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谎言

《谎言》

#范二#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所有文汇总点这里*

 

 

“这次的交易没有成功。”朴珍荣原本双手交叠放在桌上,说到后一句话的时候忍不住两手分开,用右手食指敲敲桌面表示强调,神情是难得的烦躁,“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最近两次的交易都不太顺利,上次勉强脱身,这次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发现了,好在我们的人机灵,觉得不对立马终止了交易。”

坐在对面的人毫无任何情绪波动,像是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仍旧闭着眼睛,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那般。

朴珍荣对他漠不关心的态度很不满意:“你难道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两次的交易时间和地点的选择都很隐蔽,被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可他们能够这么迅速对我们的动作做出反应,肯定是因为这些信息被提前泄露出去了。”他顿了几秒,最终还是开口提醒道,“我们这里有卧底。”

“嗯。”林在范不痛不痒地应了一声。

朴珍荣对他这无所谓的态度气极反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之间有卧底了?”朴珍荣和林在范这么多年的朋友,对他的脾气性格自然是了解的,他不再和他绕圈子,语气加重直击要害,说得笃定,“你知道卧底是谁。”

对面的人终于睁开眼睛,表情极冷:“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有分寸。”

“你还自有分寸?”朴珍荣觉得这就是个笑话,“你知不知道自己最近很奇怪?你知不知道……”

“珍荣。”林在范打断他。

朴珍荣停下来盯着他看了几秒,叹了一口气,又恢复到原先儒雅又清冷的样子,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留一句“希望你能记住自己说的话”便离开了房间。

 

“叩叩——”

“进来。”

王嘉尔进门的时候看到林在范用手指抵着眉心,表情不太好。他走过去,把手里装水果的玻璃碗搁在桌上,有些担忧地开口:“我刚看到珍荣从你这儿出去,怎么?和珍荣吵架了?”

“没有。”林在范摇头,“不是吵架,只是意见有点分歧而已。”

“为了什么事啊?是关于交易的事情吗?”

林在范又是一个小幅度摇头,没有说话,看上去情绪不佳。

王嘉尔眼珠子转了转,把水果往前一推,红色的樱桃让人很有食欲:“喏,吃点水果转换一下心情。”

林在范并不伸手去拿,他就坐在那里不动,眼睛盯着王嘉尔看,眼里慢慢有了笑意。

“让你吃樱桃你看着我干嘛啊?”

“喂我。”

“不要。”王嘉尔虽说性格外向,但其实脸皮挺薄的,这种肉麻兮兮的行为他才不做,“你又不是小孩子,喂什么喂,想吃的话自己用手拿。”

“那不吃了。”林在范索性耍起性子。

“你幼稚不幼稚,你不吃就不吃好了,反正享受不到美味是你的事。”

林在范看着玻璃碗里一颗颗红色的樱桃若有所思:“樱桃啊。你会不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

“会啊。”

“是嘛?”林在范眼带挑衅,“我不信。”摆明了低看他。

王嘉尔不服气,说这有什么难的,把樱桃梗放进嘴里,不一会儿就吐出舌头,上面已经打好了一个结。

“很灵活嘛。”林在范挑眉。

王嘉尔眨眨眼睛回味过来他说的是什么,闹不住脸红了,说他大白天就这么不正经。林在范说谁让你自己吃独食不喂我吃。王嘉尔简直对他无语,干脆不再理他。林在范也不恼,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林在范的视线固定又灼热,王嘉尔被他盯得很不自在,脸上的热度消不下去,只好妥协,捏起一颗樱桃凑到林在范嘴边,像要完成什么任务似的,僵硬又公式化,一点儿也不温柔:“张嘴快吃。”

林在范见他窘迫,起了逗他的心思,脑袋向后退躲过那颗樱桃,嘴角的笑意加深,坏心眼地说:“我要你用嘴喂我。”

“爱吃不吃!”王嘉尔把樱桃丢回碗里,说林在范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林在范拿起一颗带梗的樱桃,连着梗一起塞进自己嘴里,下一秒就把毫无准备的王嘉尔拉过来,对着他的嘴巴就亲了下去,牙齿把樱桃咬碎,果汁在口腔里四溢,趁着渡到王嘉尔口中的时候,舌头也一并钻进去搅得更加乱七八糟。

“是啊,我就是不要脸。”林在范笑眯眯的,眼睛笑成一条缝,像只狐狸,从嘴里把樱桃梗拿出来,赫然已经打好了结,“看来还是我更胜一筹。”

“是是是!你厉害!你强!”

林在范又俯下身吻他,声音有些沙哑:“我还有个地方更强,要不要试试?”

