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致你

《致你》

#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所有文汇总点这里*

 

 

1.

镜头晃了两下对准了面前的长桌,画面里男男女女挤满了人,一个个小方框跳出来对焦人脸,有人吃得正欢,有人对着镜头大方微笑,有人比起剪刀手做鬼脸。

“光拍照有什么意思,几年之后谁还记得当时的场景下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行,必须拍视频录下来。”摄像的人是王嘉尔,没露脸,也不知道在嘈杂的环境里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录进去,只好稍微又提高了些音量,“来来来,都来录一段毕业寄语啊。”

三年班长可不是白当的,王嘉尔向来是气氛制造者,就数他鬼点子最多,比起别的班一本正经的管理模式,他们班因为这个外向又机灵的班长高中三年倒是过得挺轻松,现在班长突然说要录视频,尽管有些人还蛮害羞的,但大家都算配合。

胖子第一个就站到镜头前,说高中三年书读得一般,别的没记住,就记住了学校门口的街头烤串,每天放学总要去吃上几串,一边吐槽老板小气肉给的太少,一边又怎么都停不下来,想想毕业之后就吃不到了,还有点舍不得。说到最后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来他的同桌还欠他五十块钱,录到一半着急忙慌讨债去了。

饭桌上的人都被他逗笑,气氛轻松,有了个很好的开头自然就顺着录了下去。

“珍荣。”

镜头移到桌尾,朴珍荣正在帮饭桌另一头的同学盛汤,听到王嘉尔叫他,说了句等一下,直到把汤盛完叫旁边的同学传过去才抬起头来。

“哦哦,对,毕业寄语。”朴珍荣下意识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就,高中三年认识了很多人,大家一起努力拼搏,希望最后都可以考进自己理想的学校。”

“你也太官方了。”王嘉尔不满。

“毕业寄语难道不是说对未来的祝愿?”

“话是没错,但你简直就像是百度里搜索‘毕业寄语’会自动跳出来的模板一样。”王嘉尔想了想,给他提供了几个具体的范围让他选择,“都毕业了,最后一天就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嘛,你的真实想法,过去三年开心的事,难过的事,印象深刻的事或者遗憾的事都可以说啊。”

“遗憾的事……”

朴珍荣眼神固定在镜头后的那人身上,若有所思。

 

2.

其实刚认识那会儿,朴珍荣对王嘉尔的印象并不好。

朴珍荣觉得王嘉尔太自来熟了,这在性格沉稳又冷静的朴珍荣这里可算不上是什么褒义词,他对着在讲台旁打打闹闹的几个人皱起眉头,王嘉尔刚开学就几乎和全班所有人都称兄道弟甚至勾肩搭背的行为让他本能地有些排斥——太外向了——外向的过了头。

照理说他们俩是不太可能会有很大交集的,可班主任安排座位的时候偏偏他俩就成了同桌,当王嘉尔熟络又亲昵地把手搭在他肩上的时候,朴珍荣心里不合时宜地想起两个字,命运。

事实证明也确实是命运,朴珍荣向来应付不来这类热情的人,他从一开始就对王嘉尔没辙,熟了之后就更没辙。

开学几周之后要选班委,班主任在讲台上问有没有人要自荐,王嘉尔拿笔戳戳朴珍荣:“你要不要去试试?”

朴珍荣靠在椅背上,姿势放松又随意,完全没有受周围气氛的影响,自顾自地转笔,水笔在他的手指间颠来倒去,他头都没抬只说了三个字没兴趣。

“我觉得还蛮好玩的。按照你的性格,学习委员特别适合你。”

朴珍荣这种爱读书的人在王嘉尔看来天生就自带督促别人一起学习的气质,他一想到朴珍荣天天盯在别人屁股后面催人交作业的场景就忍不住想笑:“不不不,还是算了,万一你真当了学习委员,第一个每天追着讨作业的对象肯定是我。”

“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但说真的,我还蛮想尝试一下当班委的诶。”

“那你去吧。”朴珍荣顿了顿,随后坏笑起来,“我肯定投你竞争对手的票。”

王嘉尔撇嘴啧了一声,做痛心疾首状说自己交友不慎,随后举起手来对讲台上的班主任说自己要竞选班长,班主任让他上台发言。

朴珍荣那投给对手的一票显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黑板上王嘉尔名字下一大堆的正字已经说明了压倒性的优势,毫无悬念。

选完班长要选其他班委,和班长不同,其他班委不是投票出来而是由已定班委推荐或班主任直接任命的,朴珍荣接触到王嘉尔不怀好意的眼神时心里直突突,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老师,我觉得朴珍荣特别适合当体育委员。”王嘉尔无视朴珍荣眼里飞过来的刀子,继续说下去,“您肯定觉得奇怪我为什么推荐他当体育委员而不是学习委员,当学生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嘛,我们不能光读书不锻炼,身体素质变得那么差是不行的,像朴珍荣这样的学生就应该多参加体育运动才行。”

王嘉尔大眼睛转了一圈,尽管是对着老师说话,却笑意盈盈地看着朴珍荣:“好学生应该要带头起表率作用嘛,是不是?”

尾音轻轻上扬,明明是询问的语气,却可爱得让人不忍拒绝。

结果自然是以朴珍荣的妥协告终。

直到很久之后朴珍荣才知道,推荐他当体育委员是王嘉尔一时兴起的恶趣味和对他在选班长投票时没有投他的小小报复。

 

3.

