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爱情琐事

《爱情琐事》

#范二#(以JB为第一视角)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1.

电视里放着五花八门的节目,嘉尔拿着遥控器时不时在各大卫视之间切换,有时对于主持人讲的段子还给足面子哈哈笑两声。

我对于跨年是没什么仪式感的,早些年一个人的时候,要么在打游戏中度过,要么就早早休息。后来同嘉尔在一起了,他和我不一样,他喜欢热闹,喜欢人群,喜欢跨年夜街头的车水马龙和流光溢彩,前两年他总要拉着我去那些跨年圣地,我不好意思驳他兴致,只好配合,偶尔露出的几个兴致缺缺的神情倒让他逮个正着,后来他也明白过来我喜欢安静,今年就不强求了。

只是去不成跨年活动,跨年晚会总是要看的,嘉尔说这样才真真实实有要开始新一年的气氛。我便随他,两个人开着地暖坐在地板上,地板太硬我怕他坐久了不舒服,给他拿了个垫子。茶几被移开到旁边,他靠在我怀里,我靠在沙发垫上,拿着毯子裹在一起倒也亲密。

倒计时的时候他转过头来看我,伴着电视里最后两秒的倒数声笑眯眯地对我说新年快乐,又吧唧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还没反应过来,彼此的手机就都响了。手机在这种特殊的时间点自然是静不下来的,我对此置之不理,他倒是听见声响就转过去拿,低下头一一点开祝福信息回复。

我盯着他柔顺的头发和光洁的脖颈,在他后脖颈正中心落下一吻,他有些痒,忍不住缩缩脖子。我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用手搂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都圈在怀里。他停下发信息的手,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干什么呀,小烟嗓带着特有的语调。

我学他之前的样子,在他脸上也亲一口,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笑嘻嘻的,说喜欢你呀。

他夸张地抖了抖身子说我肉麻,但上扬的嘴角表示他显然对这套很受用。我又重新低下头去,把鼻尖埋在他的颈窝,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真好啊。

“新年快乐。”我说,“有你真好。”

 

2.

和嘉尔在一起的这几年,是我生命里最平淡温馨的时光。

我和他的第一次接吻发生在我们在一起后的那个圣诞节,我们在披萨店里吃完晚餐走在路上消食,街头的节日氛围浓重,树上挂着彩色的灯,广场正中心有棵巨大的圣诞树,很多人都在那里合影。他站在路边掏出手机,我问他要去和树合照吗,他摇摇头说拍景就好。

他拿着手机走动几步调整位置,我看他的围巾有些滑下来,走过去帮他重新系好。抬头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手机,大眼睛盯着我,周围店铺的光映在他的瞳孔里,像是有星星,好看极了。

我问他怎么了,他突然笑起来,说你觉不觉得这样的气氛很适合接吻啊。

彼时我们才在一起没多久,我没想到会是他先提起并主动凑上来,他在我的嘴唇上轻啄一下,我还没来得及感受什么,他就离开了。

嘉尔是这样的,每次总是想方设法来逗我,真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倒是迅速认了怂。我承认被他撩拨了心绪,我也承认自己带了些故意的成分,坏心眼地不让他退后,抓住他的手把他拉近我。

“你这个算什么接吻啊,这个才叫接吻。”

我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和他刚刚的蜻蜓点水可不一样,我没有闭上眼睛,不愿意错过他的任何表情。他睫毛轻颤,有些紧张。

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不像小说里写的带着水果糖味,也并不香甜,只有满嘴的披萨的味道。不太浪漫,但足够幸福。

结束之后我们都有些害羞,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的耳根红透了,我脸上也有些发烫,想来应该并没有比他好多少,我看他因为害羞而躲闪的目光,心脏不可抑制地疯狂跳动起来,内心有什么东西正在翻涌,呼之欲出。

“王嘉尔,我喜欢你。”

那不是我第一次表露心迹,但每一次都说得无比认真。

 

3.

