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前世柜

《前世柜》

#水仙#(王酒王X嘎嘎)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所有文汇总点这里*

 

 

那是一种王嘉尔并不熟悉的曲调,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咿咿呀呀听不真切。他睡得有些迷糊,闭着眼睛大脑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京剧,唱的哪首哪段自然是不知道的。

他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桥上,周围的场景明明是他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却似曾相识。声音是从身后传过来的,他站起身转过头去看,桥的那头灯火通明看上去很热闹,他向前走了一段路,这里的建筑风格和现代的高楼大厦大相径庭,他眯起眼又仔细扫视一遍,这才发现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了两个字——梨园。

王嘉尔第一反应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桥上吹过来的风凉飕飕的,他的皮肤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感觉太过真实了。他下狠手掐上自己的大腿肉,疼,很疼。他诧异地想,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明明在睡着之前是坐在去机场的车里。

怎么回事?

思绪百转千回,他心想自己难不成是穿越了?

「想知道答案的话就去找酒王吧。」

几乎是在他心里疑问的瞬间,有个声音在他头顶回答,他抬头去看,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被吸进了剧情里,想出去的话要等酒王睡着才可以。」

一时半会儿看样子也回不去,王嘉尔重新迈开步子索性朝梨园走去,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梨园的大门开着,正中的戏台上有人身着戏服在唱曲儿,王嘉尔对于戏曲并不了解,唱戏的人穿衣打扮和何哥哥不一样,他没有办法判断戏台上的人究竟是不是何二月。他踏进戏园也不是,离开戏园也不是,只能愣愣的站在门边,没纠结一会儿,就有小童跑过来,立在他跟前不确定地上下打量他,最后视线停留在王嘉尔的脸上,这才怯怯地唤他少爷。

王嘉尔低头看自己的衣服,一身黑色酷倒是挺酷,身上这件黑夹克还是自己刚入的,他甚是喜欢,可惜和这个时代的风格明显不同,他立在门口格格不入,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啊?喔。”王嘉尔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发出单音节词缓解自己的尴尬,算是应了小童一声,他眨眨大眼睛随后咧开嘴笑了起来,亲切又熟络道,“走,带哥哥回房间呗。”

 

在小童的指引下王嘉尔顺利找到了王酒王的房间,他朝里望,没什么动静,心想房间里应该没人,这才放心推门进去。

谁知道门关上的同时,王嘉尔只觉得一股力道压迫在自己的脖子前,他几乎在下一秒就立刻举起双手:“嘿,放松点,我没有恶意。”

王嘉尔的头不敢乱动,只好垂下眼睛,瞥见脖子前横着一把纸扇。

顺着捏住纸扇的手往上看,是一抹蓝色。王嘉尔抬头的瞬间,纸扇被撤了回去,隐在阴影里的人渐渐露出了他的模样,一袭长袍蓝衣,从左肩开始绣了繁复的花纹,甚是好看。他不认得那是什么花,凭直觉猜测应该是牡丹,毕竟牡丹富贵些,大户人家常用它做装饰。再往上看,更是不得了,这分明是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

“你……”

“你是王酒王?”

两人同时开口,酒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王嘉尔就道出了他的身份。

酒王眼神探究,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即使长相一样,但性格相较于王嘉尔更沉稳些,他将扇子捏在手心,问道:“先生是谁?为何和我长得如此相像?”

王嘉尔虽说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懂这个时代为人处世的规则,但他也不傻,自然不能和盘托出自己不仅知道他的身份,还知道与他相关的很多人的身份,只好用了电视剧里常演的惯用套路装高深,说得模棱两可:“我现在没有办法和你说,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对面的人没有回音,尽管没有什么动作,眼神却比之前凌厉了许多,王嘉尔觉得备受压迫,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用最真诚的表情面对他,希望他能够相信自己。

“少爷。”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王嘉尔被吓一跳,他明显受到惊吓的样子落在了酒王的眼里,他看他瞪着圆圆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不像是装出来的感觉,酒王姑且相信了他,对他的顾虑消散大半。

“何老板和撒班主要登台了。”门外的小厮提醒到。

“知道了。”酒王对着门口应一声,小厮便退下了。他把纸扇打开,恢复了翩翩公子模样,气氛不似刚刚那样剑拔弩张,他对着王嘉尔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既然来了我王家酒坊,那便是来者均为客,我现在有些要紧的事要办,先生请随意。”

看过剧情发展的王嘉尔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眼看酒王就要出去了,他有些担忧地拉住他的袖子:“待会儿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如果你不开心,就来找我。”说完又补上一句,“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你。”

酒王盯着他看了几秒,复又去看那扯住自己袖子的手,眼神一闪,终究还是什么都没问,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王嘉尔再次见到酒王的时候,他身上缠绕着浓重的酒气,进门有些跌跌撞撞差点磕到椅子,王嘉尔要去伸手扶他,他摆摆手说无妨。

毕竟是和自己相同的脸,王嘉尔看他一脸落寞,心里很不是滋味,走过去伸手拍拍他的肩,略显笨拙的安慰他:“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想撤回的手却教人一把抓住,酒王手劲很大,用力一拉,王嘉尔差点跌进他怀里,酒王脸上有些红,想来是酒精作祟,可眼神却无比清亮,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先生究竟是谁?”说话间有些许酒气喷在王嘉尔脸上,王嘉尔觉得自己也要醉了。

“我不是谁。”王嘉尔说,“你喝醉了。”

酒王又看了他好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约莫过了几秒才松开抓住他手腕的手,轻轻摇头:“我没有醉。”他向后倒去,后背倚在桌子上,“世人都称我王家酒坊的醉逍遥为一绝,说喝了就能一醉方休泯恩仇,可酒这东西啊,本来就不是浇愁用的,有心事的人只会越喝越清明,越想醉却越是醉不了。”

王嘉尔叹了一口气:“说真的,你还是去睡觉吧,说不定这只是一场梦,明天醒来就好了。”

“那你呢,你也是梦吗?”

“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也是。”王嘉尔挠挠头有些苦恼,“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

“你……会回去吗?”

王嘉尔点点头:“等你睡着了我就会回去的。”

“是嘛。”酒王轻轻合上眼,“以后还能再见吗?”

“不知道,应该是见不到了。”

两人都不说话,空气里只有极轻的呼吸声,就在王嘉尔觉得酒王要睡着的时候,他才睁开眼睛,起身往床榻走去。

“睡一觉也好,早点送你回去,省得你被困在我这里受罪。就当是做一场梦吧……”他合衣躺下,“只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王嘉尔,你可以叫我嘉嘉。”

“王嘉尔。”酒王闭着眼睛喃喃自语,“嘉嘉,愿后会有期。”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王嘉尔已经回到了车里,工作人员问他怎么不再睡一会儿,到机场估计还有半小时。王嘉尔摇摇头,说睡不着了。

果然是梦啊。他想。

他拿出手机,手机里有大侦探的剧情资料,他刚录完节目还没来得及删。他仔细地又重头看了一遍,突然惊得手机都要握不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原本应该完结的剧情后面多出了一段文字,结尾处赫然写着一句。

“嘉嘉,愿后会有期。”





*酒儿这扮相我甚是欢喜(图片cr.明星大侦探)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