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

懒人一个

Dreaming

《Dreaming》

#珍嘉#(猪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灵感来源于Lullaby和《Fly》《Hard Carry》《Never Ever》三部曲

 

7.

绸缎质感的窗帘没有拉严实,中间部分空出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让屋外的阳光争先恐后地挤进来。

王嘉尔闭着眼翻了个身,感知比刚刚暗了些许,但意识已经先一步醒过来。卧室外隐隐约约传来食物在锅内煎的声音,滋啦滋啦甚是恼人。他迷迷糊糊伸手摸向床头柜,手机显示的时间离他昨晚定的闹钟还差几分钟,顺带捎上一条未读的信息。

「你记得带移动电源,我前两天用完忘记充电了。」

「好,我带。」

王嘉尔简单地回了三个字,将手机随手扔在床上,蹬着拖鞋边伸懒腰边往浴室走。挤完牙膏塞进嘴里,薄荷冲击味蕾和口腔内壁,总算让脑袋发懵的人彻底清醒过来。

被主人遗忘的闹钟,尽职尽责在准点响了起来,摇滚乐在早晨就像自带扩音效果,叫嚣着朝屋内两个人证明自己的存在。

“嘉尔你醒了吗?”

厨房的人听见了动静,探出头来就看见王嘉尔叼着牙刷满嘴牙膏沫跑进卧室,一秒钟后世界又归于安静。

怕自己睡过头特地选的地狱级吵闹音乐,如果王嘉尔不是已经醒了,冷不丁来一下,估计都要被吓出心脏病了。

“刷完牙就出来吃早餐吧。”客厅又传来了声音。

“来了。”

王嘉尔给闹钟换了首柔和的音乐,将手机重新扔回床上,出去继续完成他的刷牙大业。

未灭的手机屏幕上显示8:31,3月21日,星期三,天气预报小插件悬浮着一个大大的太阳。

 

6.

“珍荣,移动电源在哪里?”王嘉尔咀嚼大半个煎蛋,口齿不清地问,“还有,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买的DV,能不能帮我找出来。”

“都已经给你放在包里了。”

王嘉尔没有想到朴珍荣居然那么细致,他随即扑了过去,在朴珍荣的放弃抵抗中,轻松在他脸上盖了一个充满煎蛋味油腻腻的吻。

“哇,珍荣我好爱你,你想得真是太周到了!”

听到这句话的朴珍荣神色复杂,眉毛和眼角都垂了下来,表情一瞬间晴转多云,好像下一秒那些藏在眼睛里的云就能挤出水来。

王嘉尔被他眼里突如其来的痛苦震住,只是不容他胡思乱想,朴珍荣又重新笑了起来,放在他脖颈上的手就开始作乱,一路向上揉乱了他的头发,完全不留情。王嘉尔哀嚎一声,哪还记得那短暂的情绪,转身就跑去有镜子的地方摆弄自己被破坏的发型。

身上缠人的小猴子被剥离下来,朴珍荣看着他的背影却没有丝毫笑意。

 

5.

王嘉尔觉得今天的朴珍荣很不对劲。

早餐时一闪而过的表情变化不是错觉,朴珍荣今天突然变得像是强迫症十级患者,虽然处女座本来就追求完美,但王嘉尔能百分之两千肯定,今天的他特别奇怪,或者说神经兮兮更为贴切。

“嘉尔,你确定今天和朋友是去游乐园吗?不会改别的地点吧?”

“加上刚刚那遍,这话你已经问了七遍了。”王嘉尔穿好鞋子,抬起头担忧地看着他,“珍荣,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只是让你注意安全。”

“可你的表情看起来完全不像没事的样子。”

朴珍荣抓着他的手臂急切的想说什么,但嘴张开了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反而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可把王嘉尔吓一跳。王嘉尔拍拍他的背,想让他慢点说,却被他顺势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

朴珍荣在他耳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沉重得根本不像他们这个年龄该有的。随后他松开了他,对上王嘉尔不知所措的大眼睛,他尽量用平缓温和的语气说道:“嘉尔,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我疯了,但请你一定一定要认真听,并且答应我一定要做到好吗?”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嘉尔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他看到朴珍荣的神情是从未见过的严肃与凝重。

“今天是去游乐场,我不知道你们中间会不会临时改地点或者发生什么事情改变原本的行程,但不论发生什么,千万答应我不要去海边、河边、水族馆、游泳馆、海洋公园这些地方,只要是和水有关的地方都别去。答应我,行吗?”