大四快结课的时候我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嘉尔有时没课就会跑到我这儿来,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腻在一起。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愿意做饭,有时候出去吃,有时候嘉尔从学校食堂打包两份我想吃的餐食过来,天冷了之后基本都叫外卖。我有些心疼他老跟着我吃快餐,他耸耸肩不以为意,说吃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和你在一起就好。

偶尔他也会在我这留宿,下雪天他都选择窝在我这里不愿去上课。我也乐意,同他一起躺在床上用笔记本看旧电影,冬天他一向手脚冰冷,这种时候他总要钻进被子里把脚贴在我的腿上把手伸进我的衣领取暖,我被他冻得一阵瑟缩,他倒笑得没心没肺。

我惩罚性地把他压在枕头上,在他耳朵和鼻尖轻咬,耳鬓厮磨,缠绵亲吻。我咬他嘴唇的时候,他的笑声从鼻腔里漏出来,我拉开了些距离看他,他果然笑得眉眼弯弯,嘴巴得空的间隙便说我幼稚。

我复又欺身压上去,把手垫在他的脖子下,托着他的头开始另一个吻。嘉尔是喜欢拥抱的,他说拥抱的时候两个人的心脏贴得最近,手臂拥着彼此的感觉让他满足,而我喜欢亲吻,喜欢侵占他的柔软,喜欢让他染上我的气息。

“林在范你真幼稚。”离开他唇的时候,他又轻轻在我嘴上啄了一下,这是他接吻结束的小习惯,我喜欢他的这个小习惯,他眼神明亮,笑得好看极了,“但我喜欢。”

 

4.

后来嘉尔索性搬来与我同住。

我们之间不可避免发生争吵,细枝末节的事情我已记不清,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嘉尔倔强地站在那里背对着我的身影和湿红的眼眶。

嘉尔从来都是笑着的,他很少露出脆弱的一面,他的不安几乎不会同别人讲,只会表现得更加明朗和外向,然后去自我消化。

那次我吼了他。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肩膀塌下来,眼神无助。他没有和我吵,只是哑着嗓子干巴巴地说:“你现在不冷静,说什么都不算数,等你冷静下来我再和你说。”他说完这句就背过身去,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心里憋着一把火,想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说,委屈也好,难过也好,都不愿和我倾诉。气势汹汹用了些力把他掰过来强迫他看我,对上他湿红的眼眶时,心里千句万句都像是被一盆冷水突然浇灭。

那是我的嘉尔啊,咬着嘴唇忍住眼泪与抽泣不愿和我吵架的嘉尔啊,我是他最在乎的人,此刻却伤他最深。

我心里疼得要命,内疚和后悔如洪水般倾泻而出,整个胸腔都在胀痛。

“对不起。”我的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艰难开口只能说出三个字,我伸手去拉他,他顺从的任我抱着,把头靠在我肩膀处,有些微湿润的触感传来,我想他应该是哭了。我难受得要死,恨不得让他打我骂我几百遍,但他什么都没做。我又把他抱紧了些,说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了,你都说生气时候说的话是不算数的,原谅我好不好?

他的头在我肩颈处蹭了蹭,我猜想他是在点头,过了几秒他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是你说的,以后都不和我吵了,说话算话。”

“说话算话。”

那是我和嘉尔的第一次争吵,也是唯一一次。

 

5.

嘉尔是个很善良的人,也特别容易感动。其实我没为嘉尔做过什么大事,都是些日常琐碎的小事,可偏偏他都记在心里。

有一次他夜里发烧,我带他去急诊挂水,他在椅子上蜷作一团。夜里的医院还挺冷的,更何况他吊针的那只手一直不动,血液不循环便更加冷了。我在医院的茶水间倒了两杯热水,一杯让他喝,一杯让他暖手。

他那只吊针的手握着杯子有些吃力,我把它拿过来,把自己的掌心捂热,再用我的手去暖他的手。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开口轻轻地说了句,在范哥你对我真好。

我笑他心思单纯这么容易就被感动,他倒是不以为意,觉得这样挺好。

嘉尔向来是容易满足的。

还有一次,他突然说想吃芒果冰,那时候已经冬天了,我说反季吃东西对健康不好,他点点头说知道,但表情还是有些可惜。

当天回家的时候,我想着他那表情,还是去了趟水果摊。芒果是夏季水果,冬天很少看到,我又去了全球商品直销超市,这才买到。

回到家,意料之内他非常惊喜,问我不是说不能反季吃东西吗,我说你不是特别想吃吗,偶尔吃一次没关系的。他手里拿着芒果,笑得可甜,说在范哥哥你对我真好。“在范哥哥”只有在他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这么叫我。

“你可真好收买,是不是随便哪个人给你买好吃的,你都会跟着人家走啊?”

“当然不是。”他坐在我对面,两只手肘撑在桌上,捧着脸看我。

“我只会跟在范哥哥走。”

 

6.

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心情总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起伏变动。

是了,我的嘉尔总是有办法叫我的内心柔软到化成一滩水。

我的嘉尔。

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如果非要在你的名字之前加个词,我希望是个物主代词——“我的”。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