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邻居

《邻居》

#猪尔#(以JinYoung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

我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

开始的时候声音并不大,断断续续像是搬一些小东西。这幢公寓楼有些年头了,隔音效果欠佳,我听着那端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床上闭着眼睛翻来覆去,烦躁极了。我尝试拿起枕头压在自己头顶,没什么用,甚至自暴自弃地想干脆闷死得了。

后来声音停了一阵,我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突然间传来“砰”的一声,我险些从被子里弹起来。

这觉是彻底没法儿睡了。

我起床披上件外套,打算开门走出去同对方理论。

一周前我从房东那里得知,我的对门儿被租出去了。我不是个善于窥探别人隐私和八卦的人,对于新邻居并不是很有兴趣,加上我早出晚归的工作时间,我至今没有遇见过对方。我向来不愿意用先入为主的态度去判断一个人,但这位素未谋面的邻居显然此刻在我心里的分数大打折扣。

我不是个有起床气的人,也并不是有意想要摆出脸色去刁难我的新邻居,只是周末的早晨没有按照预期睡上懒觉,任谁都会有些心情不好。

出去的时候对门敞开着,一个男孩子蹲在地上整理箱子,书散落一地,我猜想刚刚那声巨响应该就是箱子倒了所发出的声音。我皱起眉头,表情又严肃了几分,刚准备说话,对方倒是先开口了。

“对不起对不起!”沙哑的嗓音加上蹩脚的韩语,虽然听上去语调奇怪了些,但也不是听不懂,“真的很抱歉!”

看来新邻居是个外国人。

“对不起,刚刚我是不是吵醒您了?”

他抬头看我,脸上是真诚的歉意。我这才看清他的长相,大眼睛高鼻梁,唇红齿白,长得很好看,不停道歉的样子像只惹人怜爱的小动物,让人没有办法对他苛责。

“没关系。”我不忍心对着那样一个少年生气,开口说话的时候我的气已经消去大半,“需要我帮忙吗?”

他摇摇头说没事,已经搬得差不多了。我随口应和着说那就好。说完这句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傻站在门口着实让人尴尬,我又同他寒暄了几句便关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2.

我没想到几分钟后他会来敲我的门。

他站在门外,手里捧着一盒精致的糕点——看上去像是年糕。

“您好,我叫王嘉尔,来自香港。”他很有活力,每句话的句末尾音都稍微上扬,感觉心情不错,“我听说在韩国搬家要请邻居吃年糕的,这个年糕很好吃,您要不要尝尝?”

“不了,谢谢。”我对于又干又黏的年糕并不是很喜欢。

他看上去有些失望:“对不起,您是不是不喜欢我?”

我猜想他在为之前吵醒我的事情自责,圆溜溜的大眼睛垂下去一半,我个子比他稍高一些,将他又长又翘的睫毛和失落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不,不是。我只是不太喜欢吃年糕。”我说。

“那,我还有曲奇饼干……”他又抬起头看我,瞳仁明亮,跃跃欲试,“您要吃些曲奇么?”

这隐约期待的模样让人无法拒绝,我只能点头说好。

他转身跑进屋子里拿出一盒饼干:“我很喜欢吃甜食,您喜欢吗?”

“还行。”

在他湿漉漉的大眼睛的注视下,我吃了一块,并表示味道很好。他放松了一些表情,像是如释重负,但随后又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问我名字。

“朴珍荣。”我说。我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我们应该是同龄人,没有必要用敬语。”

他听到这句话,像是觉得终于获得了我的认可,露出了到现在为止的第一个笑容。

我看着他笑成月牙的眼睛和脸上挂起的“小括号”,感叹造物主真是偏心,是不是把所有的美好都集中在了这个男孩身上?

他真的太好看了,好看得让人眩晕。

上帝真是不公平。

 

3.