朴珍荣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得到王嘉尔的肯定回答后,他还不放心,想了想又补充到:“今天晚上会有一场很大的雨,我在你包里放了伞,大概在七点左右,答应我早点回来,在下雨之前回来可以吗?算我求求你。”

王嘉尔很想说天气预报说今天一整天都不会有雨,而且游乐园在郊区,先不说七点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个很早结束聚会的时间点,光是从郊区开车回来也不会很早到家的。但王嘉尔说不出口,因为对面朴珍荣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要哭了。

“我尽量早点回来。”

朴珍荣眨了眨眼睛,说了句王嘉尔听不懂的话,随后自嘲般摇了摇头,在他额头上珍重地留下一个吻,轻轻地对他说去吧,就当我今天睡糊涂了,你和朋友们玩得开心点。

关门前的最后一刻,王嘉尔看见朴珍荣站在门里,用非常悲伤的眼神看着他,像是失去了什么全世界最宝贝的东西。

嘉尔,我爱你。

朴珍荣在用唇语对他说。

啪嗒,门合上了。

王嘉尔走了,房子里就只剩下朴珍荣一个人,餐桌上还摆着剩下的早餐,家里还留着另一个主人的气息。朴珍荣坐在餐桌前,没有去收拾横七竖八的盘子,只是不停地用手机在网上搜索关于「溺水」的今日最新新闻,祈祷不要在中间看见他熟悉的名字。

无法说想说的话,无法离开这个房间,无法向外面拨号甚至连上社交软件,唯一能正常使用的只有一个新闻搜索界面,他被关进了封闭的透明盒子里,能看见一些外面的世界,却仅仅只有他面前的这一小块视野,再也无法得知更多的东西。

一无所知,孤立无援。

陪伴他的只有多次失去爱人后留下的痛苦与无奈,和知晓自己或许将再一次失去爱人却无能为力的恐慌与无助。

“我真傻,如果有用,我也不会困在这里这么多次了。”

他又说了一遍,那是他在送走王嘉尔之前亲吻他额头时说的话。

 

4.

天空飘来零星几滴雨水,王嘉尔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下雨了。他想起朴珍荣出门前和他说今晚有雨,掏出手机一看,19:07,果然是七点左右。

人在玩闹的时候,自然想不起别的东西。雨势在半分钟内变大,王嘉尔这才想起来答应朴珍荣今晚会早点回家。手机没有来电也没有信息,他给朴珍荣打过去,但郊区信号很差,不知道是他没有成功拨出去,还是朴珍荣确实有事没听到,几通电话都没有接通。

王嘉尔不相信巧合,尤其是这么多反常的事情发生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更加不相信巧合。想起朴珍荣早晨那痛苦的样子,他心里渐渐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觉,此刻那句让他早点回家的话,就像是红色的警报灯,在他心里循环播放,惹得一颗心脏七上八下。

“雨下大了,今天没办法玩了,不如早点开车回去。”

“可是八点这里还有show,大家都在等这个show了,听说刮风下雨都无阻的。”

看得出来大家都很期待,可是王嘉尔再不想扫兴也必须扫大家的兴了,他真的很担心,内心的不安感钻进了他的喉咙,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从他身体的各个器官中溢了出来,越来越强烈,压都压不住。

“珍荣生病了,早上就有点不舒服了,刚刚打电话没有人接。”王嘉尔撒谎了,他咬咬牙索性下一剂猛药,“我怕他撑不住晕倒在家里,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得快点回去。”

他是真的着急了,虽然并不是因为朴珍荣生病,但王嘉尔焦急的模样让大家都自觉开始收拾东西,打算收完就开车回去。

有什么比人更重要呢,游乐园可以下一次再来。

嗯,下一次。

 

3.

雨水一层一层糊在了挡风玻璃上,落下密密麻麻无数的小圆点,雨刷迅速摆动去擦除阻碍视线的雨滴,却也在过程中留下一大片水渍。

王嘉尔的心情就像这毫无预兆的暴雨。

他给朴珍荣的电话和信息,统统石沉大海收不到一丝回应。他也不知道平常那么爱打电话给他的人,怎么偏偏今天就一点声音都没有。

雨还在继续下,看上去没有减弱的趋势。王嘉尔的电话也还在继续打,朴珍荣看上去也没有要接电话的趋势。

“这雨真大,路都快看不清了。”

“你车子开慢点,安全第一。”

“大哥,这里是浦江大桥,开慢点不是更加危险啊,后面车子一旦撞上来直接翻下去河里洗澡好吗。”

车里的人在叽叽喳喳讲话,吵得王嘉尔有点头疼。

“我靠!前面那辆车什么情况,别在它后面吧,超了它。”

前面是辆货车,因为大雨和大风,背后遮挡货物的布已经掀开了很大一个角,里面的箱子看起来并不怎么牢固,在风雨中摇摇欲坠。

王嘉尔心里的不安在这一刻到达了极点。

 

2.

