大的独行者。

“林在范你不是说没有其他活体只剩那个人类一个活体了嘛,怎么到现在了半根头发都没看到。”

“我是你哥啊臭小子。”总队长优越的下颚线稍稍扭曲,下巴前倾,“你找仔细。”

“大佬,大哥,我叫你大爷行不行,能不能靠谱点,等会儿另外两只小的也要出来了,你是要我在这里孵蛋呢还是当餐点呢。”

还真是想让你在这里当甜点算了。当然,林队长也就只是随便想想。

“什么叫不靠谱,按照这些个破损的设备能把范围给锁定在二楼已经不错了好嘛。”崔荣宰不许有人质疑他的技术实力,“你再看看你附近,肯定就在这里。”

“我这里只有两只‘虫子’尸体好嘛,哪里来——”

话还没说完,基地稳定的通讯音频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枪响,听这动静,应该就是发生在离BamBam一米之内的距离。

“怎么了?”

BamBam没有回话。

本应该死透的怪物突然动了动它的尾巴,站在怪物身侧的战士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条件反射开了一枪,怪物尾巴上的鳞片被子弹中的毒液腐蚀,灼烧一片,不再动弹。

在二楼的众人立即进入战斗准备,全都抬起枪对准了地上那只‘虫子’,只要它稍有动作,保准当场灰飞烟灭。

“没想到没被怪物咬死,倒是差点被自己人给开枪打死。”

怪物的尾巴可不会说话,BamBam这次的任务对象原来是将怪物尸体作为掩体躲了起来,许是听到了他们的动静判断了好一阵是人还是异族,这才肯出来。

要说躲在怪物尸体附近还真是没几个人受得了,金有谦被挖出来的时候,左肩膀的抓伤触目惊心,只是简单用衣服碎布包扎了一下,满手臂的血污和怪物绿色的粘稠血液混在一起,地上还有损坏的半个面罩。

怪物本身血液味道何其难闻,再加上满地的腐尸,金有谦没吐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金有谦是聪明的,在不知道还有没有潜藏危险的情况下,能冷静地将自己隐藏起来和怪物的尸体融为一体,受伤了还泡在粘液里,利用怪物血液的腥臭味掩盖自身的血腥味,在没有面罩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一点,就算是受过训练的战士也不容易。

“还活着吗?!”

差点忘了基地里还有一群在为他担惊受怕的哥哥们,直到耳机里传出了王嘉尔的询问,BamBam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回话。

“我王文王是这么容易就嗝屁的嘛。”

王嘉尔放松下来:“喔,我没问你,我问的是我们未来的新成员还活着吗?”

“活着,你心心念念的新成员和你的宝贝弟弟我都活着。”BamBam明知道王嘉尔看不见,还是翻了个白眼,朝出口的方向歪了一下头,示意队友把金有谦扶出去,“炸完这里我们就回家了。”

回家,末世之中还有家吗?

 

金有谦无知无觉睡了三天。

伤口处理完打了一针止疼剂,大概是终于能不用分分秒秒都紧绷着神经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金有谦难得放松,这一觉自然睡得不省人事。

“这也太酷了,差点以为是段宜恩失散多年的弟弟,就回来处理伤口那会儿聊了几句,后面就再也没醒过?”王嘉尔捅捅隔壁朴珍荣,得到对方一个腹黑笑容警告,他悻悻收回手,言语里满是怀疑,“这止疼剂别是假的吧,怎么一针下去和特效安眠药似的,永世长眠就此拜拜?”

“我有时候觉得你生错年代了,不应该来当兵,你不去讲单口相声可惜了,一个人就是一出大戏啊。我已经向医生和补给那边都确认过了,放心吧,就是普通的止疼剂。”

“那他怎么还不醒,我还等着把他收入麾下呢。”

“副队要收徒弟也要看人家肯不肯啊。”朴珍荣逗他,“我怎么觉得这小孩的实战能力在你之上呢?”

王嘉尔果然炸毛了:“朴珍荣你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军师你懂什么!我实战能力也就比老段差了那么一丢丢好吧,只要老段和老林不和我抢人,我觉得收个徒弟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话间金有谦眼珠子动了好几回,耐不住耳边一直不断的声音还是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朴珍荣问他。

金有谦坐起来想活动一下手臂,发现被绷带缠得紧,许是这几天睡久了,全身有些卸了力感觉软绵绵的。身上是崭新的衣服,那些脏兮兮的痕迹全都冲洗干净,自末世以来他还从未感觉这般清爽过。

“很好。”他顿了顿,“没有比现在感觉更好了。”

 

在病房躺了大半个月,金有谦彻底恢复健康,失去了作为伤员的特权,意味着他将要被收入军队重新踏上战场。

王嘉尔到底还是没能把人收到自己门下当个小徒弟。很早就自有盘算的林在范,在医生宣布金有谦可以战斗的那个瞬间,就把人从病房拎到了模拟战区,无缝连接,无机可乘。

“你别紧张,等一下就是收集你的个人战斗数据而已,你只要按照平时来就可以了。”

崔荣宰摆弄电子设备,在战区上方的观战室传达指令。

小小的观战室挤满了人,除了两大队长和军师之外,还有最爱看热闹的BamBam,出人意料的是平时不太出现的段宜恩也倚在门框上向下观察模拟战区的景象。

第一场战斗结束,因为怪物级别是常规标准,除了收集到一些基础信息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数据。

“我觉得他有点问题。”

“问题是肯定有的,毕竟在外面这么久不如我们这边对‘虫子’了解的多,他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预判都是准的。”王嘉尔前半句是夸奖,但后半句话锋一转,“可是这个身体数据也太常规了吧,随便拉个人过来结果都差不多的,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他战斗时身体的极限数据。极限数据,极限!这才有用。”

BamBam耸耸肩:“等等逐级加上去,慢慢来嘛,人家才刚恢复。”

“但现在这数据不管测几遍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大用,还让人家一遍遍打,怪累人的。”王嘉尔点出了关键。

朴珍荣思考片刻,让崔荣宰调整了模拟怪物的参数。

“荣宰,把Mark哥的给他。”

段宜恩瞥了他一眼,又转头去看林在范。林在范没有出声,看样子是默许了。

“一下子跳到Mark哥的数据会不会太猛了,”崔荣宰有些担忧,“毕竟Mark哥可是公认的‘战神’啊。”

段宜恩的战斗力放眼整个帝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但金有谦的实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固然运气好,可是若真没两把刷子也无法在外面活那么久。

观战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有谦,等一下可能会有点难度,如果你坚持不住的话就立马告诉我们,千万别硬撑。”

王嘉尔叹了一口气,终是打开广播说道。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