我手里捧着书坐在沙发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我承认自己有些心猿意马,总会不自觉去留意对门的动静。

一上午的相安无事。

临近傍晚的时候他又来敲我的门,那是我们一天中的第三次见面。他捂着半边脸,好像有些痛苦,说话含糊不清:“不好意思,你知道附近哪里有药店吗?”

“身体不舒服吗?”

“I have a toothache.”他显然不知道如何用准确的韩语表达,皱着眉头在纠结措辞,“Wisdom tooth.我想买药。”

我猜想他应该是在长智齿,需要止疼片。我让他进屋,说我这里有药,我给你找,你先吃着试试。他口齿不清地说谢谢你。

我在药箱中翻找,拿出一盒止疼片,看了下保质期没有过期,又看了下说明书,去厨房倒了杯水递给他,让他按照说明书上的用量服下。

我看着他疼得两眼汪汪的样子,不自觉地笑起来。

“不好意思啊,今天总是打扰到你。”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事。”我摆摆手并不在意。

“你刚刚在笑什么?”

“没什么。”

我只是在想,上帝还是公平的,原来这么好看的人也会牙疼。

 

4.

当天晚上他就出现在我的梦里。

用那双泛着水汽湿漉漉的大眼睛看我,笑得开心一声一声叫我的名字。

我从那时开始就明白,我们不可能只做朋友。

我和嘉尔很快熟络起来。我喜欢叫他嘉尔,显得亲密又不逾矩。

他是个外向又热情的人,这让他即使在异国也能交到许多朋友。他有时会叫上我一起去,我不愿见生人也喜欢安静,拒绝过好几次,他难免伤心。后来他慢慢摸清我的性子,也就不强求了。

我有时看他忙于交际,半真心半假意装作不高兴,他总是急着向我解释,说我是他在韩国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没人能够代替。

我笑而不言。

你可知,我从没想过要当你的朋友。

 

5.

告白那天我是忐忑的,这种紧张感比高考的时候还要强烈。

我知道嘉尔爱吃甜食,我下班之后又绕了些路,从城南一家有名的港式餐厅买了地道的蛋挞带回去,怕回家的时候蛋挞变冷就不好吃,还特地打了个的。

怀里抱着的美食香味扑鼻,我却觉得有些好笑,大概真是太喜欢他了,连这么小的“加分项”都不放过,小心翼翼还要靠着小道具去收拢人心。

回去的时候他果然很开心,大眼睛扑闪扑闪:“珍荣你对我真好,这家店我网上看过,人气很高要排很久的队呢!”

“你喜欢就好。”

他很高兴,一边吃蛋挞一边左右摇晃着脑袋,我在厨房泡热可可,听到他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心情也同他一样变得很好。

“珍荣你人真的超好的。”他喝着我端出来的热可可,由衷地感叹道,“好温柔。”

“是吗?我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的。”我盯着他嘴角沾上的一小块酥皮,“你怎么想的?”

“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轻咳一声,清了清嗓,“我在追你。”

他抬头看我,黑色的瞳孔映着我所有的羞赧与不纯企图。

“我不知道。”他垂下手,看着手里吃了一半的蛋挞。

“你讨厌我吗?”

他摇摇头。

“你喜欢我吗?”

他想了想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我不知道那种感觉是不是和你一样。”

我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他意识到我突然的沉默,抬头看我。我看着他懵懂的神色和那双干净的大眼睛,忍不住内心的冲动,低头吻了他。

他有些慌乱,但是并没有躲开我的亲吻。我吻得很认真,也很温柔,他出乎意料的青涩,这点认知让我很高兴,我沉浸在他笨拙的回应里,付与我所有的耐心慢慢引导他,我们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我几乎沉溺在他的气息里。

我用额头抵住他,问:“讨厌我这样对你吗?”

他摇了摇头。

“嘉尔,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

“我很怕受伤。”他有些动摇,但还是犹豫,“我没有经验。和你在一起之后,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会的。”我说,“我会对你比现在更加好的。”

 

6.

我的嘉尔不知道,你只需要冲我眨眨眼睛露出微笑,我便愿意将这世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评论(6)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