绸缎质感的窗帘,穿过缝隙透过来的光,身边熟睡的人,还有手机上又一次显示这见鬼的3月21日星期三。

朴珍荣转头看窝在床上缩成一团的王嘉尔,他闭着眼睛面容平静,对这场死亡循环全然不知。他凑过去,克制地亲吻他的鼻尖,眼泪无声的落下来,融进了被单里,在被子上留下痕迹,开出一朵名为绝望的花。

朴珍荣一直被困在同一天,即王嘉尔发生意外的这一天。他不知道这个循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只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不能陪王嘉尔一起去,也不能开口挽留让他留下来,每次他试图说些改变命运走向的话,就总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开始咳嗽。

后来他渐渐明白,在这里他没有办法走出这个房子,也没有办法说那些话,唯一能做的就是警告他的爱人和把能想到的情况都事先排除。他可以清楚地准备好所有的东西,还知道天气预报中没有提到的暴雨,王嘉尔说他想得周全,哪里是什么周全,不过是他先于他经历过了无数遍而已。

他只要一想到自己在梦境里看见的场景,朴珍荣的心脏就像被刀剐了一块那样疼。王嘉尔了无生气的泡在水里,肤色苍白,再也不会睁开眼睛,再也不会对着他笑,再也不会叫他珍荣。

我的嘉尔他那么好,为什么就非要一次次经历死亡。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一定是有什么他遗漏掉的细节。朴珍荣看着王嘉尔长长的睫毛,脑子里强迫自己一遍一遍过滤着之前各种信息。

王嘉尔每一次出去玩的地点都不一样,但有两点是始终不变的,一是那场不在预计内的暴雨,二是他的每一次死亡都和水有关,看起来都在同一片水域。朴珍荣不知道出事的地点具体是哪里,因为每次王嘉尔在没有生命体征的瞬间,他就会同时被强制拉回到新的一天里开始新的轮回,所以他从来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出事的。但他已经尽可能在警告他远离河边海边这类地方,甚至是水族馆和海洋公园,朴珍荣想不到还有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水。

肯定还有什么是一样的,只是他还没有找出来。

王嘉尔每次都是开车和朋友出去……车?回家路上一定会经过浦江大桥……浦江,水!

在想到浦江的一瞬间,朴珍荣周围的场景突然变了,他看见那个泡在水里的人不是王嘉尔,而是他自己。

那天确实王嘉尔和他的朋友们出去了,但朴珍荣也在,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那场毫无预兆的暴雨,让他们的车在大桥上出了事故。他们的前面有辆货车,在他准备超车的时候,绑货物的带子突然断裂,他为了躲避掉下来的箱子猛打方向盘,但顾得了前面顾不了后面,箱子是躲掉了,但后面那辆车来不及减速直接撞上了他们的车尾。

是了,他们翻车掉了下去,坠入河里。他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是他奋力把王嘉尔从车里救了出去。

那个被困在水里的不是王嘉尔。

是朴珍荣。

 

1.

“年轻人,我们的建议还是停掉呼吸机。”

“医生,您不是说他会恢复意识的吗?只要不放弃,就会有醒过来的可能!”王嘉尔双手握成拳头,声音都在发抖。

“但是这么几年过去了……”医生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了。

王嘉尔睁着泪眼,朦朦胧胧间看向躺在床上的朴珍荣,那人睡在那里什么都不知道,都听不见他们现在正讨论着关于他的生死这样的大问题。王嘉尔一直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他被救了回来,其余的人不是溺水身亡,就是和朴珍荣一样成了醒不过来的人。

那个和朴珍荣一样的人,在上周被悲痛的家属停掉了呼吸机,也终于走了。这世界就只剩下他和朴珍荣两个人了。

“我不停。”王嘉尔摇了摇头,把朴珍荣的手握在手里,用自己的脸去蹭他的手背,“我不停,我如果说停掉,他醒过来会怪我的。”

医生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病房走了出去。

王嘉尔当然明白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赌局,朴珍荣可能一周、一天、一小时甚至是下一分钟就醒了,但也可能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永远都不会醒,可是让他停掉呼吸机,他怎么舍得失去他。

他因为这样的朴珍荣而去看了很多资料,有昏迷19年后苏醒过来的案例,那位老人说他昏迷的时候大脑一直都在运作,能听见也能思考,但就是没有办法让身体醒过来。

其实朴珍荣可能在他不知道的空间里一直存在意识,王嘉尔更愿意这样想。

“珍荣啊,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王嘉尔在他额头上亲了亲,有眼泪掉在嘴里苦涩的味道,“但是也别让我等太久啊,要不然我会生气的,你最看不得我生气了,到时候还要你哄我,多麻烦呀对不对。”

王嘉尔的声音很轻,对朴珍荣来说分量却很重,因为很久没有任何活动的人,突然间动了动他的手指。王嘉尔握着他的手觉得不可思议,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后他又重新动了第二下。

 

0.

直到很久之后,朴珍荣对王嘉尔说自己做了一个梦,虽然是个噩梦,但却在梦里每天都能看到你,也让我有片刻的幸福。

王嘉尔说他是个傻子。

朴珍荣点点头说确实是个傻子。

王嘉尔说那我也是个傻子,如果你不醒来,我永远也不会停掉呼吸机。

朴珍荣笑着说那我们傻在一块儿也挺好的。

 

If I’m dreaming don’t ever wake me up,

I wanna hear your melody,

The only thing I could need.

只要有你,不论美梦噩梦,都与你共赴。


评论(11)

热度(81)