那是高一的冬天。

这里很少会下雪,在朴珍荣的记忆里,上一次看到雪还是在小学的时候,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想法,印象中只要下雪就觉得有好事会发生。或许是因为雪天不常见所以稀奇,或许是因为只有冬季会下雪而冬季有寒假,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比起朴珍荣,王嘉尔显然要兴奋的多,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早,他们俩今天留下来做值日,从学校大门出来时天已经暗了一半,学校对面小吃街的商铺亮起灯来,倒也热闹。雪下得比之前大,王嘉尔不撑伞也不戴帽,雪落在他的头发上,形成一片片白色的小点。

人行道上有些地方有层薄冰,行人走路速度放缓,小心翼翼就怕摔倒。可王嘉尔偏偏小跑起来,就着路上的薄冰向前一小段一小段滑行,东倒西歪,不亦乐乎。

王嘉尔玩兴大发,朴珍荣看得胆战心惊,在他差点撞到路边停放的车时,朴珍荣终于忍不住提醒道:“你小心点。”

雪从很早就开始下了,彼时已经有些积雪,王嘉尔从车顶用手刮了一点下来,笑嘻嘻地捏成一团砸在朴珍荣的小腿上。

“下雪天就要好好玩啊,要不是今天老杨占用午休时间连着下午考试,我老早就想拉你出来玩雪了。”

王嘉尔说得理所当然,看朴珍荣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又往他身上扔了个小雪球,砸在左肩上,成功挑起了朴珍荣的对战欲。

朴珍荣难得幼稚起来,也不管没有戴手套的手会不会被冻伤,伸出手就去抓雪。朴珍荣的运动神经没有王嘉尔好,两人站的人行道本就没什么太大的空间,一边要控制好力道不要砸疼对方,一边又要躲避来来回回走路的人,没过多久朴珍荣就占了下风,稍不注意就滑了一跤,和硬邦邦的水泥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对面的人没有形象地大笑起来:“你还让我小心呢,结果你自己倒是摔跤了。”

朴珍荣没有接话,坐在地上皱眉,想来这下摔得不轻,王嘉尔看他没有站起来,知道他真的摔疼了,跑过来问他怎么样,一边问一边试图把他拉起来。朴珍荣一扫刚刚痛苦的状态,冷不丁抓了把雪就朝王嘉尔脖子处招呼,王嘉尔被冻得一激灵,浑身起鸡皮疙瘩,再看坐在地上的人哪有半分钟前摔跤的样子,满脸都是使坏的小表情。

“好啊你,打不过我就骗我,亏我刚刚还那么担心你!”

“这叫兵不厌诈。”

“不玩了。”

朴珍荣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雪渍:“生气了?”

“没有,差不多该回家了,要不然太晚了。”王嘉尔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伸出手,手掌因为雪的关系已经冻红了,“走吧。”见朴珍荣没有反应,他把摊开的手掌收起来,索性直接去牵朴珍荣的手,心情很好地说,“哥牵着你,要不然你等会儿又要摔跤了。”

寒冷让朴珍荣的手指接近麻木,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冻得出问题了,明明王嘉尔的手也和冰块一样冷,几乎感觉不到体温,可他却觉得自己的掌心出汗了,黏黏的,痒痒的,同时有股灼热的温度从手掌心直接袭向了他的心脏——

扑通扑通。

下雪天会有好事发生。

高一冬天某个下雪的日子,朴珍荣喜欢上了王嘉尔。

 

4.

“遗憾的事……”

朴珍荣眼神固定在镜头后的那人身上。

“遗憾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某个人我持续了近三年的心思就要毕业了,遗憾的是我这么快就18岁了。”朴珍荣故意停下来,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好一会儿后才接着说下去,“所以,为了让自己不留遗憾,我要在今天抓住最后的早恋的尾巴。”

透过手机屏幕看到朴珍荣认真起来的表情,王嘉尔不知怎么突然有点紧张。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朴珍荣舔舔嘴唇。

“王嘉尔,我喜欢你。”

 

 

 

 



*给我最亲爱的朋友,恭喜你大学毕业了,学生时代彻底宣告结束。另,我翻了翻你ins上的毕业照片,穿裙子的你真的太好看了!

*六月就要高考了,希望所有要高考的小朋友都可以如愿考到自己想去的学校,追到自己想追的人(这个还是考完试之后再说吧,临近高考还是以学业为主

*感叹一下当学生真好啊。

*年少时的悸动是一份礼物,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我觉得年少时的爱恋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它没有家长和老师口中说的那么吓人,当然处在学生这个角色里,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学习,在【保证学习】和【保护自己,不要轻易过早尝试一些不该尝试的事情】这两个大前提下,单论这种情感本身,它是一份很朦胧很青涩的感情,它让人心动,而这份心动是非常纯粹的。

有人会体会到和喜欢的人对视时的小雀跃,有人会体会到和暗恋对象越走越远时的小心酸,它为每个人带来的感受都不一样,顺其自然就好。学生时代其实过得很快,那时总觉得自己每天被压在试卷和作业的苦海下望不到头,但真的脱离开学生这个身份踏上社会的时候,你会怀念那时的自己。青春可以用来努力奋斗,也可以用来浪费挥霍,不论哪种选择,只希望你能享受,不留遗憾就好。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