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吻到卧室,王嘉尔一边后退一边摸索着到了床边,先弯曲一条腿坐到床上,随后身体向后挪整个人顺势躺了下去,林在范欺身压上他,嘴唇向下移动,呼吸尽数喷在他的脖子上,王嘉尔有些痒,不禁往旁边躲了一下。林在范在他脖颈处流连,用牙齿叼住项链的链子,稍微用了些力一扯,项链就被扯断了。

“干嘛扯我项链,可贵了。”王嘉尔小声抱怨,伸手就要去拿。

林在范先一步把项链扔到床头柜上去。

“碍事。”

“不知人间疾苦啊。”王嘉尔怕他等会儿又要扯他的耳钉,趁着接吻换气间隙把耳朵上的装饰取了下来,小心翼翼放到项链旁边,“这可都是钱。”

“闭嘴。”林在范堵住他还想说话的嘴,“这种时候还这么多话。”

王嘉尔眨眨眼睛看着上方的人,还是棱角分明的那张脸,可哪里还有平时的冷静自制,他噗嗤一声笑出来,手臂勾上林在范的脖子,故意在他耳边低语:“真应该让你的手下看看他们一贯高冷的老大破功的样子。”

“那可不行。”林在范轻咬他的锁骨,“这样子只有你能看。”

“就会哄我。”王嘉尔哼哼一声,可还是没有绷住嘴角的笑意,“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容易就被你搞定了,明明知道你在哄我,但我就是很受用,就是很吃你这一套。”

林在范停下了动作,盯着他的眼睛,仿佛要将他看透:“我从来都不是在哄你。”下一句几乎是恶狠狠地说,“王嘉尔你告诉我,你他妈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身下的人愣了一秒,眼底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快到根本不可能抓住。他抬头凑上去亲吻林在范的嘴角,笑得特别灿烂,眼睛弯成一弯半月。

“我知道。”他说,“我也爱你。”

 

这几天都没有见到林在范,王嘉尔窝在房间里特别无聊,他知道林在范肯定又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忙,他一直都不让他去参与那些事,前两次都是靠旁敲侧击问他手下的人,王嘉尔才稍微获取了一些内幕信息,或许是因为上次交易失败了,这次的内容格外保密,他磨了好一段时间,可什么都没有打听到。

“嘉嘉。”朴珍荣在门口敲门。

王嘉尔见到他很开心:“珍荣,你怎么来了?”

朴珍荣笑得有些无奈:“在范哥这几天挺忙顾不上你,他让我来你这里看看,说你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下去就好。”

“我都挺好的。”王嘉尔不好意思地看向他,“这几天你应该也挺忙的,还麻烦你跑一趟。”

“不忙,在范哥比较忙,后天的交易他还要亲自去。”

“他要亲自去?”王嘉尔身体一僵,皱起眉头,“去哪里?”

朴珍荣把他的反应全都看在眼里:“南码头。”

他们又随意聊了几句,王嘉尔送走朴珍荣之后躺在床上一言不发,表情严肃,看上去像在纠结什么,过了一会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拉过被子蒙住头,在外人看来是要睡觉了。

他的手指放在耳钉上,停留了几秒,最终还是轻轻敲了两下。

空气中有极其轻微的电流声。

王嘉尔捏着耳钉,向右转了半圈,随后向左转了两圈,再向右转了一圈。

遥远的指挥中心收到来自代号328特工的讯号,破译出来对应的是个时间地点——「后天,南码头」。

王嘉尔转完又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敲了两下耳钉,空气中那轻到几乎听不见的电流声便消失了。

同一时间的另一间房里,林在范手里把玩着前几天以修复为由从王嘉尔那里拿过来的项链,他昨天拿去做了检测,这条项链就是普通的项链,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项链的挂坠在他手里颠来倒去,他的眼睛紧盯电脑屏幕上那个窝在被子里蜷成一团的人。

身后有脚步声,林在范不用回头都知道是朴珍荣回来了。

“我故意告诉他后天的交易地点是南码头,接下来就看他怎么做了。”

林在范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朴珍荣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听了几句就黑了脸。

“王嘉尔的房间在刚刚检测出了无线设备通讯信号。”朴珍荣说,“不是项链,他把通讯设备放在了别的东西里,尽管信号很微弱,但不会弄错的。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林在范坐得笔直,依旧注视着屏幕里那个用被子蒙住头的人,他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是内疚还是根本就无所谓?

他想起王嘉尔每次笑意盈盈看向他的表情,想起那双湿漉漉带着星星的眼睛,也想起前几天王嘉尔用他的烟嗓低语说的那句“我也爱你”,忍不住用手把项链的挂坠狠狠捏在手心里。

“骗子。”


评论(1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